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山西吉林局地多种动物异常 疑祸起转基因玉米

2010年09月21日13:05新华网金微 于胜楠 张陆煜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大老鼠消失、母猪爱生死胎、狗肚子里都是水,此外,羊也出现异常情况。全国闻名的生猪集散地,很多村子的养猪业已经变得萧条。而这些出现异常的动物,几乎都吃过同一种玉米——先玉335。

山西部分地区大老鼠绝迹被指与转基因玉米有关

山西部分地区大老鼠绝迹被指与转基因玉米有关

先玉335玉米(右边)会是引发动物异常的主要原因吗? 金微/摄

这是一组我们无法给出一个明确新闻由头的报道,因为诸如大老鼠消失、母猪爱生死胎、狗肚子里都是水等等动物异常现象,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当地的农民会忧虑,还可能放弃养殖业,甚至将其当成笑谈。他们逐渐习惯了这种异常,我们却无法视若无睹。

在中国乃至世界,反对转基因和支持转基因的两方都打得不可开交,科学、利益、健康、破坏……转基因的争议围绕着这些关键词愈演愈烈。我们无意卷入其中,但当种种动物异常现象摆在眼前,转基因却突然又成了绕不开的话题。也许,争议、发现异常并非坏事,它可以警醒人类,那些未知的不确定的风险,其实近在身边。

老鼠不见了

——山西、吉林动物异常现象调查

美国的专利记录显示,中国大量种植的玉米种子“先玉335”的父本PH4CV的类别编号指示为转基因农作物,“如果是这样的话,山西、吉林等地的各种动物异常反应就有了比较合理的解释”

一直深受鼠患之苦的山西农民刘旻(化名),现在却为当地老鼠绝迹而感到不安。

刘旻是山西晋中张庆乡农民,家里种了十来亩玉米。“过去,家里的老鼠经常是窜上窜下的,需要买剧毒的鼠药,从3年前开始,我突然发现即使不放老鼠药,也少有老鼠吃家里东西了。”刘旻说。

为此,刘旻开始观察村里的老鼠情况。他跑去问粮食加工户,这位农户磨各种杂粮,他说也不见大老鼠(体长和尾巴均超过10厘米的老鼠)。他还跑去问贩卖玉米的,他家堆积如山的玉米也不见大老鼠光顾了,偶尔只看到小老鼠,对粮食损耗也不大。

消失的大老鼠

在这个有300多户的村庄做过一番调查后,刘旻了解到的情况大同小异:大老鼠基本绝迹,只有一些小老鼠。刘旻还发现,即使是小老鼠,也是呆头呆脑,看上去还不会分辨方向,“我曾看到狗轻易逮住过这些小老鼠”。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刘旻先后跑了附近50里范围的村庄,向当地村民了解老鼠的情况,很多村民反映老鼠确实少了,不过他们认为这是天灾或者猫的原因,并没有什么奇怪。

在刘旻所在的村庄,有20多位收粮大户,其中有些收粮大户是刘旻的朋友和同学,刘旻叮嘱他们在收粮时可以问问当地老鼠的情况。这些收粮大户反馈给刘旻的信息是:他们走过方圆100里的村庄收粮,很多村民反映的情况和张庆乡类似。

今年5月,本报记者在晋中8个村庄走访,进一步印证了刘旻所说的动物异常情况。怀仁村、王郝村、杨村等村民都证实“老鼠变少了”。

“大老鼠现在很少见,只有些小老鼠。”杨村种粮大户张健红说:“以前一只老鼠一脚踩下去还留大半个尾巴在外面,现在再也见不到这种老鼠了。”

怀仁村被誉为中国第一醋村,记者采访了几位村民,他们说,现在制醋囤积的玉米,很少出现被老鼠吃的现象。不仅老鼠少了,现在连卖老鼠药的都没有了。

在寿阳和晋中地区的玉米收购商老张告诉记者,最近几年,他也发现晋中平川地区的老鼠越来越少的现象,尤其是不见大老鼠。

“如果说猫多,以前也有猫,说猫把老鼠都抓了,为什么单单只抓大老鼠?”这让刘旻百思不得其解。

王郝村村民张俊生也有相似的疑问:“如果说因为猫多了,以前我们村也有很多猫的。”

