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嫦娥二号访谈 > 正文

岑拯:推力加大 火箭直送嫦娥奔月

2010年09月30日17:14新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嫦娥二号”即将奔月,昨日,本报记者专访嫦娥探月工程运载火箭系统总指挥岑拯,他就火箭如何送“嫦娥二号”飞天,作了详细的介绍。

岑拯:推力加大 火箭直送嫦娥奔月

详解助推火箭大不同

岑拯,今年46岁,已身居嫦娥探月工程运载火箭系统总指挥要职。他被媒体称为“航天少帅”。昨日下午,在西昌卫生发射中心,忙碌了数天的岑拯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

岑拯说,他带领近200人的团队,负责火箭的研制、生产、发射。助推“嫦娥二号”飞天的是“长征三号丙”火箭,和运载“嫦娥一号”的“长征三号甲”火箭相比增加两个助推器。

“嫦娥二号”比“嫦娥一号”重了130公斤。“要直接将这么重的卫星短时间内送入月球轨道,火箭需要强大的推力。”2008年,推力较大的“长征三号丙”火箭研制成功,并相继将4颗卫星送入轨道,已是一个较为成熟、安全可靠的火箭。

火箭发射是一个十分系统、复杂的工作。目前,“长征三号丙”火箭在20多天内经过多次测试,已经做好了升空的准备。岑说,在“嫦娥”探月的整个过程中,火箭发射是整个探月过程中的第一棒,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若第一棒跑不好,卫星升不了空,也就无所谓“星”了。因此,火箭不仅是重要的工具,还是最重要的组成部门,也是最为关键的环节。

据悉,“长征三号丙”火箭和“长征三号甲”火箭相比呈现出三个不同:首先是将卫星送入月球轨道的时间缩短了,由12天变成了5天。其次,发射卫星的火箭,增添了2个助推器,推力更大。三是将卫星送到了离月球更近的轨道。

“嫦娥二号”当天奔月

2007年,“长征三号甲”火箭将“嫦娥一号”送到地球轨道后,绕行5天后,才进入月球轨道。而“嫦娥二号”则将直接进入月球轨道。

岑拯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嫦娥二号”进入月球轨道的过程。他说,“长征三号丙”火箭仍采用三级棒助推方式,通过不断加力,达到将“嫦娥二号”送入月球轨道的目的。

此次使用的“长征三号丙”火箭是三级火箭,一、二级火箭所使用的燃料为偏二甲碱、四氧化二氮传统燃料,第三级火箭用液氢液氧作燃料,推力更强。点火后,将“嫦娥二号”送到距地约40公里的高空后,一级火箭完成使命。这一过程仅159秒。它的残骸将落在贵州境内的大山里。

此后,二级火箭自动点火,托举“嫦娥二号”继续前行,将“嫦娥二号”送出大气层。在距地120公里的高空,“嫦娥二号”将抛掉外面的整流罩,进入离地130公里—140公里的高空。二级火箭完成使命后,呈抛物线坠落在台湾省以东的公海上。最重要的是装有氢氧发动机的第三级火箭,要将“嫦娥二号”送入月球轨道。三级火箭的残骸因失去动力,速度减慢,在轨道上呈漂浮状态,约十几年后,受到太阳风、太空粒子的作用和地心微弱引力的牵引,最后进入大气层而烧毁。

在“嫦娥二号”飞天的过程中,火箭会按预定设计轨道,将“嫦娥二号”送入从地球进入月球的“捷径”——地球与月球的交集点。当“嫦娥二号”进入这个交集点后,随后进入月球轨道。

航天骄子曾15年未回家

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进入中国航天研究单位后,一直致力于火箭的生产、发射研究。岑拯说,他极少回家。2007年,“嫦娥一号”飞天前,他整整15年不曾回家。他说,这么多年,他的乡音不曾改变,尽管思念父母,但国家的航天事业蓬勃发展,每年承担的发射任务特别大,他一直没有时间回家看望自己年迈的父母。

2007年,“嫦娥一号”飞天后,父亲生病,他终于回到了家乡,看望了家人。但这3年,一直在北京和西昌两边跑,很少顾及到家人。

他说,“我有些不孝,但没有办法。”

岑拯简介:1964年12月出生于湖北省浠水县丁司垱镇,1982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航空学院空气动力系。硕士毕业后进入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工作。起初,从事“长征三号甲”火箭的空气动力和热设计工作。2004年,岑拯出任“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总指挥。在“奔月”工程中担任运载火箭系统总指挥。

他们离嫦娥只有2公里

距离发射中心最近的小学届时全天放假

在距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2公里多的麻叶林村,有一所成功希望小学。这座小学是由国防科工委领导机关和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官兵们捐资建成的。据悉,在“嫦娥二号”发射升空的那天,他们将全天放假。

由于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捐建的小学里学习,孩子们对火箭、对“嫦娥”有一种特殊的情缘。

据该校教务处主任胡建国介绍,小学一共有600多名学生,孩子们来自冕宁县泽远乡麻叶林村、那基村、东方村等五个村子,家最远的学生离学校有十几公里山路,平时一般都在学校寄宿。这些孩子90%都是少数民族,其中以彝族的孩子最多,其次是藏族。

相关专题:

嫦娥二号访谈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