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社会图片 > 正文

老父住进校园寻子续:儿子退学但不愿随父回家

2010年09月14日10:50华西都市报胡挺我要评论(0)
字号:T|T

老父住进校园寻子续:儿子退学但不愿随父回家

陈兴普担心还会重演“寻子故事”

《大学生失踪一年 老父住进校园寻子》追踪

在本报帮助下,一年没与家人联系的大学生陈国泽最终在峨眉山市一家美发店被找到(本报昨日报道)。昨日,回到成都的陈国泽在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办理了退学手续,告别了就读了5年的大学。

对于陈国泽的前途,陈兴普感到茫然:“他不愿和我一起回甘肃,也不会回峨眉继续工作。他也说不清今后要干什么,到时候再说吧。”

沉默的会面:和设想完全不一样

在近一年的寻子过程中,陈兴普曾设想过多种找到儿子的场景,但现实中出现的状况,和他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据陈兴普回忆,前日下午,当他在峨眉山市“刀皇”美发店找到儿子时,对方正站在店门口。出乎陈兴普的意料,陈国泽没有叫他,也没有说任何话,“他只是低着头,有点害羞的样子。”

整整一年后,陈兴普看到儿子的第一感觉是“难受”。“找了整整一年,终于找到了,想起中间找人的过程,难受。”他说。

父子间的长时间沉默一直持续到两人上车,陈兴普试图打破这种沉默,他问儿子: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给家里打电话,这一年过得怎样?“他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我感觉他心里难受,不想说话。”

陈兴普没有告诉儿子一年来艰难的寻人生活,也没有提及甘肃老家的老伴每每想起失踪的儿子都会泪流满面。“说这些都没用,人找到就好了。”他说。

从外表上看来,在与家庭失去联系一年后,陈国泽并没有多大变化。因为儿子的沉默,陈兴普无法从他身上看出发生了什么,虽然他很想知道这些,但他更尊重儿子的意愿,“也许等心情恢复了,他会给我说的。”

迟到的退学单:父子俩办了退学手续

前晚,陈兴普父子抵达成都,在校外一家小旅馆度过一夜。昨日,父子俩到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

自去年9月开学后,陈国泽就没到学校来进行延长学年登记,也没有缴纳学费,并且旷课长达数十周。据华西都市报记者了解,按照学校规定,无故旷课两周以上就要被勒令退学。陈国泽既没登记,也没来上课,按照规定应该退学。

陈兴普说,在向陈国泽发放退学单时,校方曾经征询过意见。“他自己也同意退学,或许大学课程对他来说压力太大了。”陈兴普说。昨日上午,陈国泽在相关手续上签了字,同意退学,告别了他曾就读了5年的大学。

儿子的退学,让陈兴普感到矛盾:一方面为儿子拿不到毕业证心痛;另一方面,他也观察到在做了一年洗头工后,陈国泽性格还是比较内向,不喜欢与人交流,“但明显感觉到要比大学时期乐观了一些。”另一个让陈国泽退学的原因,可能是成绩。“听说他英语过不了。”陈兴普说。

迷茫的未来:担心重演“寻人”故事

儿子退学后,对于他将来的生活,陈兴普陷入了迷茫中。按照他的意思,他想把儿子带在身边,一起返回甘肃,“在那边去找工作。”但这个想法遭到儿子的拒绝,“他不肯和我一起回去。”

陈兴普询问了儿子的意见,对于未来,这名26岁的青年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不想和我回甘肃,也不愿意再回峨眉。我问他今后怎么办,他说随便再找个工作。”陈兴普说,但这个“随便找”的工作,到底在成都还是在其他地方,他也不清楚。

一种新的担忧开始在陈兴普心中弥漫。他开始担心自己回到甘肃后,儿子在外地,又出现长期不联系家人的情况,新的“寻人”故事将会重演。但他无法改变儿子的意愿,只能期望时间能改变这一切。

“到时候再说吧。”他有些无可奈何地说。(华西都市报 记者胡挺 摄影雷远东)

□记者手记

陈国泽,我们不再打扰你

自始至终,故事的主角,失踪一年的大学生陈国泽,始终没有出现在记者面前。

从9月12日中午在峨眉山市被找到,到当晚返回成都,再到昨日迅速在学校办完退学手续,陈国泽连个背影都没有留给我们。为了不让大家看到他,他和父亲住在校外一个小旅馆里,再没有回过陈兴普之前租住的小棚户。

他用自己的方式在躲避着记者,躲避学校,躲避整个社会。或许,只有在每天几个小时的虚拟网络世界里,他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快乐。

不难看出,过分的关注给了这名性格内向得有些自闭的年轻人巨大的压力。他希望能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生活,无论是大学生,还是洗头工,这是他自己的生活,外界的任何干扰,甚至帮助,都可能会毁了这样的生活。

我们不知道,在过去一年里,在陈国泽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的心路历程经历了怎样的起伏变化,这一点,已经成为他心底最深的秘密。我们也不会将这些展示于众。陈国泽,我们不再打扰你。

“陈国泽,一路走好。”这是我们的祝愿。 (胡挺)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