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气候变化 > 正文

《气候变化的正义》:气候究竟归谁管?

2010年09月16日12:22www.chinadialogue.net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克里斯平·提克尔爵士,前外交官、学者和环境主义者。他现在是牛津大学詹姆斯·马丁科学与文明研究所政策前瞻项目的负责人。

《气候变化的正义》

埃里克·A·波斯纳、大卫·维斯巴赫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10

尽管社会舆论的口气已经悄然改变,有关气候变化的书籍仍层出不穷。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 (UEA)的邮件风波、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最近报告中的若干错误,以及去年十二月哥本哈根会议让人失望的结果——这一系列事件都引发了公众不同程度的怀疑。

然而怀疑并不能解决问题。科学在继续蓬勃发展,既然出现了全球性的问题,就迟早会有全球性的解决方案。

在未来的任何系统中,正义或公平是否能应对变化带来的影响,这便是问题中的问题。大气层的健康关系到所有生命形态的存亡,包括人类自己。我们免费享用大气,却随意污染它。我们该如何评估公共利益?如何对待责任、历史、今天与未来?这便是埃里克·波斯纳与大卫·维斯巴赫合著的新书《气候变化的正义》的主题。

哥本哈根会议的所谓失败,其原因之一在于问题的广泛性与复杂性。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尚无法界定,而有关气候的决策往往能够迅速倒戈,这便出现了诸多临界点。通常直到我们已跃身而过才能发现这些临界点在哪儿。我们的应变能力正承担着更大的课题:其中包括人类的繁衍与迁徙;自然资源的枯竭与污染;最基本的生态系统惨遭破坏等。

这是可以肯定的—— 大气层中温室气体的迅速增多是工业革命的产物,尤其是全世界都生搬硬套西方的“发展”式经济模式带来的后果。我们能听见这样的讨论,关于这里或那里的温度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被改变,却鲜少听见有人认真探讨温室气体与地球温度的长期关联。

工业国家应该自认为罪魁祸首吗?对那些为了提高生活水平而盲目跟风的国家,他们又该说什么?

从没有简单的答案。波斯纳与韦斯巴赫不仅关注道德原则,比如分配正义与矫正正义,还关注道德原则与减排措施的联系。有两种广义的解决方式:其一是命令与控制式的;其二是依靠市场和个体选择并应用最适合的技术。而最好的途径应该是二者结合。政府可以激励也可以抑制,可以对碳源征税也可以组织碳汇行动。他们还建立了限额贸易,由此设定了排放的限度,颁布了可以转让的污染许可证。

如何计算成本与盈利便成了症结。未来折现已经成为让经济学家们头疼的问题。我们的认识总是有欠缺,而也许这永远都无法避免。

让我们回到公正的问题。从不同程度来看,主要的工业国家已经开始降低排放量并且也在协助他国减排。但是其方法、程度与方式都仍有待讨论。有些国家如中国也了解了减排的重要性并积极投入新技术的开发,其他国家却仍把减排放在次要位置,在行动之前只考虑请求支援。

波斯纳与维斯巴赫总结道:在不确定因素面前,最好的结果是出台“应对气候变化的公益性协议,以科技与经济追求减排的最佳水平”。他们也承认,就国家利益而论,有的国家需要作出更多的贡献,但是无论在经济、道德或是其他领域,所有人都能看到进步。他们也认为各国应该就气候问题独立探索公正的实现,换言之,各国应该自主解决国际公平与资源再分配,而不是等待气候变化协议来解决。在他们看来,混淆二者反而二者皆失。

这本书包含了许多优秀的观点,但是读起来并不容易。该书以经济学的常规思维为主,并着力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区分开,存在着少许误区。该书还将未来简单地视为今天的延续。相对而言,书中很少提到气候的剧烈变化导致环境破坏的各种可能。言及至此,公正只是逃避性的概念。

即将于十二月在墨西哥召开的下一轮环境会议中所有与会者都应该带着这本书。它虽不能称为必读但绝对可以作为参考。为未来制定规则永远都异常棘手,这比任何领域都复杂得多。

克里斯平·提克尔是牛津大学政策前瞻项目的负责人。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