远在吉林省榆树市秀水镇苏家村的于彦辉和刘旻有着同样的困惑。他发现最近三年以来,庄稼地里的老鼠突然没了,“以前那些老鼠专门啃玉米棒,要放很多老鼠药,现在根本都不用放老鼠药了。”

在他的记忆里,从前田埂上一排一排的老鼠洞,曾经很让他头疼,如今,鼠洞消失了。秋收时节,村民打完的玉米堆放在地里,也没有老鼠跑来吃。

“这与以前真的不一样了。”于彦辉说。

村里人在闲聊时,也经常提到地里无影无踪的老鼠,但最多只是笑谈。况且地里没有老鼠,村民们认为是好事,至少不用再放老鼠药了。不过,村民家里还是有些老鼠,但据于彦辉介绍,现在家里的老鼠也变得怪怪的,“以前老鼠都是将玉米拖进洞里吃,现在它们好像变笨了,就坐在粮堆上吃,我亲眼见过几次。”

对于老鼠为何减少,村民陈陶陪认为是因为放了老鼠药。他记得三四年前,榆树市里曾统一在地里放药,另外的原因则是老鼠的天敌多了,比如黄鼠狼、老鹰多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困惑,以前也有老鼠的天敌,为何那时老鼠那么多。“至少还另有其因吧,老鼠不可能死得一干二净,我认为可能是生态环境改变的原因。”

但是,几名村民均表示最近几年村庄周围没有影响生态环境的因素,除了周边建了两个砖厂外,没有建其他企业,更没有什么废水污染物排出。

猪的肚子里都是水

从5月到8月,记者几次在晋中和榆树附近的农村走访,调查老鼠变少的情况,却发现了当地另外的怪事:母猪产子少了,不育、假育、流产的情况比较多。

张健红养了快十年猪,他说,以前他家养的20多头母猪,一窝猪最多能生16只,从来没有低过10只的。也就是在4年前,他发现母猪生的小猪越来越少。

“有时只有六七只,总之这两年生的小猪没有上过10头的。”他还反映说,自己家里同时养了几十头肥猪,生长的速度明显比前几年放慢。这几年养猪一直亏本的他不得不先后卖掉了十几只母猪。“我把剩下几只猪卖完就不再养了。”张健红说。

苏家村的养猪户陈红军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由于最近三年,死胎、流产的现象较多,让他至少损失了1/3的小猪。

起初,他以为是配种的时间没有把握好,但增加配种的次数后依然无济于事。“我有十多年的养殖经验,以前也是这样做的啊。”兽医也无法解答他的疑惑,更无法治好他家猪的病。“当地防疫站过来也只是瞅瞅,说不出个原因”。

陈红军问过村里不少的个体养殖户,他们都遇到了类似情况。

“现在不是说猪的出生率不高,而是极低。”晋中演武村的养猪户王伟吉对于自己这两年过山车似的养猪经历显得一筹莫展,他说,这两年关于猪的怪事经常发生,连兽医也不知怎么回事。“去年,我们家先后有4只这样的母猪,生产前三天气喘吁吁,嘴里发出哼哼的响声,最后小猪没有生下来母猪就先死了。”

还有些生下来的小猪,看起来很健康,但生下来没过多久也死了。去年,这些死去的小猪总共有几十头,重创了王伟吉的猪场。今年,这种情况依然没有好转:3月份,一只母猪生下来的全是死胎;4月2日,两只母猪生了两窝小猪,总共22只,现在只剩8只,其他全部死了。

王伟吉说:“现在养猪赔钱赔得太厉害了,我养猪十几年了,这些情况是最近这几年才出现的。以前也会有死产的情况,但确实不会有这么高的比例。”

演武村另一位养猪户称,他曾把一头母猪卖到屠宰场,屠宰场的人告诉他,这头猪的卵巢里都是水。

张超村村民左金玉也遇到这种情况,他说,有一家人的猪死了后,他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于是解剖,惊讶地看到猪的肚子里都是水。而左金玉在去年因为死猪问题也损失惨重,“有的小猪在母猪肚里就死了。还有60多头小猪长到了50多斤,莫名其妙地死了,赔了我6万多块钱。”左金玉养了13年的猪,猪出问题主要集中在这几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