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8万港人游行哀悼菲律宾人质事件遇难者

2010年09月10日09:00南方报业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8月29日,8万港人为菲律宾人质事件中遇难的8名港人举行游行悼念。此次事件,不仅造成遇难者家庭毁灭性的打击,也让港人遭遇到集体创伤。他们在疗伤的同时,也让世人看到香港理性、人性的一面。

8万港人游行哀悼菲律宾人质事件遇难者

2010年8月29日,香港八万人跨党派素衣悼念游行。

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的民意调查发现,在菲律宾挟持人质事件发生后,特区政府的民望急升。32.7%受访的香港市民满意特区政府表现,较上月大幅上升10.6个百分点。其中,对于特首曾荫权的整体评分则上升至54.8分。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表示,这与港府对菲律宾挟持香港人质事件的迅速处理和回应有关。

以特首曾荫权为首的特区政府,给心灵受创、沉浸在悲痛中的港人送上了一剂又一剂疗伤的方剂,其中曾荫权本人更是一改以往在民众心目中的印象,屡次真诚展露悲伤的表情。他在8月28日发表《香港家书》时呼吁,香港市民分担出事家庭的苦难,同声哀哭,互相扶持。他更强调菲方要向港方提供的调查报告,必须解释为何没能答应劫持者要求来换取人质安全释放,以及警方的行动详情及背后的考虑和死伤者致命及受伤的成因。

只是不管政府有关部门如何澄清,代表香港外佣雇主组织的Doris指出,确实有菲佣在人质事件发生后被解雇,而此时提出的冻结外佣薪酬一事,“是一件不公平的事。”

其实无论是香港家庭雇工协会等团体组织,还是特首曾荫权,都在不同场合呼吁市民不应将人质事件投射到菲佣身上。曾荫权特别意味深长地说:“不少菲律宾人在香港工作和定居,相信他们和其他香港市民一样对这起事件感同身受。”

惨剧幸存者李滢铨也在港报撰文指出:“我明白市民对菲国政府和警察的无能的愤怒,我亲身体会,但是,这与菲国人民何干呢?”

但也确有香港家庭打消了聘请菲佣的念头,转而寻找其他帮佣。58岁的陈太就快要当祖母了,她本来已经联系了一所家政公司,准备给儿媳请个菲佣,但人质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她就打了取消电话。“我并不是针对菲律宾女人,她们人很好也勤快,没有错。但我对菲律宾政府极度不满,我想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如此草率和不负责的态度,会给自己的经济带来严重后果!”

不那么和谐的声音

当全香港都在为同胞在菲律宾遇害而哀伤时,两位名人的言论掀起了轩然大波。

一位是凤凰卫视首席时事评论员阮次山,另一位是著名明星成龙。阮次山在8月25日的节目里,评价曾荫权打电话给阿基诺三世这一行为时说:“香港地区的特首不是国家元首,你不要搞错了,要打也不是你打,这是小题大做……”

成龙则透过助手,在微博上说,“香港是多元种族的社会,别担心,我们没有憎恨。”“如果警方一开始就击毙挟持者,人们会说怎么不先谈判?但如果警方先谈判,人们又会问,怎么不早些杀了挟持者?”

阮次山的声音在网络上引起极大的愤怒反弹,即便凤凰卫视内部的同事,也有人公开表达了与他不同的声音。凤凰卫视主持人邱震海当即转发一条微博:“看到阮次山讲‘小题大做’这句话,我怒不可遏。公民的生死,难道不是领导人最需要保护的吗?什么叫小题大做?阮次山应该立即为这句话道歉或辞职。”

而成龙的几句话,同样在华人中招来无数板砖。有香港金牌编剧之称的萧若元分析,成龙话语中最大错处是没有先为遇害者哀悼,没有谴责菲律宾警方无能,他说这些话是想平衡,而他事实上根本不了解香港人感受的情况。

