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方舟子:在中国我的情商确实低

2010年09月25日08:53南方报业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遇袭事件对方舟子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不能够自由地出行。但他始终很坦然地回应,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20多天过去,这个自称对打假不感兴趣却将“打假”进行了十年的人,自陷于争论的漩涡中心。

打假带给我名气,更多的是风险

南都:打假这个工作能给你带来物质上的利益吗?除了名气大了,写一些文章写一些书之类。

方舟子:没有直接的利益。写文章写书跟这个没关系,大家之所以来找我,不是因为我打假名气大,因为我写文章都是科普方面的,那是因为科普文章写得好才来找我的。

南都:你不是为利那是为什么?或者说你从中得到了什么?

方舟子:我以前也说过,打假没有什么目的,正好碰上了。看到这么多假的东西,没有人说,只好自己出来说,有点像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要说有什么目的,因为我比较关心中国科学的发展,造假变成中国科学发展的一个大障碍,再大一点变成了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障碍。我希望能够为中国科学的健康发展、为中国社会的良性发展,助一臂之力。

南都: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来做这个事情,快乐吗?有满足感?

方舟子:这基本是一个惯性延续下来的,我本人其实对这种事情没有很大的兴趣。

南都:使命感有没有?

方舟子:如果你说使命感的话,我是比较关心中国科学发展的问题。打假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现在更多的精力是放在写作科普文章上面。

南都:那打假给你带来的是什么?

方舟子:是风险(笑)。

南都:你在意这种名声吗?

方舟子:我不会在意这种名声,但是这种名声也不是什么坏事。

南都:你是不是会在乎自己的影响力,振臂一呼……

方舟子:不会。从我做事的方式你可以看出来,我不是那种政客,想要振臂一呼如何如何。当然很多人支持我我也很高兴,但这个不是以牺牲自己的原则、自己的个性为代价。别人是喜欢我写的东西、这种风格,才支持我。所以打假一方面是名气大,名气大不是什么坏事,说出来的话更有分量,影响力也大。带来更多的是风险,包括人身安全,被起诉啊,十几个官司。但对我来说,更多的快乐还是写科普文章。

南都:我看有篇文章说其实你并不喜欢打假,是真的吗?

方舟子:对,我对打假其实没什么兴趣,因为纯粹是碰上了。如果有很规范的渠道,我也就没有必要做打假。

有人说我报假案,我会那么傻吗?

南都:你会觉得厌烦吗?老是被人家误解啊,骂啊。

方舟子:我心理素质还挺好的,所以也不太在乎。

南都:包括这次被打也没有怀疑自己的选择吗?

方舟子:没有,这些都在意料中,我是比较理性的一个人。

南都:很多人都觉得有这样的后果,就不敢去做了。

方舟子:对啊,我是无所谓了,我是不怕打击报复、不怕得罪人。

南都:你觉得对方是想给你一个警告吗?还是其他的什么?

方舟子:我觉得不是,从他们的做法来看绝对不是警告,他们的计划是一个把我麻倒,另外一个拿锤子来砸我的头。打下去不死也残啊。而且他们也知道我不会害怕,我是软硬不吃的。警告是没有用的,只会让我更坚强,至少我不会因此退缩。

南都:你以后还是要做下去么?

方舟子:短期内肯定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长期就不好说了,我一开始进入打假这个领域也没有什么计划。但是你可以看到,这几年我总的趋势是越来越多的时间放到写作科普文章上的。

南都:也有人在说,你方舟子是不是报了假案?

方舟子:报假案很容易被警方戳穿,这么做的风险太大,我会那么傻吗?有人跳出来说我报假案,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推销新书,我出了十几本书了,怎么以前没想到要这样来炒作一下?而且我那个是科普读物,能够通过这个增加多少销量?

南都:你要是自己评价你自己,你觉得你的个性是怎样的?

方舟子:比较理想化,比较单纯,比较较真,不怕得罪人。

南都:你是不是或多或少受到鲁迅的一些影响?

方舟子:对,我从小就比较推崇他。

南都:别人可能会觉得鲁迅太有批判精神。

方舟子:我不觉得,我觉得他做得很好。

南都:你会因此失去一部分朋友,但你还是觉得这种方式……

方舟子:对,同时你还能够交到更好的、更真诚的朋友。并不是说因此把自己变成一个孤家寡人。

南都:你觉得自己不是个孤独感很强的人?

方舟子:没有,我可以过那种比较孤独的生活,我觉得不是很重要,只要内心充实就够了。但我也不是那种过得孤家寡人一样的,我身边还是有很多朋友,关系都非常好。

我是认真不叫偏执

南都:你会不会更想过一种比较安定的生活?

方舟子:对我来说,我还是愿意过一种比较平静的生活。

南都:但是选择了打假,就意味着这种生活就是一种奢望?

方舟子:对,但即使你现在不打了,也不等于就可以过得很平静,你不打同样还有人在继续恨你,要找你麻烦。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他们对你的仇恨是不会消失的,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是必须要接受的。

南都:你还是比较坦然地看这个事情?

方舟子:对。

南都:你觉得你性格的弱点在哪里?

方舟子:这个没法说,因为那都是别人说的,自己很难说。

南都:那你认可别人说的吗?

方舟子:得看怎么说,比如有人说我偏执,那叫认真不叫偏执,只是在一个不正常的环境里,把一种认真的性格变成了偏执。

南都:你觉得在你眼里这是认真不是偏执,你所做的事情是你应该去做的?

方舟子:对,所以你说有时候我显得很不正常,其实是这个社会不正常。我觉得自己还挺正常的。

(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