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天津会议 > 正文

张海滨:气候问题是一个重大的国际政治问题

2010年09月28日17:05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海滨:气候问题是一个重大的国际政治问题

嘉宾:张海滨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大气候变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

张海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近120个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聚在一起。围绕一个具体的问题,云集这么多国家的领导人,这在世界外交史上还是第一次。哥本哈根会议之后,国内很少有人怀疑气候变化是重大的国际问题。有的媒体朋友有所体会,气候问题最早是环境问题,是技术问题,还是社会问题。 2002年在德里会议上明确提出,气候问题实际上是可持续发展问题。现在又演变为重大的国际政治和安全问题。因此,20年的气候谈判的历史是一部人类对气候问题认识不断深化的历史。简单的讲,气候变化的问题经历了巨大的变迁,现在世界有效应对气候变化,我们必须要有大视野和大智慧。

我的发言围绕问题展开。第一个问题,如果放到国际关系的大视野下气候变化的谈判到底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如何界定其在国际政治上的意义?一句话,20年的国际气候变化的谈判正在塑造21世纪的国际政治。具体来讲,有几个含义:第一、国际气候变化谈判是冷战后最重要的多边谈判之一,是现代外交的经典案例,使气候外交成为现代的重要组成部分。冷战结束以后,美苏对抗结束。全球化的加速发展,核大战威胁下降,非传统安全问题被提高到非常重要的层面。围绕着非传统安全问题,特别是气候、能源、粮食、核武器的扩散,这些问题成为现代外交的重大议题。其中有两个谈判,WTO的谈判和气候谈判最重要。保守的说,国际气候变化谈判应该是冷战结束后是最重大的谈判之一。

第二是国际气候谈判影响国际政治版图的变迁。联合国有192个成员。在这幅世界政治版图里面,将近50个小岛屿国家,海平面将近5米之下,由于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上升,这些国家面临现实的危险。根据IPCC的报告,他们的陆地有消失的危险。刚才说的马尔代夫,对他们的威胁就是海平面的上升,而不是他国的武装入侵。这在国际关系史上是及其罕见的。因为一般国家的消失都是源于战争。

第三是国际气候谈判进展关系到国际安全。海平面上升威胁国家安全,是大家容易理解的。 但还有的威胁是相对的、潜在的,比方说海平面上升以后会导致大规模的移民。据世界移民组织估计,2050年大概会有数以亿计的气候难民出现。他们到什么地方去?这无疑极易引起国际政治纷争。2007年联合国关于苏丹达尔富尔冲突的报告就揭示了这一巨大的风险。

第四,国际气候变化的谈判进展对国际关系格局的调整有重要影响。中美日欧,这些大国和大国集团在现有的国际体系中负有特殊的责任,因为他们的影响力比一般的国家大。他们最关注的问题是谈判进程是否会导致我这个国家原有的地位下降了,国家和个人不一样,个人可以学雷锋,国家不能学雷锋,没有任何国家是无私的。 国际气候变化谈判涉及国家的能源和经济发展空间以及竞争力,因此对国际格局的影响至关重要。

第五,国际气候变化谈判对21世纪全球治理模式构成严峻挑战。全球治理是全球化时代的关键议题。现在面临的威胁与冷战不同,应对的方式也不同。我们怎么样治理世界?现在全球治理模式是以联合国体系为主导,还有很多是在寻找有效应对现在面临的危机和问题的全球治理的新模式。国际气候谈判就是重要的试金石。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提出当今国际社会面临三大挑战:金融危机、气候危机、核不扩散。因此气候变化谈判的结果会影响全球治理的模式。

最后,国际气候变化对国家主权观念造成影响。原来发达国家是没有约束的排放,现在很多人说中国发展了,为什么就不能向他们那样排放?现在国际政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人类环境意识的提高、国际法和国际制度的发展使我们没有过去那样国际环境,可以无约束的排放。

总体来讲,现在谈气候变化必须要讲国际政治,讲国际政治要关注气候变化问题,这样会对国际气候变化有长远和全面的认识。

第二个问题:国际气候变化谈判的症结在什么地方?这涉及到对未来的展望。现在有很多说法,比如,南北对共同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的认识有分歧,发达国家缺乏合作的政治意愿等,两种回答都对,但都不够深入。我认为,国际气候谈判出现僵局,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在国际政治上,主要是发达国家不愿意放弃在现有的国际体系中的优势地位。因为他们的传统优势地位是建立在其排放占较大比例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发达国家在对发展中国家的低碳技术的转让方面是非常有限的。

大家知道,气候问题和其它所有的环境问题都不一样,过去的环境问题没有深刻影响国家的综合国力。据研究中国要成功地实现低碳的话,需要60多类技术,如果有了这些技术,中国将会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界上,综合国力大幅提升。国际格局会因此发生根本变化,这是西方国家不愿意看到的。如何消除国家之间气候合作中存在的这种症结,的确需要大智慧。

第三个问题,国际气候变化谈判里面,G20能替代联合国吗?针对哥本哈根气候谈判的不足,人们开了很多的药方,主要的问题是协商一致,人太多,193个谈判方,效率低,耗时长;二是发达国家不愿意采取主动,欧盟被边缘化;第三是程序有问题,影响到谈判的进程。最后是实质性问题。

为了解决问题,西方不少人在讨论能否用G20代替联合国。我认为不妥,原因是:一、联合国虽不完美,但是基础性作用仍然存在;二、气候变化是全球性问题,与联合国在空间上是最般配的。三是联合国气候谈判已经20年,如果另起炉灶,时间成本非常高,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四是坚持联合国的主渠道作用与发挥其他机制的作用并不矛盾,可以相互补充。第四个问题是关于未来气候变化谈判的前景。有三个观察点,一个是看IPCC的报告的权威性在经过气候门事件后能否继续保持;二是大国民众对其政府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压力有多大?三是会不会出现一些气候变化导致的重大灾难?最后一个问题,中国如何应对?

在国际大的背景下,中央高层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认识高度是非常高的,提出三个“事关”,两个“重大”。但我们依然有很多的不足:第一是应对气候变化政策的战略性不够;第二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机制不够完善,军队参与不够。发展低碳经济不仅要全面参与,也要全军参与。;第三是对外宣传不力。哥本哈根会议证明了这一点。我们要在第一时间就重大的问题发出声音。

国外的学者对中国有了解,说中国的表现非常好,力度非常大。 但国际媒体的舆论是相当的负面。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这是改革开放以前。 现在我们要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好”,我们要建立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维护国家的形象,重要是树立国际形象。第四是全民参与不够,NGO在节能减排的领域作用有限,还有很大的活动空间。在这方面政府的支持力度和理解还不够。最后一点,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的科学支撑比较薄弱。2006年,政府发表了气候变化评估报告,但其中一些结论与事实出入很大。比如,报告预测,我国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将超过美国,实际上现在就超过了。报告还预测2030年中国能源的消耗达到30亿吨标煤,结果今年就突破了。如果根据这些结论制定对策,将陷入被动。

最后我想强调几个观点:第一、应在国家安全的框架上应对气候变化;第二让NGO发挥广大作用;第三、全民全军都要参与到我国的低碳战略里面。最后,对于中国最大的挑战是统筹国内和国际两个大局。把应对气候变化从危机变成机遇,中国和世界都需要大视野和大智慧。

相关专题:

天津气候谈判峰会
[责任编辑:yiyi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