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产业 > 正文

节能减排倒计时:上半年不管你 下半年管死你

2010年09月27日15:52南方周末我要评论(0)
字号:T|T

  9月19日,媒体发布发改委的通知,要求纠正节能减排中简单限电等错误做法。此时,一场为了完成节能任务而拉闸限电的最后决战,已在河北、浙江等地渐次上演

  本报记者奔赴浙江部分地区,记录了此中的种种荒诞与无奈,以及限电后热销的柴油发电机对未来节能减排发出的挑战

  □本报记者陈中 小路 发自浙江湖州、嘉兴

  9月14日,张新兴接到一个号称要灭他全家的威胁电话。

  张是浙江湖州经委能源处处长,他怀疑威胁来自刚刚被拉闸限电的企业。6月以来,当地限电越来越严,他跟许多企业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很为难,因为突然要“变脸”。他以一家企业来举例说,今年是湖州的项目推进年,上半年他还在为这家企业奔走协调解决供电问题,敦促其尽早开工,如今却得告诉这家企业,根据新政策,新开工项目暂时都不供电。

  这种尴尬,最近并非孤例。

  在“十一五”最后一年的最后一个季度,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的目标,全国各地都进入最后的决战。在任务压力大的一些地方,决战变成了“绝”战———拉闸,停电。

  “非常时期,非常省电”

  县机关幼儿园发布信息说,“空调停止了使用,许多班级将上课搬到了走廊上”

  执行初时,连烟草局、总工会、联通、电信四个部门,都曾被罚停电一天

  9月19日下午,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政府所在的行政中心,几幢大楼均只有一部电梯在运行,电梯上还贴出一份“温馨提示”──

  电梯四层以下不停靠,四层以上逢双层到达。

  此时,楼上的一些官员,正顶着三十多度高温吹着电风扇工作。

  长兴县政府正在对行政中心执行“超常规节电措施”,这样的情况已持续了一个多月。

  长兴是湖州的工业大县,能耗占到湖州的40%。8月以来,长兴县将用电配额细分到了每个用电单位,有的用电单位甚至连每天用多少都被做了细致界定。

  每个单位分到的配额,都比过去正常时用量少,比如行政中心的配额比去年同期缩减20%以上。

  除了政府部门,长兴县的医院、学校、酒店、商场、娱乐场所等,也全是一样得限电。

  县机关幼儿园发布信息说,“空调停止了使用,许多班级将上课搬到了走廊上。”

  当地的工业企业,则遭受着更为严苛的限电措施,不少企业的用电负荷、用电额度比正常所需压缩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一些高能耗行业企业,更是陷入了漫长的停工。

  如果超额用电,将被拉闸断电。长兴县发改委一位官员透露,执行初时,连烟草局、总工会、联通、电信四个部门,都曾被罚停电一天。8月中下旬,曾一周内就有32家企业被停电。

  强制措施之外,还有全民的“节电”动员。

  移动运营商每天都给当地居民发短信,宣传“空调开高点,电费省一点”之类的节电常识;当地电视台上,这些宣传语也反复播放,并不时曝光一些违规用电的案例。而每个学生,从幼儿园到中学,都被要求向父母发起倡议,自觉减少家庭用电。

  这一场“全民参与,立即行动”的节电运动,将持续到年底。县长章根明公开解释为“非常时期,非常任务,非常之举”。

  节能减排为何变成限电

  一位节能减排领域专家透露,在节能减排涉及的各种指标里,电力堪称目前唯一无法作假的指标

  举全县之力参与节电的原因,是因为“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能否实现,已经到了最后冲刺的一个季度。

  四年之前,中国向世界承诺,2010年末要实现单位GDP能耗降低20%,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10%。节能和减排的这两大目标,并层层分解到各省、市、县、乡镇,以及一些大企业。

  单位GDP能耗,指的是每产生万元GDP所消耗掉的能源,主要是通过技术改造和淘汰高能耗生产方式来降低。

  电力正是目前工业生产中主要使用的能源之一。一位节能减排领域专家透露,在节能减排涉及的各种指标里,电力堪称目前唯一无法作假的指标──国内主要的电厂均已安装联网的发电、用电数据监测系统,中央部门可直接调阅。

  而其他指标大都来自于地方上报,“易于操纵,各地完成难度都不大。”

  于是,限电演变成了当前大江南北冲刺节能减排任务的一项核心工作。浙江省经信系统的一位官员,无奈地反问道,只有最后三个月,还有其他办法么?

  省长给市长写信,市长给县长写信

  市长告诉他,如果我被摘帽子,下去前一定会先把你给免了

  限电的代价是工业生产的停顿———那意味着GDP的停顿。在长兴县,政府内部的测算是,当地今年GDP的增幅,将可能因此削减0.5%。

  不过,这个地方政府最为在意的追求目标,现在已不是第一位考虑因素。

  这与最高领导人的严厉,和一个“严密”的层层问责机制有关。

  5月5日,国务院节能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总理温家宝的强硬表态给与会官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节能减排目标)可不可以不完成?我大声呼喊一声:不———可———以!”

