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江西宜黄拆迁自焚全记录

2010年09月20日10:15财新传媒刘长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早晨8点,31岁的钟如琴已洗完全家人的衣服,在院子里晾好,然后招呼妹妹钟如九起床。钟如琴的姐姐钟如翠在厨房煮一锅面条。

此时,母亲罗志凤已从三华里外的菜场回来,买回午饭所需的肉、青菜和一条鳊鱼。因家中房子面临拆迁,在外打工的儿女们难得地回家了,罗志凤计划在午饭时炖一锅鱼汤。

家中四个女人吃完面条,79岁的大伯叶忠诚散步归来。祖籍河南的叶忠诚20年前就跟着钟家诚在瓦窑厂干活,两人结为异性兄弟。叶忠诚无儿无女,孤身一人。钟家诚去年去世后,钟家儿女仍视他为至亲,宣布要集体赡养他安度晚年。但79岁的叶忠诚闲不住。干不动力气活了,就在周边捡废品。拾荒所得,能减轻钟家人赡养他的负担——这一直是他的想法。

这是9月10日,江西抚州宜黄县,天气阴沉,时近8时40分,一切看起来与往常无异。无人料到,他们的命运将在几分钟后改变。

对峙

时间已到8时40分,钟如翠端着一碗蛋清坐在屋檐下,开始做脸部美容,和井台边忙碌的母亲罗志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井台边,罗志凤已经将鳊鱼剖好、洗净。

钟如翠一抬头,发现三四部小汽车转眼间开至家门口,十多个穿制服的民警向她走来。钟如翠认出,领头的是凤岗镇派出所的一位指导员,他对钟如翠说:我们接到群众举报,你们这里有汽油。

钟如翠试图向民警解释,汽油是用于发电机发电,但民警已开始在一楼进行搜查。

此时,市民邹来鹏正开着摩托去送货,经过钟家附近。他看到钟家门口已围了好多人。9时10分左右,等邹来鹏再度回到钟家房子,发现院子已经被执勤的警察围上警戒线,便站在附近的加油站处远观。

听说家里出了情况,钟家三媳妇邓香英,带着四周岁的儿子往家里走。在警戒线外,邓香英被路旁房管局的工作人员叫住:“你到那里去干什么,跟我们去局里坐坐吧。”一面说着,一面把她往车里拽。邓香英抱起受到惊吓的儿子,喊着“打人了,打人了”,一路小跑冲进院子。

钟家院里,此时已站满了人。

“我们看到那个主管城建的副县长李敏军,房管局长李小煌,看到公安、拆迁办、城管队的,将近有100多人来到钟家”,目击者潘俊斌回忆称:上午9点刚过,钟家外面大概已有80人,“楼里面还有几十个”。在钟家直线距离100米远的马路边,还停有一辆黄色的挖掘机和一辆红色消防车。潘俊斌看见楼内有“几十个人”,既有钟家的人,也有正在冲入楼内的警察。

慌乱中,钟家老五钟如琴和妹妹钟如九拎起两桶汽油,上了二楼,并将二楼的门死死地锁住。钟如琴掏出手机,开始录音,9时9分。

据留在一楼的钟如翠回忆,执行人员起初还比较温和,称要进屋检查汽油和“易燃易爆物品”,并要其将二楼房门打开。钟如翠展示发电机和用于发电的汽油后,工作人员依旧不肯离去。手机录音里,是持续近20分钟的争执声。

9时20分,在乡下干活的钟如奎赶回自家院子。楼内一到三楼的楼梯均已站满人。钟家人意识到,事情不像是简单的“查汽油”,连忙打电话通知外出的家属。

9时28分,在无人留意之时,罗志凤和叶忠诚各拎着一桶汽油,出现在三楼楼顶,与楼下宜黄县副县长李敏军带队的工作人员对峙。

楼内,正在发生激烈的争执。钟如琴的手机录音显示,钟家有人在与工作人员的推搡中喊道:“国家下紧急通知不让强拆,是中央的政策算,还是你们宜黄的政策算?”突然,一位中年男子一声断喝:“把她抓下去!”

三楼的争吵还在继续。楼顶的罗志凤、叶忠诚开始泼洒汽油。有目击者回忆,罗志凤掀起瓦片,将汽油倒在屋顶上,口里喊着,“你们走开,走开!”

局面一度缓和。楼下开始向钟家人喊话,让家属“下楼来谈”,但楼上的钟家人则坚称,要先撤走警察和工作人员。钟如九站在二楼窗口,用相机拍摄楼下的工作人员。楼底下的人则试探性地往后挪了一些。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