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公司动态 > 正文

从手套企业到光辐射被制造商 强生集团大变身

2010年09月08日13:31东方早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金融危机前,强生光电曾吸引到了一家基金400万美元的投资,“他们希望我快点上市,这样他们投入的1元钱就能变成20元了。但后来金融危机发生,他们就担忧得不得了,天天来烦我,我就不跟他们烦了,算了点利息了结掉了。”沙晓林回忆。

  2009年上半年被沙晓林称为强生光电“最为困难的时期”:国外发生金融危机,国内政策不明朗,银行又收拢资金,导致资金周转不畅。

  “当时我们投了4-5个亿进去了,有段时间资金很紧张,差一点出事情。”沙晓林回忆:“说老实话,当时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于是沙晓林只能依靠自有资金继续往光伏项目上投钱。

  在金融危机期间,强生光电加紧了厂房和设备的建设。强生光电发言人称,从另一方面看,在经济衰退的时候进行建设,使建设成本较经济繁荣期间下降了60%左右。而这也为强生光电降低成本做出了间接贡献。

  现在,强生光电蓄势待发。“发展初期的弯路已经走完,外部大环境也已经好转,现在到了出成果的时候了。”沙晓林说。

  目前,强生光电已收到了来自美国、印度、捷克、斯洛伐克、意大利和德国等国家的订单。这些订单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的电池组件出口,另一类是在出口电池组件的同时,为客户提供相应的电站配套设备以及电站建设综合服务。

  这些配套的设备包括逆变器、支架、导线等,均为“中国生产”。相比国外产品,这些设备有很大的成本优势,有利于降低整个电站成本。而在电站建设上,强生光电也有自己的工程公司。

  强生光电已参与建设的国外电站项目包括德国汉诺威2兆瓦项目、意大利奥弗兰1兆瓦项目、捷克比尔森2兆瓦项目以及斯洛伐克1兆瓦项目。拉长产业链条,从纯粹提供光伏组件设备,变为既提供光伏组件又提供配套设备与综合服务,这不仅有利于降低电站成本,也提高了企业收入以及利润率。

  据沙晓林介绍,去年强生光电的毛利润率为20%以上,高于国内不少只是单纯生产晶硅电池组件的厂商。“据我所知,他们中的不少毛利润在15%左右,有些连12%都不到。”

  路径

  中国化的低成本秘诀

  光伏电池的主要衡量标准之一是光电转化率。“单纯追求高转化率意义不大。强生6.5%到7%的转化率看上去虽然不如晶硅电池高,但光伏发电的核心是上网电价。更有意义的衡量标准是一度电用多少钱,一个是1.5元一度,另一个是0.7元一度,你说老百姓会选择用哪种?”

  作为手套生产企业,强生集团最初的薄膜电池技术来自于一家全球知名的薄膜电池生产商。为了引进该技术,强生光电采用利润分成的方式,与这家企业签署了排他性的条款。

  此后,强生光电在光电转化的核心技术领域采用的依旧是合作方式。目前强生光电使用的是非晶双结薄膜电池技术,转化率为6.5%-7%。与强生光电建立合作关系的科研院所包括荷兰柯华光电研究所、爱尔兰大学、美国麻省理工、中科院等。

  据沙晓林介绍,强生光电当前的研发重点是超高频非晶微晶叠加技术,该技术以及设备已经完成中试,并且申请了四项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

  在生产设备领域,强生光电同样有自己的路线。在摸清门道后,强生光电不搞整线引进,而是采用了吸收消化、自主整合的方法。除了关键部件采用进口以外,其余能够国产化的都国产化。

  强生光电联合了美国三大真空设备制造企业之一的GU公司,在苏州建立了核心设备制造厂,生产薄膜电池三大核心装备,即PECVD反应炉、真空溅射生产线和TCO导电玻璃生产线。据沙晓林介绍,之前引进一条薄膜电池生产线的造价大致在1亿美元左右,但是通过设备国产化,自己制造之后,整条生产线的造价降低了85%。

  “生产设备的低成本是强生光电组件低成本的关键。”沙晓林说,在生产设备国产化后,按投资折旧计算,每瓦只花0.04到0.05美元,仅为引进设备的10%到15%。在此基础上,强生光电承诺在2010年年底之前,将制造成本降至每瓦0.7美元,零售价大约是1至1.20美元。

  沙晓林认为,外国的整条流水线之所以价格高昂,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思路不对,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打比方来说,薄膜电池的结构非常类似三明治,两层玻璃中夹一层薄膜,但目前外国的流水线采用的是生产显示器的模式来处理的,这个理念是不对的。”

  相对于薄膜电池制作中只需要关注光电转化率(由阳光转换为电能的转换效率),显示器需要关注颜色是否有偏差、显示是否清晰等问题,沙晓林认为,这种高精确度的要求在光伏发电领域是多余的,光伏电池板只要确保每块的装机容量大致相同即可。

  针对薄膜电池光电转化率过低的问题,沙晓林称,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

  与目前国内主流的晶硅电池设备生产商15%左右的光电转化率相比,强生光电的光电转化率还不到他们的一半。对于薄膜技术光电转化率过低的特点,业内有诸多争议。尤其是在硅料价格大幅下降的情况下,硅使用量较低的硅基薄膜电池相对晶硅电池的成本优势不再明显,而其低转化率的缺点更是凸显了出来。

  晶硅电池生产企业尚德的董事长施正荣就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薄膜电池的低转化率是致命的缺陷。在今年,尚德关闭了其在上海的薄膜电池生产线。而全球知名的薄膜电池设备生产商美国的应用材料也在今年关停了所有薄膜电池设备生产线,计划一心专注于晶硅设备生产。

  沙晓林提出,在阳光充足的荒漠化地区,薄膜电池具有发电成本上的优势。“强生6.5%到7%的转化率看上去虽然不如晶硅电池高,但光伏发电的核心是上网电价。更有意义的衡量标准是一度(每千瓦时)电用多少钱。每一度电从本质上看都是没差别的,但价格一个是1.5元一度,一个是0.7元一度,你说老百姓会选择用哪种?”

  “当然我们并不是忽视技术进步,而是坚持光伏发电必须以成本为核心。我们看重的是既先进又实用、既有实效又能降低成本的新技术。”沙晓林表示,“在确保低成本的基础上,强生光电计划在一两年内把转换率提高至7.5%,两年后逐步提高到9%到10%。”

  除提高光电转化率、薄膜电池发电稳定性等基础领域的工作,强生光电在应用领域也下了功夫。强生光电专门组建了一家光伏工程公司,目前正在重点研发逆变系统、升压系统和支架系统。

  目前强生光电已经申请了低成本支架、清灰除尘装置等专利。其中仅专利支架一项,就使薄膜电站的支架成本较晶硅电站下降了20%左右。

  强生光电还整合开发出了一套建设薄膜光伏电站的施工方法,配置了挖坑、安装等专用设备,缩短了建设周期,以求大幅降低建设费用。

  “其实就降低成本而言,光伏组件以及光伏电站与我们熟悉的工业产品也没有太大的差别,跟做手套是差不多的,了解产品属性,抓住投资要点,做好从原材料开始的上下游产品配套,精细化管理,基本就是这样。”沙晓林总结。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