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天府诉百事:一个配方引发的官司

2010年09月06日08:52时代周报邓全伦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随着天府和百事的姻缘的终结,双方也从此交恶。这段“婚姻”给天府可乐带来了厄运,使其从一个国家大型企业变成了重庆市的市级特困企业。无奈之下,天府决定与百事对簿公堂。

  配方权属归谁?

  8月31日的再次开庭,吸引了许多天府老职工前往法院为律师助阵。其中,73岁的天府可乐创始人之一李培全,更是和天府原总工程师、档案科长、技术科长、保卫处长等人一起,以证人身份参加了庭审。

  百事派出了强大的律师队伍,四位律师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和重庆的知名律师事务所。

  原告与被告在法庭上短兵相接。

  据天府代理律师、重庆维祯律师事务所主任徐来庆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天府可乐”配方及生产工艺等商业秘密的权属问题,成了法庭上双方的激辩焦点。双方均认为配方及生产工艺等商业秘密归各自所有。

  百事首先提交《合资经营合同》作为证据,称当时和天府约定重庆百事的生产目的之一是“生产天府可乐饮料产品和浓缩液”。

  “如果没有获得配方,我方根本没法生产。”被告律师表示,《合资经营合同》约定的生产目的,其实已证明天府同意将“天府可乐”配方及生产工艺转让给重庆百事。另外,重庆百事还提交多份证据,试图证明其系正当取得“天府可乐”的技术秘密。

  百事方进一步认为,原告天府作为合资一方时,一直在向企业委派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以及管理人员,对合资公司拥有及使用包括配方及生产工艺在内的各种资产情况,不仅知情,且起着领导、鼓励支持的作用。

  对于2006年以后配方使用权,百事表示,天府方退出合资公司时,百事已支付了“高额代价”,公司有权继续拥有及使用包括配方及生产工艺等在内的天府可乐各种资产。

  而天府可乐则从四方面举证认为,“天府可乐”配方及生产工艺等商业秘密的所有权益归自己享有:其一,天府从1981年起,自己主导了“天府可乐”的研制。其二,“天府可乐”通过安全性试验,卫生部1988年4月同意天府正式生产“天府可乐”。

  其三,2008年8月20日,卫生部监督局发函仍确定“天府可乐”为已批准正式生产的国产新资源食品,生产企业为“重庆市饮料厂”(天府集团前身,其权利义务已由天府集团承继),这足以证明天府仍享有“天府可乐”的技术秘密,并未将其转让给百事。

  其四,天府是在1995年7月向四川省中药研究所足额支付了技术转让费,才完全取得“天府可乐”的技术秘密。“1994年和百事合资时,天府尚未完全取得这个技术秘密,怎么可能将它作为出资或转让给重庆百事?”徐来庆说。

  “百事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天府的商业秘密的。”天府方在庭上指控称,重庆百事成立后,天府将原办公大楼划给它,但双方在档案交接过程中,重庆百事指令档案人员非法占有“天府可乐”技术秘密档案,不移交给天府,且聘用了天府的主要生产骨干,擅自使用该技术秘密进行生产,违背了平等、公平、诚实信用原则,损害了天府合法权益。

  天府请求判令百事立即停止使用和归还天府所有的“天府可乐”配方及生产工艺的技术秘密,并赔偿天府损失100万元。

  至少六诉百事

  “他们非法占有了我们的配方等技术秘密,我们有信心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庭审结束后,天府可乐总经理钱黄快步走出法庭,坦言“感到了一丝轻松”—“我对案子获胜的把握很大”。

  这场官司只是天府可乐追讨品牌的第一战。钱黄表示,按照预订方案,他们将至少六诉百事,除了商业秘密,还将在商标、合同欺诈、经营等方面起诉百事,预期整个诉讼索赔金额将高达4亿元。

  “我对今天庭审情况很满意,现在就想启动诉讼的第二战,就天府商标价值损失向百事索赔。”钱黄称,根据财务部门初步评估,这个层面的索赔额大约在2亿元。

  “天府可乐的商标从没卖给过百事公司。”李培全反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只是当年以350万元交给合资公司有条件使用,对方并不拥有商标所有权。

  1994年,合资双方确定的合资年限是50年,但到了2006年双方分手时,天府方处于无力的失语状态,并未及时提出追讨回商标,导致局面略显被动。对此,李培全强调,即使是合资公司有使用权,原本中方也占有40%,但在售出股份时对这一方面的权益并未加以明确。

  “对百事的这些指控,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我对最终的结果很有信心。”钱黄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天府可乐已是十年的特困企业,在人力、财力、物力方面都显得十分匮乏,但是在这场官司中,大家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民族品牌的发展前景。

  钱黄语气铿锵:“只要种子在,就能发芽、扎根;只要能追回品牌,天府可乐就有了复生的希望。在品牌追回来之后,我们将会重新生产天府可乐,重塑品牌。”

  而面对天府发起的这场讼战,百事方面则显得十分低调。百事代理律师在重庆法院面对媒体记者时一律保持缄默,拒绝开口接受采访。百事公司对于此次诉讼亦从未给予公开置评。8月31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公关经理的电话,但均直接进入了语音留言状态。

(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