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气候变化 > 正文

黄惠康:承办天津会议并非主导气候谈判

2010年09月08日09:36第一财经网站我要评论(0)
字号:T|T

  10月4日~9日,联合国今年第四次气候变化谈判,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称《公约》)长期合作行动特设工作组(AWG-LCA)第12次会议和《京都议定书》附件一国家继续减排承诺特设工作组(AWG-KP)第14次会议将于中国天津举行。这是我国首次承办气候变化谈判。

  作为中国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黄惠康主要代表中国参加《京都议定书》特设工作组的谈判。2007年8月,我国设立了这一职位,黄惠康是第二个担任此职务的外交官。

  上周,黄惠康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详细解读了目前气候变化谈判的核心问题与症结所在,阐述了中国政府在承办天津会议、推进气候变化谈判与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与政策。在采访中,他敦促发达国家应履行其历史责任,率先大幅度量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下称“减排”),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

  发达国家减排是谈判核心

  第一财经日报:怎样理解气候变化谈判?

  黄惠康:气候变化谈判的目的是为各国应对气候变化制定相应的政策,确定各自的权利义务,其基础是公平原则。而公平原则的基础是各国对造成气候变化所负的责任。

  目前气候变化谈判是围绕减排和适应而展开的博弈。首先是减排,只有把温室气体的总量减少到一定的水平,气候变暖的速度才会减缓。其次,气候变暖的影响绝大多数是负面的,而这些负面影响的主要承受者是广大发展中国家。于是,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谈判中要承担双重角色:一方面采取一定的自主减缓措施,参与应对气候变暖;另一方面要适应气候变化所造成的重大负面影响。

  由于气候变化主要由人类活动造成的,又主要是发达国家在长期工业化过程中大量持续的温室气体排放产生的温室效应造成的,因此,发达国家从道义上、历史上、法律上有责任率先采取大幅度、量化的减排义务,同时发达国家有义务拿出足够的资金和适应于环境的技术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日报:气候变化谈判的核心问题是什么,目前面临什么困难?

  黄惠康:气候变化谈判有四大核心问题:一是减排;二是资金;三是技术;四是能力建设。简单说,目前的核心问题就是发达国家应该率先实行大幅度的减排;同时,要拿出足够的资金和技术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现在谈判遇到的困难,正是发达国家履行其道义责任、历史责任和法律责任的政治意愿不够强。这是气候变化谈判这些年没有取得预期进展的主要原因。金融危机、气候变化在科学上的不确定性以及美国的消极态度等主客观因素也阻碍了发达国家的意愿,使矛盾更加复杂、尖锐。调和不同利益集团的诉求,这是有相当难度的。

  谈判症结在发达国家转移焦点

  日报:怎样评估目前谈判的形势?

  黄惠康:从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之后,各国对气候变化谈判有了进一步的思考和反思。总体上看,目前大家的态度趋向于务实理性。因为大家都充分认识到应对气候变化是一个长期的任务,在复杂矛盾中寻求妥协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此,对谈判的预期趋向务实。

  今年的气候变化谈判安排了四次工作组会议,然后就是墨西哥坎昆的《公约》缔约方大会。前三次工作组会议应该说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总体上进展不理想。谈判的症结在于,一些发达国家为了尽可能避免承担强制性减排义务,企图转移谈判焦点、转嫁责任。办法就是企图改变《公约》和《京都议定书》所确定的义务。《公约》和《京都议定书》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发达国家有法律义务率先减排和拿出资金、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现在,他们不但试图推卸责任,还企图转移谈判焦点。由此,产生两个争论焦点:

  第一,谈判机制上,要不要坚持巴厘路线图、坚持“双轨制”谈判格局。广大发展中国家坚持巴厘路线图确定的“双轨制”谈判格局与《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主渠道地位;美国等国家却要极力废除“双轨制”,“另起炉灶”。

  第二,发达国家减排是否与发展中国家“挂钩”。广大发展中国家坚持《公约》和《京都议定书》设定的基本框架,即发达国家需要率先采取行动,不但自己大幅减排,而且要帮助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发展中国家坚持,目前谈判的主要任务是量化发达国家的义务,分短期(2012年)、中期(2020年)和长期(2050年)。而发达国家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把自己的减排和资金援助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大国的行动“挂钩”,声称如果新兴国家不减排他们也不减排——这叫做转移焦点、转嫁责任。这是违背《公约》和《京都议定书》规定的,也是违反公平原则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的。

  正是因为这样一些发达国家从中搅局,谈判面临破裂的风险。这是我们要防止的。

  为了保证谈判能够顺利往前推进,首先要解决发达国家对待气候变化谈判的立场和达成协议的政治意愿。所以,我们希望发达国家承担起减排的历史责任、法律责任和道义责任。基本量化指标要求就是到2020年,以1990年为基数,整个发达国家整体减排幅度不能低于40%,同时各国还要有国别的量化指标。这个目标还必须可测量、可报告、可核查(即“三可”,MRV)。谈判的任务就是要清楚地制定这些指标和核查机制。

  现在离坎昆会议时间已经不多了。下一步,我们希望以主席案文为基础,逐步缩小谈判各方的立场差距,为坎昆会议取得进一步成果奠定较好的基础。

  日报:坎昆会议的前景如何?

  黄惠康:目前谈判各方对坎昆会议寄予比较高的期望,但是这并不等于坎昆会议将会是气候变化谈判的终点。我们并不期望这次会议能够就气候变化谈判的所有法律问题达成一揽子协议——这相当有难度。但是,我们希望坎昆会议能取得积极的进展,为明年的南非会议完成巴厘路线图谈判奠定好的基础。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