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产业 > 正文

国家林业局:一起帮大兴安岭卖森林碳汇

2010年09月28日16:53中国经济周刊宋雪莲 马玉忠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为何无人买?

李怒云表示,在现有资源条件、工业技术体系以及传统能源消费模式下,“减少工业排放需要付出较高成本,难度较大。而森林恰恰具有成本较低、可持续、可循环、可再生以及综合效益高并创造就业等特点,能够为经济发展、生态保护和社会进步带来多种效益,短期和长期都不会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但这些尚不能改变林业CDM项目“有行无市”的现状。

“森林的生态效益是一种公共产品,具有外部性。其特点是全社会都在无偿享受而不用付费。”李怒云告诉记者,“比如大兴安岭的森林,就是谁都不去管她,只要不毁林,碳汇也是在增加。那么多的碳汇,谁来买单?”

李怒云表示,实际上,现在我国所有的森林的生态效益都是“公共品”,森林碳汇存量的产权都是不明晰的。因此,在碳汇产权界定上,必须是新增量,要有与国际接轨的规则、计量监测,认证、注册。最终,才能将碳汇由产品变成商品。产权明晰才能交易。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京都议定书》中规定,在2008年-2012年的第一个承诺期内,只有“造林再造林”项目才能列为合格的CDM林业碳汇项目,而且,每年从CDM“造林再造林”碳汇项目中获得的减排抵消额不得超过基准年(1990年)排放量的1%。

李怒云解释说,“所谓‘造林’,是指在过去50年以来的无林地上开展的人工造林活动;‘再造林’是指在1990年1月1日以来的无林地上开展的人工造林活动。CDM 碳汇项目要求人为的增量才可以交易。”

“不要轻易把森林碳汇与碳交易和抵减排放量挂钩。根据目前的规则,碳储量是不可以交易的。因为不能证明其商品的属性,也就是说产权不明晰、基线不清楚、没有额外性和计量监测。但是人为的增量的产权是可以弄清楚的。也就是说造林的产权是林农的,企业购买的是碳汇权。”

李怒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几年前就有一些企业想推动碳交易,“但是没有人去买。”

至于为何“有行无市”,亦有业内人士表示,做林业碳汇项目,与国内其他减排项目相比,程序繁琐,资料复杂,时间比较长,技术标准比较高。同样,对于很多地区来讲,买家不出造林的钱,只出买林木吸收空气的钱。这个也一下子让人比较难接受。而做成后真正的第一笔收入,要等到5年后,由第三方核查机构监测,根据实际吸收和储存了多少二氧化碳的量才能获得,以后每5年还要监测一次,分期取得收益。比如风电,可以很清楚地算清减排多少碳,但是森林很难算,不同的树,不同年龄、不同区域,吸碳量是不一样的。

“仅从碳汇收益的角度讲,这些项目还不完全具有吸引力,退耕还林或者种植烤烟、核桃、经济林等,或许更能让老百姓看到眼前的经济收益。”该人士说。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