您的位置:
腾讯新闻 > 嫦娥二号探月卫星 > 正文

托举“嫦娥”的陇原骄子

2010年10月01日05:33甘肃日报齐兴福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无论是巍然耸立的发射塔架下,还是保障发射的后勤岗位上,经常可见到来自甘肃的官兵。经过在部队的锻炼,他们拥有了健壮的体魄和专业技能,但难以改变的是浓浓的乡音。一声乡音,牵起浓浓乡情。“嫦娥二号”发射在即,记者走进军营,走近了这些托举“嫦娥”的陇原骄子——

尚若鸿:从农家娃到将军

和蔼可亲、举止儒雅,偶尔的一句景泰口音,让人倍感亲切——他就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副司令员尚若鸿将军。

今年57岁的尚若鸿出生于我省景泰县中泉乡一个偏远而贫寒的小山村。离家数十年,但将军的骨子里仍带着甘肃人特有的直率,采访中,他丝毫不忌讳自己曾经的苦难出身。“我母亲生我的时候只有17岁。那个时候,我们家家徒四壁,炕上连一张席子都没有,母亲是喝着菜糊糊给我喂奶水的……”提及母亲,将军的眼圈红了,小时候家里穷,吃不到好吃的东西,母亲有时会把一块来之不易的水果糖,偷偷塞给他……那份带着苦涩的甜蜜,永远留在了他的心中。

尚若鸿的父亲放了一辈子羊,没有文化,但他把憨厚善良的品行留给了儿子,使他终身受益。

1972年,尚若鸿参军入伍,军旅生涯自此开始。

自幼在贫困中长大的尚若鸿非常珍惜军旅生活,并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仅仅一年多,他就被破格提升为班长并很快提干。

从排长到连长,从连长到营长,尚若鸿一步一个脚印,踏实走来。如今,作为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副司令员的尚若鸿少将仍脚踏实地而行。

从农家娃到军人,从士兵到将军,尚若鸿始终没有放弃过自我学习、自我提高。至今,他仍保留着数十本学习笔记。

“一个人,只有不断地充实自己,不断地学习新的知识,才会紧跟历史的脚步,才不会被时代淘汰。”尚若鸿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2008年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工作后,他又开始了更为执著的学习。

“嫦娥二号”发射在即,将军的工作更加繁忙,但遇到甘肃老乡,他还是欣然接待。一杯清茶,化不开浓浓乡情,一声乡音,让我们的心靠得很近。

武丞:保护“嫦娥”的陇原铁汉

武丞,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人,现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第519医院副院长。

“从燃料加注开始,我们的工作就开始了,现在是最紧张的时候,容不得半点差错。”9月29日,武丞所在医院的医疗救护小组已提前进入发射场,任务已经开始。

调任第519医院副院长之前,武丞是发射中心供电站站长,“同样是在为‘嫦娥’或其他卫星保驾护航”。

“每次任务,看似平常,但暗藏惊心动魄。”武丞告诉记者,2007年9月,距离“嫦娥一号”发射只剩一个月时间。有一天,发射场附近山顶上一条35千伏的线路突然遭到雷击。这条线路是“嫦娥一号”的备份电源,抢修的进度直接关系到“嫦娥一号”的发射。

“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线路抢修好!”这名壮实的陇原汉子掷地有声。

雨停后,武丞带着10多名战士出发了。山陡路滑,设备运不上去,怎么办?“抬!”武丞一声令下,自己带头冲到了最前面。发电机、电焊机、电线……几百公斤重的设备,他们硬是搬到了山顶,使线路得到及时抢修。

2007年10月24日,“嫦娥一号”冲天而起的瞬间,武丞才感觉到一种完全的放松,一种由衷的自豪。

武丞是一位从喂猪、喂鸡成长起来的干部,他的身上,更多的是一种踏实肯干的吃苦精神,而这种精神来自生他养他的陇原黄土。

武丞自幼家庭穷苦,中学未毕业,就偷偷报名参军。在部队,他硬是凭吃苦耐劳,踏实肯干,成了一名铮铮铁汉。

“嫦娥二号”发射已进入最后关键时刻,已经多年因发射任务无法探亲回家的武丞,托记者捎带了一份特别的祝福:愿老父亲身体健康,愿家乡人民安康!

