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气候变化 > 正文

聚思主席刘佩琪:坎昆气候大会难达理想成果

2010年09月16日12:01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聚思主席刘佩琪:坎昆气候大会难达理想成果

图为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组织(聚思)主席刘佩琪接受腾讯财经专访

  2010夏季达沃斯(新领军者年会)9月13-9月15日在天津举办,主题为“推动可持续增长”。作为夏季达沃斯官方网络媒体合作伙伴和官方互动平台,腾讯财经对本次论坛进行全程网络直播。

  聚思(JUCCCE,全名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组织)主席刘佩琪接受腾讯网嘉宾主持人罗绮萍独家访谈时指出,是次在天津举行的夏季达沃斯增设了关注可持续发展的部长级会议,10月4日至9日在天津又会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显示中国元素日见重要。

  然而她认为11月29 日至12月10 日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COP 16会议困难重重,未必能达至令人满意的成果。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好,我是嘉宾主持人罗绮萍,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聚思主席刘佩琪小姐接受独家访谈。刘小姐在环保界非常有名,早于2008年就被时代杂志评为环保英雄。刘小姐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长期生活在国外,她的英语比中文好,所以我们访谈就会用英语进行。

  刘佩琪:学习学习。

  主持人:Peggy你好,很高兴再次采访你。

  刘佩琪:谢谢再次邀请我,这是第二次了。

  主持人:WEF今年的主题就是可持续发展。

  刘佩琪:对,这是我的职业。

  主持人:我有一个有趣的观察,这是第一次在WEF中,有关注可持续发展的部长级会议,有数十位来自全球的环境部门的部长都来这里分享,为什么会这样?

  刘佩琪:对的,包括中国的全球关注环保的领袖,例如我们聚思的成员、蒙古的环境部长都来这里了。我认为去年的哥本哈根COP 15大会,虽然没有我们预期的成功,但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来讨论这个议题,在哥本哈根大会之后继续讨论,世界经济论坛让高层次的人聚在一起对话,这是世界经济论坛独特的地方。

  主持人:你在这三天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刘佩琪:温家宝总理的讲话称,低碳经济对中国未来发展很重要,这个其实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新的东西,这可能对中国以外的人来说比较新鲜。对于住在中国的我来说,这只是显示了他的领导力。

  主持人:温家宝总理认为绿色产业,低碳产业将会在未来的五年中越来越重要。你能否为我们阐释一下哪些低碳领域我们需要额外注意?

  刘佩琪:这不仅仅是一个领域的问题,能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中国现在是一个清洁能源技术实验地,我们正在从世界工厂转型成为一个世界的清洁能源技术实验室。我们现在做的,从智能电网,电动车,到二极管灯,再到电池,横跨各行各业。这里有很多机会的原因是因为,当每一个新生儿出生时,他都需要使用能源,当人们来到城市后,他也要用更多的能源。所以这是创造清洁能源的机会,去减少能源消耗,减少碳排放,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机遇。

  主持人:聚思为中国当地的官员提供培训,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们面临最大的障碍是财政问题,也就是绿色金融问题。我们这次很高兴采访到第一东方投资集团董事长褚立力,他说他会投资一家绿色银行,并在中国做项目,你认为我们是不是应该建立更多的绿色银行?

  刘佩琪:我认为有很多方法去资助这些绿色项目,你说的聚思项目是我们和建设部合作,培训中国的市长。我们考虑的是如何资助这些绿色的项目,考虑方方面面,从低利率贷款,再到你说的绿色银行,到项目一开始和接下来阶段的资本,到碳额度,再有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有很多很多种方法。秘密在于我们应该把钱用在何处,有很多种方法投资基础建设和能源效率,但如何做在短期内能有成效,这是我们和政府现在面临的挑战。

  主持人:你的另一个专长是智能电网,我们也采访了WEF 能源行业主管,他们有一份关于智能电网的研究报告,对中国的智能电网有很好的评价,你如何看待?

