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天津会议 > 正文

TWN项目总监:贸易保护将会成为天津谈判的热点

2010年09月29日18:24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TWN项目总监:贸易保护将会成为天津谈判的热点

TWN(第三世界网络)项目总监Chee Yoke Ling

腾讯绿色讯

2010年9月16日,Third World Network(以下简称TWN,第三世界网络)与中国媒体记者针对天津气候变化谈判会议及坎昆会议的内容进行了互动讨论,以下是TWN项目总监Chee Yoke Ling与大家的分享内容:

Yoke Ling:大概介绍一下这次天津会议的背景。 一般在每年年底,所有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缔约国都要开缔约方大会,讨论公约的履行,并制定今后工作的计划。在一年之中,科学和公约履行工作小组也要举行两次讨论会议。2007年在巴厘岛,各国政府一致意识到多年来公约的履行情况并不理想,大家应该加大力度,为对应气候变化作出努力。就是在这次会议上产生了这份巴厘行动计划。

这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间关于义务和责任达成的一个平衡和妥协协议。这是关于一系列减排行动的框架性协议,具体涉及到减排措施,经济支持,技术转让和技能培训。这个行动计划原先计划的谈判最后期限是2009年的哥本哈根大会。为了更有效的,更持久的履行气候变化公约,这次会议同时形成了一个公约长期合作行动工作组(AWG-LCA)。

可以这样说,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是京都议定书的母体协议。京都议定书是专门针对发达国家的,强制他们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协议。从2006年起,京都议定书的工作组就已经开始工作。 他们努力的方向是对2012年之后下一个承诺期的发达国家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达成协议。 事实上,气候变化公约以及京都议定书都是非常公平的。公约缔约方中的发达国家是有法律义务和责任进行减排的。京都议定书对此制定了具体的减排数字目标。其第一承诺期强制减排将在2012年结束。所以京都议定书工作组必须制定出下一阶段发达国家减排的具体数字。

不幸的是,发达国家已经对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进程非常不满。哥本哈根会议后这一年来,发达国家一直在试图制定另外一个条约来取代京都议定书。这将是谈判中的一个重要冲突。

欧洲人,日本人,加拿大人不满的原因有两个:第一,美国是超大碳排放国,但并不是京都议定书签约国之一。 第二,基础四国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碳排放量不断上升,必须比公约要求的基础上承担更多的减排责任。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之下,发展中国家也要采取行动促进可持续发展,而非继续发达国家曾经的高污染发展模式,正是发达国家这样的发展才导致了当今的气候变暖。发达国家在公约中同意了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以支持他们的减排行动。但是他们并没有履行承诺。

现在世界媒体上关于气候变化的报道非常混乱。在这个时候,向公众传达真实的信息是非常重要的。发达国家通过其媒体,一直在试图给大众制造一个印象:京都议定书即将过期,一个新的条约必须诞生。事实上,京都议定书并不会过期无效,只是第一承诺期将在2012年结束。

首先要记住的是,公约长期合作行动工作组与京都议定书工作组都在两个不同的国际法框架下继续工作着。

目前大部分报纸只说哥本哈根会议彻底失败了。 但也并非如此。 其实哥本哈根会议上是达成了很多共识,并制定了不少具体的实施计划的。然而,哥本哈根协议却是在联合国公约之外由一小部分达成的。这是一个政治性文件,绝不是所有各方讨论后达成的共识。事实上,到哥本哈根会议结束时它也仅仅是“被注意到”而已,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最重要的是,未来的谈判必须建立在巴厘行动计划和公约规则的基础上。发达国家希望哥本哈根协议成为新共识的基础。但是发展中国家反对。

巴厘行动计划中有一项是对公约做出的补充。在公约中:发展中国家没有减排义务。但是,在巴厘岛,发展中国家同意进一步承担责任。

巴厘行动计划中有一段关于减排行动的话:所有发达国家都需要减排。这段话是为了把美国纳入减排行动。因为尽管美国不是京都议定书的一员,但它是气候变化公约的缔约方之一,也同意了此公约。 但是这段话中并没有确定减排具体的数字化目标。

在发达国家技术、经济、培训支持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也会采取适合本国的减排行动。

在哥本哈根协议中,这一描述被改变了。在协议中的第四段,关于发达国家的部分非常短。关于发展中国家的第五段变得更加复杂,对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也更加不利了。

