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中国唐朝皇后石椁首次发现希腊神话勇士

2010年09月11日11:39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网西安9月11日电 (记者 冯国)“勇士与神兽”的希腊神话题材出现于西方艺术之中可谓司空见惯,然而同样的题材出现在1200多年前的中国唐朝皇后墓室的石椁上就令人意外了。专家研究认为,这些首次发现的以勇士与神兽为主题的石雕艺术,为考察中国唐朝文化中的西方艺术提供了鲜活标本。

著名丝绸之路研究专家、文物出版社总编辑葛承雍在西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唐玄宗的皇后武惠妃的石椁是目前所知唐代石椁中最具异国情调的,其最突出的核心是石椁正面‘勇士与神兽’的主题浮雕图形源于希腊神话‘英雄牵拽神兽抗斗魔鬼’的寓意,这无疑是中国墓葬文化中前所未有的巅峰创造。”

唐玄宗李隆基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可谓千古传颂,但在杨玉环之前,李隆基还有位宠妃是武则天的侄孙女——武惠妃(公元699至737年),死后被追封为贞顺皇后。今年6月17日,因被盗而流失美国达6年之久的珍贵文物——唐贞顺皇后武惠妃敬陵的石椁,由公安机关正式移交给陕西历史博物馆。

这座石椁长约3.99米、高约2.45米、宽约2.58米,面阔三间,进深两间,中国庑殿式顶造型,红门金钉,绿窗蓝檐。葛承雍说,艺术工匠采用减底浮雕、线刻、彩绘等技法,刻画出丰满宫女、花卉茂树、蝴蝶飞禽、虎羊麋鹿走兽等精美图画之外,尤其在石椁正面窗户下方突出了四面“勇士与神兽”的主题浮雕,让希腊化的“勇士与神兽”来到地下直接护卫着中国唐朝的一位美丽皇后。

记者看到,这四面长方形浮雕图案中,都有一位高鼻卷发深目的西方勇士牵拽着基于狮子而来的神兽,好似飘浮于空中,这极易让人认为是此前中国古代习见的“胡人驯狮图”。总体上看,勇士们多头戴冠圈式长条饰带,身材魁梧,腰部束紧而下肢细长,脚蹬波浪纹软尖鞋,双手紧绷神兽缰绳,神情专注,让人顿生敬畏之情。 葛承雍说,一个图案中一位西方人形象的勇士侧立左边,秃顶脑袋上没有戴冠圈,卷发后梳下披,下巴有七八根稀疏胡须,脖颈戴有三环项圈。“他一手拽绳,一手拉绳缠指下末尾,身姿弯弓,造型逼真。这与希腊神话中诸神之首——宙斯的形象特征相似,譬如隆起的额头,下垂的卷发,卷曲的胡须和宽阔的胸部等。”

除了勇士的外貌、服饰、肌肉强健及牵拽神兽等特点与希腊艺术相似之处,这座石椁上还有灵芝鹿、大山羊、老虎及飞禽等众多图案,而山羊献祭是希腊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悲剧一词就源于希腊语中的“山羊歌”一词,山羊图像常常被用于悲剧的演唱中。

葛承雍说:“武惠妃石椁上有的神兽头上竖有弯翘的长角,犹如大羚牛的弯角,加上雄狮鬃毛飞扬,显得气宇轩昂;有的神兽虽是狮首虎身,但身上又散布着豹斑。这完全符合西亚古代艺术中呈现出混合型动物的神兽形象,直接受益于公元前326年亚历山大东征后西亚与中亚形成的希腊化风格。”

唐玄宗时中国正处于盛唐,首都长安是一个百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会,摩尼教、祆教、景教(基督教的一支)等外来文化艺术对于唐朝上层人物并不陌生。但是,汉人工匠能把希腊神话雕刻出来吗?一个中国皇后死后为何会选择希腊的“勇士”来守护自己呢? 葛承雍认为,众多外来人口中肯定有不少西域或中亚的能工巧匠,这座石椁绝非舶来品。武惠妃石椁内充满了中国传统侍女,但其正门浮雕围绕着冥界主题,却没有采用儒家恩泽慈爱、佛教涅槃超度、道教仙游升天的文化艺术,很可能与其早年儿女频繁夭折和死前饱受害死多位王子而精神受惊吓有关。

丝绸之路是一条充满着传奇的文化之路。葛承雍说:“武惠妃石椁正门的主题整体上选择西方面貌的勇士和神兽守护的故事,不仅证明希腊化艺术风格历经古典时代到波斯萨珊始终未有断裂与隐退,而且反映外来神祇被引入和吸纳到唐人意识之中。”

他推测,唐玄宗时期中国宫廷中有来自西域的神职人员,他们将希腊化艺术中祈求庇护及实现愿望的神性生活传入中国,扮演着神凡之间教义指导者的角色。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