田彩凤:为丈夫撑起一片天

性格开朗,快人快语,加上一口流利的四川话,记者很难相信眼前的田彩凤是我们甘肃人,更令人倍感亲切的是,她和老公许文辉都是我省泾川县人,许文辉现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司令部直属工作处处长。

1992年,在泾川县供销社上班的田彩凤与许文辉结为伉俪。1998年,田彩凤随军调至四川省西昌市工作。“作为军人的妻子,就意味着奉献,就意味着比别人要付出更多。”这是田彩凤结婚18年来最深的体会。

刚调到西昌的那几年,儿子年幼,许文辉长期在基层工作,家里的担子全部落在了田彩凤身上。但这位来自黄土高原的女子以特有的韧性,默默地承受着一切。“那些年,最怕他出差。”田彩凤说,由于当时通信闭塞,丈夫出差后就无法联系,家中大小事情都要由她一人来扛。

儿子3岁那年,许文辉到外地出差,儿子突然患了急性喉炎,发烧呕吐。田彩凤抱着孩子一路疾跑来到了医院。但就在她抱着儿子挂号时,钱包却被人偷窃了,身无分文。

由于初到西昌,认识的人不多,不得已,她又抱着孩子跑回部队,才找人借了800元钱。

儿子住院的第一夜,一直昏迷不醒,田彩凤哭着守在病床前,一夜都不敢合眼。“这样的时候,我一个人实在无法支撑,我太需要他在我身边了。”但直至儿子出院后,许文辉才出差归来。

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许文辉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有时一写材料就是几天几夜。在他调至机关大院上班的那几年,家就在同一个院子,但他有时很长时间都难得回来。远在甘肃泾川的老家,他更是几年才回一次。但越是少回家,对老家、对年迈母亲的牵挂就越是刻骨铭心。

2007年“嫦娥一号”发射前夕,许文辉接到了母亲病危的电话,但因发射任务已进入最后阶段,他不得不一次次推迟回家的日子。

那些日子,母亲几乎每天都要和许文辉通电话。“妈,等‘嫦娥一号’发射成功了,我就来看你!”许文辉流着眼泪说。

“我没事,你好好干你的工作……”老人每次都这样安慰他,但言语中透露出的,却是对儿子的一种牵挂与眷恋。

一次次推迟探亲,给许文辉留下了终身遗憾,他最终也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嫦娥一号”发射前20多天,许文辉母亲在老家去世,悲痛万分的他在老人的灵前仅仅待了4天就匆匆返回部队,投入到了紧张的发射任务中。

2010年9月28日,是许文辉母亲去世三周年的农历祭日。之前,许文辉夫妇打算趁国庆长假回家祭拜母亲,但此时,“嫦娥二号”已箭在弦上,他不得不再次与母亲“失约”。

“每遇发射任务,他紧张,我更紧张。”如今,作为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司令部后勤保障的主要负责人,许文辉“每天都绷紧了弦”。而作为家属,田彩凤也时刻关注着发射前的动态。“有人说,我们是托举‘嫦娥’的人,但没有她默默的支持,我很难走到今天,是她为我撑起了一片天。”采访中,提及妻子,许文辉除了愧疚,更多的是一种感激。

战友:甘肃兵个个都是好样的!

“祝你生日快乐……”9月29日晚餐时刻,当许文辉把一束娇美的鲜花送到发射中心勤务连连长唐海军手中时,餐桌上响起了真挚的歌声。“待人真诚、实在,时时刻刻能为别人着想。”唐海军对记者说,在部队,他遇到了很多来自甘肃的战友,“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这样”。

汽车连连长古军说,他的连队中有10多名甘肃籍士兵,这些战士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

“但他们的骨子里带着一种不屈的精神,做事认真,待人真诚,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古军说。

9月30日,“嫦娥二号”已进入发射前最关键时刻。连日来,无论是发射一线的关键岗位,还是保障发射的后勤单位,记者经常能遇到来自甘肃的官兵。

尚未完全改变的乡音总能勾起一份亲近,一丝亲情。

因情况特殊,时间紧张,记者未能和他们一一深谈,但却记住了他们的笑容,他们的名字——

高东妮,甘肃靖远人,第519医院护士,担负“嫦娥二号”发射场急救任务;

马进良,甘肃和政人,发射测试站气象台士官,担负“嫦娥二号”高空天气探测任务;

王丞蒙,甘肃靖远人,发射测试站气象台士官,担负“嫦娥二号”地面天气观测任务……

相关专题:

嫦娥二号探月卫星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