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天津会议 > 正文

姜克隽:气候谈判应是促进中国发展低碳的配角

2010年09月29日21:16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姜克隽:气候谈判应是促进中国发展低碳的配角

国家发改委能源所能源分析和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 姜克隽

腾讯绿色讯 为帮助环境记者了解当前气候变化谈判的进展、中国的节能减排等应对行动,中外对话、绿色和平和GCCA(Global Campaign for Climate Action,全球气候活动)于9月27日共同举办了“气候变化天津会议媒体工作坊”。工作坊邀请绿色和平气候变化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世界自然基金会气候与能源项目官员昂莉、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姜克隽主任,以及熟悉气候变化谈判报道的中外资深记者交流分享。以下是国家发改委能源所能源分析和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姜克隽的分享内容:

姜克隽:气候谈判应该是促进中国发展低碳的一个配角,不是主角

我们这个小组是咱们国家第一批参加气候变化谈判的,1994年的时候,当时谈判代表只有三个人,而且那三位同事对气候变化没有太多的理解,临时被拉来。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朱先生我们开会的时候,就谈到了行业部门,刚才我们还在说行业部门减排方法。他那时候就说,坚决要说不,那时候一些政治上的观点,都被坚持到了现在。到目前为止,咱们国家在谈判里面,基本上采取的还是以政治谈判为主的方式。

从那个时候,从气候变化最开始作为一个政治谈判的领域,到现在我们低碳社会真正发展起来,媒体是扮演了非常好的角色。现在所有的杂志或者报纸都在报道低碳发展,所以说我们希望咱们大家报道气候谈判的时候,现在重点已经变了,不再是跟踪谈判里面具体的议题是什么。这一次天津的会议不用说的太多,因为天津会议是一个工作会议。工作会议和最后坎昆会议重大区别就是,工作会议基本上准备坎昆会议所有的文字。

大的争议,天津会议也解决不了

天津会议这次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基本上是哥本哈根会议留下案文的那些,要逐字的扩展,达到哥本哈根详细条文的目的,特别是有争议的地方。大家也会发现开会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规模也越来越小,基本上现在已经形成比较多的一致意见。再大的争议,你再开会也解决不了,必须要到坎昆会议有些部长级的到最后做决定。

真正从天津的会议挖掘媒体新鲜点的话,我个人感觉不是很多。就像这次在波恩,上次巴黎这些会一样。我们可能更多关注的是利用这次谈判的机会,告诉我们公众我们怎么去做低碳,中国的战略又该是什么样,怎么样去发展。等于说是借题发挥,因为又多了一次吸引公众目光的地方。

但是在这一段时间,咱们国家内部发生了几个变化。去年哥本哈根会之后,低碳经济的说法非常的普遍。到这次开完人大会议之后,不让再提低碳经济的名词了,至少从我们内部研究里面。现在又开始放开,可以说这些东西。这实际上是我们媒体要扮演的角色,比如说低碳经济,低碳城市,国内的政策走的非常紧锣密鼓。我们很多要说的话,可以根据国内发生的事情来说天津会议和坎昆会议。

气候谈判要成为中国低碳发展的一个工具,而不是主角

从92年里约会议开始,头两年我们国内也是在学习过程中,什么叫气候变化,我们跟随这种态度。一直到94年,我们真正参加这种谈判,把它变成一个日常性的谈判工作,而不是有其他代表团临时派几个人去参加谈判。到现在的转变,一个重要的转变就是,气候变化谈判从最开始唱主导的声音,要变成现在唱一个配角的声音。谈判要变成一个支持我们国家低碳发展的一个工具,而不是气候变化谈判的声音作为主导我们国家发展的声音,不是这样。

大概从2000年到2005年出版的书包括政府的文件,我们都出现过这种问题。说实在,我们那时候的思维里面也是不能犯政治错误,基本上把气候变化纳入到国家可以做决策的体系里面,所以说大家都可以看到。一般这本书写的时候,刘江那本书最开始由发改委牵头,放到正式出版物里面谈论气候变化的。

第一部分气候变化的实质;第二部分就谈气候变化谈判这些主要观点;第三才谈到气候变化我们的应对措施。后来导致了给大家普遍的感觉,气候变化好像就是以国际谈判为主的声音,这是我们在最近两年才开始逐渐发现这种问题。在很多城市做低碳发展的时候,都把共同带有区别的责任也写到他们的文件里。这个东西是国际化谈判才用的东西,但他并不知道。我们和他坐下来谈的时候,国家的政策就是这么说的,一谈到气候变化,这几句话肯定离不开的。包括领导人谈,各省在说低碳发展规划或者政策的时候,也离不开这句话。我们在国内的低碳发展,或者低碳社会、低碳经济的构建过程中,以后要逐渐把谈判变成一个实现我们国内政策的工具。

比如说谈判可以给中国带来什么,直截了当地说,可以通过技术转让,我们中国是不是能拿到资金支持,是不是也可以拿到一部分国际的资金支持来帮助中国做我们的低碳发展。或者是说的更深一点更远一点,如果中国在2030年成为一个特别激进的做全球减排的国家,那个时候我们是不是要设计一个全球的体制,有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换句话说有利于中国的技术出口。

现在世界各国都在这么做,比如说美国的技术。每个本地技术准入的标准,都是按照美国最好的企业来设计。因为各个国家不是说公益化的,都有一种自私的目的。我也可以说,咱们发改委更多的都是从中国的利益角度出发,它也在观察什么时候中国可以做减排了,成本是多少。做减排对中国的好处是什么,如果做减排确实对中国的好处比较大,那可能中国的态度完全改变了,不再像现在他们说什么,我们基本上犹豫或者说NO。可能到最后,就要推动减排机制的发展。

所以说我们看待进程的话,要有一种发展的观点来看待。而不是我们从气候司的同事听到他谈判的观点,就来决定我们媒体的观点,不是这样。我们可能要想的更多一点,在媒体的同事里面,要培养一批专家。要长期跟踪报道这方面的信息,才知道要告诉我们公众一些什么样的信息,才能真正地告诉给大家。而不是追求一些新闻的观点或者视角,吸引大家的眼球,这是我个人的希望。

相关专题:

天津气候谈判峰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