  刘佩琪:我们对智能电网的研究有三年了,重点是如何从智能电网中创造利润。从历史来看,中国只有国家电网公司和南方电网公司,只有这两家企业,但在美国,有三千多家电力公司。所以,这对中国来说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去学习智能电网的技术,同时可以作为世界的示范。另一个要点,就是行业标准。如果没有行业标准,就很难吸引资金投资改变传统电网,有了标准才能更加稳定有效,那样我们才能拥有更多的风能太阳能,这些可再生能源同时可以透过传统电网传输。

  之前人们经常问:什么是智能电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但现今看街道两边,可以看到智能电网的宣传到处都是,再到2020年建设“坚强智能电网”,这是一个浩大复杂的工程,涉及到政府,企业,再到大大小小的IT 公司,一起讨论,如何处理数据,如何来回传输这些数据,从而我们能有这种(电网)改革。

  主持人:国家电网公司刚刚宣布在智能电网上的投资可以在接下来的十年节省105 亿吨的碳排放,你认为这个可行吗?

  刘佩琪:其实很难给出一个确切的数据说将会节省多少吨的排放,因为智能电网带来的好处是巨大的,所以他们可能只是考虑到一,二或三点好处,但其实有更多的好处。举个类似的例子,智能电网给人们带来的好处,就如同一个外星人二十年前来到地球并建立互联网,建立我们今天拥有的互联网,然后有腾讯。二十年前,我们甚至没有网站,当时谁能预测到互联网带来的好处,会给市场和经济带来什么改变?没人能知道。这就是智能电网的意义。所以,这应该是可行的。

  主持人:但你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刘佩琪: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没有智能电网,不仅排放会更加多,作为一个国家,会制造15%的额外电力的,没有智能电网,我们不可能完成。因为风能,太阳能的系统是和现在的电网系统是很不同的。风能白天弱,而晚上强,但太阳能白天强而晚上弱,所以这和煤炭一直非常稳定是不同的。

  主持人:另外一个智能电网的评价是,正如你说的,由国家电网公司及南方电网公司主导,另外的一些私人机构或者外资公司不能参与,这有没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呢?

  刘佩琪:想想互联网,电缆让你传送信息,但你同时有谷歌,百度,Youtube, 优酷,Twitter, 交易所还有公司需要信息,有Gmail,你所有的邮件都通过这里,所以私人企业有很多的机会,小企业也可以参与进来,所以有很多层面,从设备到教育。

  主持人:我们再谈回国际层面的问题,我们现在身处天津,下个月你可能还会再来这里,因为联合国第四次气候变化谈判将于10月在天津举行,而这次会议将为11月底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气候变化大会(COP 16)做准备,你认为,中国在坎昆会议上将扮演什么角色?

  刘佩琪:无疑中国是这类世界性对话的最重要的参与者,这是毫无疑问的。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将西方熟悉的环保理念带入中国的文化、语境,让中西展开对话。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政府与NGO如何相处。在西方,政府从NGO那里得到想法、建议、反馈,但NGO在中国的发展却较慢,今天我还知道,有的NGO在中国无法取得牌照。所以,在文化、法规方面,中国也许还有一些可以进步的空间,您怎么看呢。

  刘佩琪:首先,你需要给中国的法律制定者多一些信任,让他们有机会从国际社会取得反馈。比如即将颁布的《能源法》。通过这种形式的立法,立法者有机会从国际社会获得大量的反馈。首先需要让西方社会相信中国政策、法律制定者有意进行真正改善环境的改革。NGO的作用也是很重要的,就是方便人们可以展开对话。这是NGO的角色。要做好这一点,NGO需要一些技巧。JUCCCE作为一个NGO,我们的价值之一,就是同时满足中国和西方世界,为此,我们可以用气候科学家、电影明星、市长、歌手、政策制定者等各种语言沟通。NGO很重要,因为世界变化很快。现在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技术,甚至也不在政策,问题在于如何管理变化,如何管理这个谁都离不开谁的世界上发生的变化。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你如何预测COP16的结果。

  刘佩琪:结果可能很困难。我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但是确实很难。

  主持人:时间点也不好。因为临近美国大选。

  刘佩琪:是的。对此我不乐观。但我很乐观中国政府在国内展现的领导力。假如在国际层面上不能取得突破,那么至少我们可以做好国内这一块。希望这样的信息可以传递到国际上。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