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天津会议 > 正文

姜克隽:气候谈判应是促进中国发展低碳的配角

2010年09月29日21:16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关于CDM的两个目标必须要搞清楚

CDM的两个目标,在《京都议定书》涉及的。第一个目标,是帮助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第二个目标才是帮助发达国家实现它的减排。但是实际上大家都把第一个目标忘掉了,我们现在也在做一些后评估,关于CDM这个钱,怎么支持了发展国家的可持续发展,中国还算是比较强势的,拿到CDM这笔资金以后,至少我们观察到了中国的风电、小水电项目发展比较快,我们获得了一些效果。另外也成立了CDM基金,它拿这笔钱也想做一些针对气候变化的工作。但是这是取决于中国政府设立了最低的交易价格,咱们大家也知道CDM这个项目。

如果没有最低的交易价格,包括巴西、印尼的CDM的成本,它的成本计算不应该只是工程上的计算,而要把国家可持续发展的成本计算在内才可以。这才是实现CDM第一个目标,这是我个人的理解。CDM现在需要代表团去说出一些话,而不是就在等着,由EB或者UFC来说你就是存在这个问题。而现在确实我们国家电价的制定不是根据CDM资金制定,因为CDM导致的资金量太小了,还不足以为了这点钱,把我们国家定价政策改变。可以说现在我个人的观点,中国要放弃一些低端的CDM项目,要走一些高端的CDM项目,走到我们真正想拿技术的一些CDM项目。比较低端的,纯粹是为了拿钱而拿钱的话,第一对我们国家的发展也不是特别有帮助,第二,很容易引起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嫉妒。

现在他们已经在抱怨,中国拿走了大部分CDM项目,而且现在从中国的利益来讲。中国在2030年变成了一个推动全世界大规模做减排的国家,真正让我们担心的不是发达国家,而是像非洲、南美这些发展中国家,现在发达国家推不动,到那时候我们仍然推不动。所以说还不如从现在开始,把CDM项目的机会留给他们。让他们从现在开始就做减排,否则的话,等我们那时候需要我们来主动推动他们做的时候,留给我们的成本就太高了。这个别不是说我想去做,或者我不想去做的问题,而是历史的责任,就是留给你。所以这种问题都要提前考虑到。

另外一方面,中国确实有些技术我们想拿到的,我们一定要尽量列入到CDM项目里。尽管现在很敏感,很多国家不愿意,就导致了这些国家技术的流出,它真正比较担心的。它现在不担心技术已经普及化的项目,它可以给你,它不担心。但是我们真正想拿的,比如说像先进的电力发电技术,包括最高效的光伏和CCS,或者最高效的天气联合循环发电技术,这都是我们非常费劲,通过商业谈判拿不到的技术。我们要放到气候变化谈判里面作为一个政治压力给它,你必须要给我们,这是我个人的建议,但不代表官方的观点,我还没有听到官方这么说。我认为在CDM这种说法上面,要反驳一下联合国EB专家的一些说法,并不是说我们故意操纵电价,来成立CDM 。

国内碳贸易的条件还不成熟

另外一个方面关于碳贸易,前一段媒体报道国内碳贸易的问题。我个人希望它是能够成立的,但现在看起来条件并不是很成熟。刚才说了,要做自愿的,自愿的市场总是不会做大的。我们现在观察到自愿,前一段做的也就是,大家都自愿去出售,有多少自愿去购买,花多少钱。最大一笔购买量也不超过几十万人民币,完全是个象征性的。但是如果真正形成一个市场的话,它的规模肯定要大约几十亿人民币或者上百亿人民币市场,我才有可能为它真正设立一个市场,否则交易成本就很高,我不可能为你一笔就设立一个交易所或者设计一套软件,专门操纵这种东西。

所以说我们也可以说是鼓励这种研究,一旦开始碳贸易市场的时候,说开始我们可以马上着手进行。但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希望它越快越好,但是取决于咱们国家的条件。如果真正开始国内的贸易,一般的情况来讲,需要有一个限额。有这个cap我们才可以做这个贸易,我们国家做cap还不是很容易。也可以给大家说一个消息,我们也在推动,是不是在“十二五”期间鼓励一些省份做能源目标的总量限制。

现在看来可能性比较小,能源强度的目标,用他们的玩笑来说,就是一个被审判的目标。因为这个省它到年底拿不到GDP的,这个省的统计局只有当年的GDP,但GDP的可比价的GDP,必须回到国家统计局。国家统计局拿到全国数据以后,剥离完通货膨胀率,再返回过来,今年中国真正的不变价的增长率是多少,再返回到省份。在12月底结束以后,这几个省长基本上在那等着。它有能源的数,但是不是实现20%的节能减排目标,要等到国家统计局把这个数据返回来。

到目前为止,虽然咱们上半年的节能目标不是很理解,但不要着急。因为那是一个预估的GDP的数,实际上真正算GDP的数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不是说我快速就算,这是为什么咱们国家到现在还在修改2005年GDP的原因。

这是国际通用的,包括美国,美国统一年鉴,今年出版的时候,前三年的数据都在修正。前四年的数据就不再变了,它都在修正这种东西。所以说我们也在考虑,有些省份是不是可以采取一种,他认为比较合适的方式控制它的能源总量,而且我们希望把全国能源总量的控制目标也要提出来。这个可能对碳贸易市场是一个好消息,如果有一个能源总量的控制,我们紧接着可以做的是能源的或者节能的贸易。有些省份在研究这个,节能的贸易,国内的贸易市场怎么来做。

