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劫后余伤:从广州劫机到菲律宾人质事件

2010年09月19日08:51南方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劫后余伤

劫后余伤

救援人员在被撞毁的飞机前勘查现场。

劫后余伤

冯锦标(左一)当年在医院与其他幸存者的合影。

空难残生20年

南都周刊记者_周鹏 实习生_朱江燕

1990年10月2日,国庆节刚过,第二天便是阖家团圆的中秋节。

这天早晨,在繁忙的广州白云机场发生了一场惊天巨灾——三架飞机在此发生连环碰撞后爆炸,128个生命不幸罹难。

20年过去了,这场灾难中的幸存者在肢体伤残甚至家破人亡的身心创伤中,度过了漫长的灰暗岁月。当年的新闻报道很少涉及受灾人员的具体情况,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早已不知所踪,南都周刊记者经过多方探访,联系上数位当年的灾难亲历者。

20年前的惨烈经历和那之后的悲怆生活,从他们人生的幽暗历程中缓缓浮现。

捧花的劫机犯

10月2日清晨四点半,天色未亮,到福建厦门出差的建材商人冯锦标和两位同伴便早早起床。32岁的冯锦标正与同伴为一家香港公司筹办内地办事处奔波,当天要乘坐早上六点五十分的厦门航空波音737-2510号飞机返回广州。家人正等着他们一起过中秋节。

大约六点刚过,听到候机大厅广播提示后,冯锦标和同伴们前往柜台换登机牌。

快走到柜台前时,一对年轻夫妻匆匆赶来走到了他们前面。排队时,冯锦标从这对夫妻的对话中听出了老家的佛山口音。他主动跟他们寒暄了几句话,得知他们是到厦门旅行结婚的新人。这对夫妻每人买了两份保险。

六点半,航班开始登机。二十年前,对很多中国人来说,乘坐飞机还是一项奢侈消费,即便对生意人冯锦标也是如此。他跟同伴们逐一站在飞机前兴高采烈地拍照留念后,才登上舷梯。

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那次航班的最后一名乘客。冯锦标至今还记得他的模样:不到一米七的身高,穿着黑色西装和黑皮鞋,身材瘦削,一头短发。印象如此深刻,是因为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那名年轻男子一手提着黑色行李箱,一手里捧着一束鲜艳的塑料花。这让冯锦标感到很诧异,他当时还悄悄跟同伴们打趣说,这个年轻人真奇怪,居然坐飞机去给女朋友送塑料花。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进了机舱。冯锦标跟同伴们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靠近飞机前舱逃生门的第九排A、B、C三个座位。那个年轻男子则径直走向飞机后舱。

六点五十分刚过,在机舱乘客的欢声笑语中,飞机顺利起飞升空。

起飞后的半小时里,一切都很正常。乘客们有的跟同伴小声闲聊,有的观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殷勤的空姐已经给乘客们送上了饮料。

但温馨的场面不久就被打断了——靠近机舱通道的冯锦标看到那个手捧塑料花的年轻人猛地冲向前方,在快接近驾驶舱时,他把塑料花一扔。随即近乎疯狂地用双手锤击驾驶舱门。而他的右手里,已经多了一个香烟盒大小的黑色塑料盒。

直到现在,冯锦标也不知道那个劫机男子当时为何很快便拽开了驾驶舱的舱门。“他高举着那个小塑料盒,一边晃动,一边大声威胁机组人员马上把飞机开往台湾,否则就要炸毁飞机”。

为了保证飞机安全,按照劫机男子要求,除了驾驶员外,机舱里其他几位机组人员全部退出了驾驶舱。

目睹此情景的前排乘客一时间慌乱不已,而后排的大多数乘客直到空姐走到客舱宣布飞机已被劫持时,才得知发生了空中险情。数年之后,冯锦标偶然听到一位知情人士说,被劫持的飞机从厦门机场起飞后,一直按照原定航线飞行。而在那次劫机事件的两年前,这架飞机已经有过一次被两名歹徒劫持到台湾的经历。但在上一次劫机事件中,全体乘客和机组人员在次日便安全返回了厦门机场。

冯锦标还记得那位空姐当时满脸悲伤,刚说了几句安抚乘客的话,就泪流满面地回到了机舱前部。惊恐的问询、低声的抽泣,随即传来。但无人敢站起来。

劫机男子面朝客舱站在驾驶员旁边,紧紧握着那个充满死亡威胁的黑塑料盒。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征得劫机男子同意后,一位机组人员拉下了驾驶舱与客舱之间的门帘。坐在冯锦标前面的二十多位乘客也陆续被安顿到了后舱,前面八排座位只剩下七八位机组人员。

冯锦标听到机组人员低声商量着什么。不久后,一位空姐走向飞机后部,从储物仓找出劫机男子携带的黑色行李箱,然后小心翼翼地提回前舱。他们想查看箱里是否确实有爆炸物。

但行李箱已被劫机男子上了锁。在稍有差错便会机毁人亡的巨大压力下,无人敢轻举妄动。

在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氛中,大约八点,飞机飞到了广州上空。

惊天巨灾

此时,刚参加工作一年的梁华正坐在停放在广州白云机场的另一架波音757-2812飞机里烦躁不安。梁华当年是广州市社科院下属一家公司的员工,他当天打算飞往上海跟朋友一起过中秋节。但在原定的起飞时间过了之后,客舱广播却通知乘客们由于上海方面的天气情况恶劣,要延后起飞。

梁华第一次乘坐飞机,他的座位在机舱中部,刚好处于一胖一瘦两位乘客中间。体肥的男乘客正两手搭在扶手上闭眼休息,丝毫没留意到这占用了梁华的一部分空间,而另一位瘦小的女乘客则一直侧面望着机舱外,对梁华的主动寒暄毫无回应。

这让梁华感到很烦闷。不久后他便取出行李,一个人走到后舱找了排空位坐下。而这一举动让他逃过了此后的劫难。

一个人坐在后排时,梁华透过机窗看到了这样一幕:不少武警战士正在机场内调动。梁华以为这是机场在进行反劫机演习。当时,正在北京举办的亚运会尚未结束,国内机场对安保工作保持着高度警觉。就在两周前,广州市的公安、武警、消防等有关各方还在白云机场进行了一次反劫机演练。

等了近一小时,依然没有起飞。百无聊赖的梁华干脆把扶手搬了起来,横躺在座位上。但刚躺下没多久,他就听到飞机通道另一侧位置上的一位中年男人惊恐地高声叫喊道,“完了,完了!”

没等梁华反应过来,一阵短暂的剧烈碰撞和巨大的爆炸声后,火焰和浓烟便已在他的四周蔓延开来。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