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发展中国家不想减排。事实上,中国政府在能源利用效率和每单位产量能源强度方面已经制定了非常雄心勃勃的目标。真正的问题在于这是否应该成为在国际法约束下的强制义务。如果是,那么发达国家就可以利用这些条款来监视,控制发展中国家的减排行动。

比如说,这个协议中说道“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有义务采取减排行动,除了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国家”。但是,像埃及,马来西亚,巴基斯坦这些发展中国家,不符合最不发达和小岛国的国家状态,也从来没有参与哥本哈根协议的小团体谈判起草,但这句话却把他们都拉进了强制减排的队伍中。所以在天津,你们会看到很多国家,比如委内瑞拉,埃及,等等都是非常反对这个哥本哈根协议的。

在公约中,受到发达国家资金资助的发展中国家需要每四年递交国家报告。哥本哈根协议把提交报告的时间改成了每两年一次。而报告是非常复杂的,沉重的工作。

但在京都议定书中,连发达国家也只需要每三年递交一次这样的报告。在巴厘,只有那些牵涉到国际资金援助和技术转让的情况需要递交“可衡量,可报告,可核实”的报告。在哥本哈根协议中,发展中国家 “可衡量,可报告,可核实”的本国报告却必须接受国际磋商和分析。这是很危险的。文佳筠老师举了一个在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之后被强制接受国际磋商和分析的例子。说发达国家及其产业界向中国提出了1500多个要求回答的问题,这远远超过了一般国家接受国际磋商和分析的强度。给政府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和干扰。在气候变化谈判中,一些发达国家也用世贸谈判中对国家的要求作为例子。

问题在于,发达国家希望发展中国家报告所有的缓解全球变暖的行动,甚至包括自己本国出资进行的。

我们经常听到发展中国家说发达国家需要做得更多。这不是因为发展中国家不想做得更多。这更是一个关于在国际谈判过程中如何彰显公平,公正,和正义的问题。 毕竟最开始是那些发达国家的碳排放造成了全球变暖。

澄清:巴厘路线图由两部分组成:1.巴厘行动计划;2.关于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谈判

举行天津谈判的原因:发达国家在哥本哈根之后不希望谈判有任何进展,最好直接到坎昆继续讨论哥本哈根协议,以政治压力达成协议。中国主动承办了这次在坎昆之前工作组的一次额外会议。毕竟,和非常公开的联合国大会相比,美国在一个小屋子里给别国施加压力是更加容易的。现在长期合作工作组达成了一个文件。它汇总了很多想法,G77集团也在很多问题上达成了共识。这个文件可能不会在坎昆得到通过,但是可能会在南非接着讨论。这个文件主要围绕着减排,适应,资金,科技,能力培养,以及共同愿景等等议题。

所谓共同愿景是指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减排的数字以及其在发展中和发达国家之间如何分配的计划。欧洲人希望在2050年全世界达到以1990年排放水平为基准的50%减排。他们提出的发达国家的总体减排目标是80%。这些听上去都不错。但是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要减排20%。许多仍在发展的国家是很贫穷的,基本没有什么排放,即便中国,也有很多贫困人口,人均排放量仍然很低。因此要完成发展中国家的20%将主要依赖中国、印度等这样的经济体。这也许意味着中国需要停止发展。据我们专家的研究,如果你真正要做到公平公正,富国必须在1990年排放水平基础上减排200%-300%。但是在目前的谈判中,发展中国家中的大排放国,比如说中国,将成为矛头指向的焦点。碳排放额度将成为我们的斗争焦点。这份碳蛋糕本身非常小,然而发达国家已经吃掉了太多。

在天津,当你听到关于数字的争论,这个碳排放份额就是背景。届时社科院会就碳预算问题组织一个边会。

气候谈判实质上是关于发展与经济,公正与公平的讨论。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关于环境的谈判,这更是一场牵涉到重大经济利益的斗争。美国等发达国家对中国很害怕,因为在他们认为中国是他们的竞争对手。一个很大的担忧就是,在美国努力恢复本国工业的时候,他们把矛头指向了中国。(展示了一份文件,关于一个美国大工会针对中国给本国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补贴提出的控告)

在长期合作工作组70页的文件中,有一段专门讨论了贸易保护主义。这在天津谈判中将成为争论的热点。

相关专题:

天津气候谈判峰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