就父亲引起的争议,就连儿子房祖名也“帮理不帮亲”。房祖名说:“他之前发声明时,我跟他通过电话,提醒他把这件事看得严重些,以后在微博上留言,要经过监察程序。”

8月27日,成龙终于打破沉默,发声明公开道歉,他解释微博的内容是助手翻译不完整而造成的误会,在声明中,成龙向全港市民道歉,他赞成由专家去追究菲律宾警方的责任,香港有十几万名菲律宾人在工作,自己只是不想香港与菲律宾之间造成伤害。

8万人维园哀思

关爱幸存者,悼念遇难者,谴责冷血凶手。对于700万的香港人来说,这是他们自觉正在做的事,无论是精英阶层还是普通的市民。

8月28日中午,周六,位置偏远的屯门医院8楼ICU护理病房,前一天刚被护送到这里的马尼拉惨案幸存者、18岁的梁颂学,虽然情况稳定,但仍处于昏迷中,院方特意安排梁太住在儿子病房对面。为防母子俩被打扰,长廊的电梯口,有加派的两名警卫警惕地巡逻。

有人来送花篮,就放在电梯口的位置,然后静静离去。这天的《太阳报》头版标题充满温情——《全城打气撑Jason》,配发梁颂学以前舞双节棍的大图片。

8月29日下午2时30分,香港天文台发布消息1号风球生效,提醒凌晨在南海生成的今年第6号热带风暴“狮子山”可能影响香港。。

香港地铁铜锣湾地铁站、港岛线地铁靠站,车厢里挤得前胸贴后背的人群,仿佛“哗”地一下全流了出来,迅速流向E出口的维多利亚公园方向。

他们或着黑或穿白,步履匆匆,表情肃穆。源源不断从各方涌来的人流,迅速而有序地进入维园等待即将开始的悼念游行。按照风俗,这天正好是马尼拉香港遇难人质的“头七”。

维多利亚公园是香港最大的公园之一,也是市民集会主要场所。被戏称为“游行之都”的香港,每年有几万人的大游行几乎都是以维园作为起点。这天悼念菲律宾遇害港人的游行活动,是由香港立法会各政团联合发起的,游行的口号沉默地悬挂在维园球场的铁丝网上:“沉痛哀悼遇害同胞 要求彻查事件真相。”

人群填满了维园的6个足球场,他们都系上了寓意怀念的黄丝带。下午3时整,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在游行开始前,代表立法会议员宣读声明,要求菲律宾尽快调查,找出事件真相及公开报告,向死伤者家属道歉与赔偿,他还指出,游行是反映港人对事件的哀思及表达菲律宾应严正处理事件的要求。曾钰成带领队伍步出维园,在警方的引领下,迈向中环的遮打花园,那里是立法会总部所在地。

组织方预计这次游行会召集5万名市民参与,当晚公布的统计数字说,超过8万名身着素衣的香港市民,用这一和平的手法哀悼马尼拉遇害港人,表达内心的愤恨及哀思。市民有人举起标语牌,有人手捧鲜花,有人眼眶含泪,8万多名香港人聚集的是沉默的力量。

市民们多是自发前来,他们可随时从任何一处加入队伍,也可在任何一处随时离开。凤凰卫视程鹤麟在微博上说:“这是香港回归13年来,左中右政治派别抛弃政治歧见联手同行。”《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评价这次游行是,“超越党派、超越派系、超越政治观点的大联合行动,游行人群的克制,体现了香港公民社会的成熟、理性。”

8月29日下午6时,第一次参加游行的在港内地学生莫敢,步行到达遮打花园,他第一次感受到香港的社会文化,以及港人的特质,“港人或许无法头头是道地讲出公民团结、责任承担这些宏大的理论,但他们现在,不正是在践行公民的责任,彰显公民社会的力量吗?一个人的痛就是所有人的痛,没有人是可以被放弃和忽略的。”

(南都周刊)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