实际上节能贸易一旦做好以后,或者有了这种思路以后,碳的贸易和它非常类似。你做了多少节能,我很快就可以算出来你减了多少二氧化碳。这个时候我们也在分析,如果一个省有了这个目标,这个省的目标怎么样分解到各个企业,分大的企业还是分到小的企业。比如说电力公司,我是分到五大电力集团,还是分到五大电力集团每个电场身上,这是我们现在需要研究的,并不是说我操作一个碳市场,马上就可以开始,这里面需要很多学术性研究的东西。所以这是我们现在,前一段发改委也透露过这种信息,透露信息基本是要求大家进行研究,把这个框架搭起来。否则的话,它即使想开始,包括2012年如果想开始的话,我们的研究基础还没有,不能很好地构建我们国家贸易框架。我们在开各种会议,几个开过几次,不断邀请欧盟、美国做了贸易市场的国家的专家到中国介绍,我们也在研究我们国内市场,比如说水泥行业,中国的电力行业做贸易的可能性。这是国内问题的第二个部分。

第三个部分,关于碳贸易,我们和谈判相关联的,我们研究领域也在关注,大家可能也知道行业部门减排方法。现在有不同的翻译方式,或者叫行业部门减排系统方法,这是在哥本哈根之前,大家推动的一个事情。但在哥本哈根accord里面并没有提的太多,很幸运的是并没有被放弃。它还是可以在坎昆或者后续的谈判里被重新纳入到这里面的。

据我所知,这次欧盟肯定要做30%的承诺,它原来说20%到30%。20%是有前提条件的,我们所得到的消息,欧盟已经决定要做30%。但30%带来的一个额外的东西,就是这个行业部门减排系统方法。行业部门减排系统方法是原来我们设想在京都之后替代CDM的方法。如果这个部门做了行业部门减排系统方法,基本就不再做CDM了。就像一个大的CDM项目一样,有各个公司来承担一定的减排额,我不再核查各个企业,但是我要通过你的公司所有数据可以做MRV的情况下,来核算你的减排额,做这种贸易。

这个好处是,这种贸易额可以直接进入到ET,排放贸易里面,而不是CDM。咱们大家知道在《京都议定书》里面有三种机制,这三种机制的价格都是不一样的。可以说一般情况下,附件1国家里面的ET的价格都比这个CDM的价格高出不少,所以我们看一看中国有没有可能再进入到不是受CDM逐个项目核查的机制约束情况下,进入到一个比较好的行业部门,或者排放贸易的方式上面去。但是很不幸的是,97年的时候在曼谷会议上,(25:59不清楚)对日本提议说了不,中国是反对这个行业部门减排方法的。

日本同事那个提议是行业部门减排方法里面最严格的一种,行业部门减排方法有很多种,包括CDM,它也可以,一个行业做比较多的CDM的话,也算做一种行业部门减排方法。但我们做的是处于中间的,比较严格。就像设立一个部门的目标,这也是为什么刚才提到了,最开始我们国家谈判代表朱先生,德高望重的一个谈判代表。他说中国要避免,或者不要参加到分部门的减排目标上面去,因为每个部门都做完了,就等于全国的减排目标。这实际说就是日本同事提的行业部门减排方法,它的意思就说,我有了全国的减排目标,我把这个减排目标逐个分解到每个行业上面去,由每个行业做一个全球的市场贸易。比如说交通或者钢铁,大家都按照同样的标准,同样的排放去做这种贸易。

这也是为什么最开始咱们国家谈判代表反对加入行业部门减排系统方法,我们当时认为可能对行业部门减排系统方法的定义大家理解的是不一样的。我们理解是另外一个东西,所以从那之后我们马上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这种贸易体系也有可能会在坎昆得到实现,也就是这次欧盟带到坎昆非常大的package。

它实际上带着资金去的,如果哪个国家开始做行业部门减排系统方法的话,它准备了几百亿欧元的额度,由国家来收购。我们也在考虑,中国是不是有些部门可以考虑来做行业部门减排方法。比如说电力或者产品比较单一的,我们不是给这个部门设立一个cap,而是给这个部门的产品的单位,产品的二氧化碳排放设立一个cap。

比如说一吨钢排放多少二氧化碳,或者发一千瓦时的电,排放多少二氧化碳,设立一个目标,这是国际上允许的。不完全叫强度方法,咱们现在所说的强度,基本上按照DGP来说的。它的强度更注重实物量的强度,一吨水泥排放多少二氧化碳,搞技术的人员非常喜欢这个。因为一说他非常有概念,他很容易从技术上操作。你给他规定一吨水泥排放的二氧化碳,比如说在250公斤二氧化碳,你给他界定这个标准以后,他通过一个企业就可以采取各种措施降到200公斤。一旦200公斤做到了,他就可以每吨水泥卖50公斤的数,如果我知道它企业生产了多少吨水泥,乘上水泥数,就可以算出来这个企业要减排多少二氧化碳,可以参加贸易在里面。我们一方面也解脱咱们代表团的顾虑,另一方面也满足国际上对行业部门减排系统方法的要求。

我们在触及这个,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它的前景怎么样,所以我们还是在做国内的研究。比如电力部门的和水泥部门,电力部门要在10月中下旬开一个会,到时候邀请媒体的同志来参加,做一个初步的宣传。这个研究已经过半了,基本的结论都已经有了。这是第三个我想谈到,关于国内的政策。

相关专题:

天津气候谈判峰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