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方舟子:在中国我的情商确实低

2010年09月25日08:53南方报业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遇袭事件对方舟子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不能够自由地出行。但他始终很坦然地回应,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20多天过去,这个自称对打假不感兴趣却将“打假”进行了十年的人,自陷于争论的漩涡中心。

方舟子:在中国我的情商确实低

2010年5月22日,正在讲解转基因食品的方舟子。中新社图片

遇袭事件对方舟子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不能够自由地出行。但他始终很坦然地回应,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20多天过去,这个自称对打假不感兴趣却将“打假”进行了十年的人,仍然在网上口诛笔伐,自陷于争论的漩涡中心。

有人说他报假案,也有很多人对他出事幸灾乐祸,也有人说他是“中国树敌最多的人。”但是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方舟子,依然和我5年前采访他一样,略显瘦弱的身躯,即使谈起遇袭,谈起外界对他的质疑,依然语气平缓而少有激昂,这些印象,与他在网上犀利的战斗风格似乎毫不搭界,又执著地组合在一起。

在中国的环境下,我的情商确实很低

南都:有人说,你是中国树敌最多的人……

方舟子:我觉得有点夸张吧。因为有时候涉及到的可能是一个大的利益集团、一个群体,而且十年一直这么下来,虽然大部分假是别人打的,我亲自参与的不足1/10,但是因为我提供了一个发表的平台,所以很多人都会恨到我头上。包括这次黑袭事件出来,很多人就幸灾乐祸。所以这也是意料中的。

南都:遇袭事件是否对你的想法有些修正,或者让你有一些新的思考?

方舟子:在生活上当然有一些影响,没有那么自由了,比如出门的话,没法一个人出去了。其他的变化倒是没有。

南都:你本来的性格就是这样吗,从小到大?

方舟子:我本来的性格是比较较真的,涉及到一些比较严肃的问题,那应该比较严谨,不应该顾及到那些利益关系。科学的东西应该是只讲是非的,不顾及利害关系的。所以在性格上我从小就比较理想主义、比较较真、也不怕得罪人。但是科学理性训练,我觉得是在国外形成的。

南都:其实你也是一个活得比较自我的人?

方舟子:对,我是从小就希望过一种比较自由自在的生活,思想的自由、生活的自由,所以就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南都:有人说,你是一个不需要朋友,生活在网络上的人。

方舟子:他从来就没有走近过我,没有走进过我的生活圈子,所以他们就以为我没有朋友。(笑)他们说我要科学不要朋友,其实不是这样的。朋友其实都不谈论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我在做什么,都支持我,不会因此就怎么样。

南都:你不会因为朋友见解的不一样就和他反目?

方舟子:对,我不是那种人,生活跟学术还是不一样。

南都:你说过你的情商是零?

方舟子:这要看怎么说,如果是事事都要讲原则,放在中国现在的环境下,我的情商确实很低。我没有在中国的社会混过,大学一毕业就去美国了,回到国内之后也基本上是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面,所以我的亲戚有时候说我在美国学傻了。在美国的人际关系是很单纯的,没有这么多勾心斗角。

南都:就是说这种生活政治,比如说办公室政治,你就会比较差。

方舟子:对,就是跟人打交道这种能力比较差。

列“不良记者名单”,我不觉得过分

南都:当听到别人在网上骂你的时候,你给人的感觉,又是比较好胜的?

方舟子:网上骂我的人太多了,绝大部分我都是不理睬的,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而且他们也不会对我造成实质性的损害。但那些有一定地位或者说在媒体有一定影响力的,我就有必要反击了。

南都:就是以牙还牙?

方舟子:没错,但一般来说,我也不会超过他骂人的度,只当是反弹回去。

南都:你会不会比较在乎别人对你怎么看?

方舟子:我不会在乎别人的,就是有时候有必要去反击一下,我把真相说出来,愿不愿意听是你的事。而且反击都是三言两语,我很少为此写很长的文章,而且是针对某一个人。

南都:你列过一份中国不良记者的名单,你会觉得自己做得过分了吗?比如说,你的标准在哪里?

方舟子:不会。因为被列进去的,就是两路人,一路是企业的枪手,还有一路是造谣的。

比如有一家著名杂志,2005年出了关于我的一组报道。当时约定了,发之前要再给我过目。我指出了很多不是我说的、与事实不符的地方,但是他们根本不理,还是登出来,把不是我说的话塞到我嘴里。后来我拿到他们内部的一个策划书,策划书说要把方舟子树立成敌人来写,说什么要抓住他逻辑的漏洞、让他发怒、指出他性格的缺陷,纯粹就是给我抹黑。很难想象一个杂志会这样有预谋,所以有人就觉得我有被迫害情结。

还有人造谣说我是受美国一家什么生物技术公司的供养,回国打击民族企业,或者是要来推销、推广什么转基因,拿了什么公司的钱,纯粹就在造谣。当然列这份名单也是给自己提个醒,碰上这种人不要上他们的当。

南都:仅仅以他们的某一篇文章就扣个帽子,是不是太偏颇了?

方舟子:我说的都是有事实依据的。

南都:其实依照我们的观点,里面有一些记者相反还是不错的记者。

方舟子:也许你在其他方面不错,但是我不管,只要你对我,比如说造我的谣啊、抹黑我啊,我看这些就够了。

南都:那这样传播出去可能会对他们的声誉造成影响。

方舟子:那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他们本来就是想要毁灭我的声誉。

所谓“话语霸权”是没有依据的帽子

南都:经常会自觉不自觉陷入骂战,你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方舟子:这样骂说明他心虚啊,如果你觉得自己没有问题,完全可以心平气和地说,说清楚不就完了。

南都:你觉得这种澄清方式是最恰当的?

方舟子:当然是最恰当的,人家并不是平白无故要去冤枉你的,人家有一定的证据,这个证据尽管可能不是那么全面,但是你说清楚不就完了。如果能说清楚,反而因为你经过了这么一场风波,让人家觉得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南都:你给自己的定位是不是充当了一个判官或者法官的角色?

方舟子:没有,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嘛。我们手上没有那么多的权力,怎么能够做法官呢?就算我打假,也只是我个人的见解而已,不会使你受到什么惩罚。

南都:有人说你有话语霸权,你觉得自己有吗?

方舟子:没有啊,我这个话语的权利和普通人是一样的。

南都:方舟子这三个字,有时候是代表公信力的,抨击别人的时候算是强势的一方?

方舟子:公信力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大家觉得我说的话比较可信,觉得我不会乱说。所以我不可能去滥用什么公信力。

南都:正因为如此,你还是很珍惜别人给你的这个权力?

方舟子:对,所以不存在所谓话语霸权,这是没有依据扣的帽子。我是有依据的。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