  中央政府的强硬,与对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担忧有关。中国的能源难以长久支撑目前这样的高消耗,早已是不争的共识。

  而国际政治经济中的博弈,更增加了中国的压力———按照联合国能源署的数据(中国并不认可这一数据),2009年中国能源总消耗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耗国。因此,中国的节能减排计划能否完成,世界瞩目,也将影响到中国在国际气候谈判与其他政经博弈中的话语权。

  于是,对于下层官员而言,随着最后期限的逼近,完成节能减排目标成了现阶段最大的任务,甚至排在GDP增长之前。

  在浙江,7月29日,全省节能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省长吕祖善的一句话,被很多与会者向下传达任务时屡屡提及。

  吕说,GDP增长8%还是10%,这只是预期性指标,但单位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是约束性指标,必须完成。GDP与节能减排孰轻孰重,听者自明。

  在这次会上,吕祖善提到,自己为此专门给浙江十一个市长写了一封信,要他们确保“坚决完成”。

  这些市长中的许多,随后也同样给各自下属的县长亲自去信。

  如果完不成任务,等待他们的是考核时的“一票否决”,政府一把手“摘帽子”。

  浙江某市一位主管节能减排的官员说,他已被预警过了———市长告诉他,“如果我被摘帽子,下去前定会先把你给免了。”

  “上半年不管你,下半年管死你”

  一位直接和企业打交道的乡镇干部,则向前 (微博)去安排工作的市级部门官员发火道,赶紧把我免了吧,这个限电工作我做不了

  在浙江这个工业大省,节能减排的考验来得相当突然。

  在湖州经委能源处处长张新兴看来,年初时自己判断今年目标可以轻松实现———那里过去四年全都超额完成省政府下达的节能降耗任务,单位GDP能耗已累计下降了17.66%。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至2009年末,浙江省已完成了85.42%的“十一五”节能目标。因此,对于正在走出金融危机泥潭的浙江而言,上半年各地政府最大任务仍是不遗余力的招商和推进项目上马。

  上半年来,一是早前四万亿刺激政策投下去或者所拉动的产能陆续开动,而这些往往积聚在产出值高、税收喜人的高能耗行业,二是经济回暖之下,企业订单增加,开工率大幅提高。

  在湖州,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幅25.4%、工业用电也增长20.8%。张新兴说,“这样的增速十几年没碰到”。

  6月之后,压力陡增,一些“省控”的大型高能耗企业开始限产。同时,浙江停止了向外省购电(这部分电量本是占浙江用电量的1/3),还关掉了本省的部分发电机组,并在此基础上,对各市今年最后几个月的供电额度作了分配。

  7月29日的全省节能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之后,各地陆续实施针对工业企业的大范围、高强度的限电措施。

  这个上下半年大变脸,着实让地方政府颇为尴尬。

  在嘉兴,一个工业强镇的党委书记感叹道,过去都是农民上访,现在办公大楼里坐满了“上访”要电的老板。

  一位直接和企业打交道的乡镇干部,则向前去安排工作的市级部门官员发火道,赶紧把我免了吧,这个限电工作我做不了。

  而对许多刚从金融危机中缓过气来的企业而言,可谓是再遇挫折。

  长兴县一家企业向发改委官员抱怨道,前年亏了几百万,去年亏了几百万,今年看形势好投了一千万下去,现在却不能生产,这么下去自己要被逼死了。

  湖州一家民营电子企业负责人也称,现在本是旺季,但断断续续的开工使自己很多外单无法交付,已经丢掉了一半的订单,员工也陆续流失了四五十个。

  记者了解到,浙江省政府正在酝酿针对企业限电的补贴政策,但嘉兴一位服装企业老板反问记者,“失去的订单补得回来么?”

  他说,如果这部分突击限制的电量能稳定地分摊到全年,企业自己就可以合理安排,减少损失。

  对此,当地一位官员也批评说,“上半年不管你,下半年管死你”。

  今年秋天没有电,有电只有柴油电

  在湖州,一个极为黑色幽默的个案是,一家刚拿到关停小火电补贴款的企业,转头又把这钱拿去买了柴油发电机事实上,雷厉风行执行至今的限电政策,效果尚不显著。

  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在浙江,绝大部分地区9月工业用电量同比增幅仍在10%以上,嘉兴和杭州甚至超过20%。

  在嘉兴,如今已在使用10月的用电额度,按现有用电节奏,全年的用电额度将在11月中旬花光,届时可能连生活用电也无法保证。

  这也意味着,要完成节能目标,各地企业,尤其是高能耗行业企业,将可能遭遇更为严苛的限电措施。

  浙江省政府最近亦有进京向国务院陈情,希望考虑浙江民营企业实际困难等因素,“适度放松”,但他们得到的答案是“这个口子不能开”。

  “收关时到底会如何,现在谁都不知道。”上述嘉兴工业强镇党委书记觉得,能否完成目标现在“还看不到边”,只能拭目以待。

  但企业没法拭目以待,为了确保订单的完成,很多企业纷纷转用大功率柴油发电机发电生产,尽管这样做的发电成本和能耗都是电网供电的好几倍。

  但柴油机发出的电,因为不入电网,能耗不会被纳入官方统计范畴。

  这一个多月来,浙江各地报纸上发电机的广告尤多,产品也经常卖断货。

  在湖州,一个极为黑色幽默的个案是,一家企业刚拿到了早前关停小火电的补贴款,转头又把这钱拿去买了发电机。

  在嘉兴,上述服装企业老板说,由于连续开机,他的工厂这个月已经用坏了两台发电机。

  对满地的柴油机,基层官员们普遍“没看见”。遇到相熟企业,有的官员还会提醒一下,“把这部分账做到明年去。”(新闻助理高莺、实习生周菁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