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媒体披露作家遭陕西渭南警方进京抓捕过程

2010年09月05日03:26中国江苏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9月3日,谢朝平的妻子李琼踏上了开往陕西省渭南的火车。自8月19日谢朝平被警方刑拘以来,李琼与他便分隔两地。此前,李琼在北京整日为谢朝平奔走呼吁。李琼向记者证实,谢朝平在被警方刑拘的两天前(8月17日),曾写过一篇文章,描述《大迁徙》出版前后及被警方以“疑似非法出版物”扣押的经过,记录的时间跨度为6月26日至8月17日。

前天,身陷渭南“书案”的《火花》杂志社原执行社长魏丕植在财新传媒网站撰文阐释了出版经过。记者获得了上述两篇文稿的授权(“谢文”为谢朝平妻子李琼,“魏文”为魏丕植授权),两篇文稿相互照应,渭南“书案”发生之前的种种细节由此浮出水面。

出书

前三次联系出版均未成功

据上述谢朝平的文章自述,2006年5月中旬,作为检察日报《方圆》杂志的记者,谢朝平接到了报社委派调查渭南移民的选题。据了解,当时采写题为《655次举报》的报道,被渭南市相关方面成功公关而下版未刊。

谢朝平写道,“但这次采访的经历却使我有了意外的收获——采访到了原渭南地区移民办主任程远,从程远和‘灭火队’处获得了近10公斤的材料。从那一摞厚厚的材料里,我终于明白了渭南市在移民问题上发生这一切的原因”。

从2006年下半年起,谢朝平曾6次去三门峡库区采访调查,并开始了写作工作。 2009年底,原名为《移民》的报告文学脱稿。自此,谢朝平开始联系出版事宜。

据谢朝平的自述文章称,第一家联系的是某出版公司,但得到的回音是“稿件很好,但目前我公司不宜出版”。谢朝平一名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朋友,帮忙联系了另一家出版社,但编辑要求将书稿中的地名、人名和写作背景隐去。此提议遭到了谢朝平的反对。

谢朝平的第三次努力,是将书稿寄给了广州市某出版社。该出版社同意谢自费出版,但在商议具体出版事宜时,出版社方面遭到了阻力。对此,谢朝平称系电话受到了渭南有关部门的监听。

后以增刊形式出版,承诺不登广告不卖钱

魏丕植的文稿显示,今年5月初,谢朝平将文稿送到了魏丕植的办公室,魏丕植建议可以《火花》增刊的形式自办发行出版。魏丕植说:“只是增刊一定不能刊登广告,不能卖钱,而且你还要自费印刷,但我们这里不要你一分钱。”

据魏丕植称,经《火花》文化创意产业编委会研究,正式向谢朝平提出报告文学以《大迁徙》为名,以《火花》增刊形式出版,由谢自费,并要谢朝平书面承诺,不刊登广告,不卖钱,只限赠阅与交流等。5月20日,谢朝平向杂志社提交了申请书,申请书中说:“增刊不刊登广告,不在市场上销售,只给一些移民和有关部门作为史料保存之用等。”

据了解,魏丕植自称因要出差,就口头交代秘书王天永给谢朝平出一个同意印制增刊《大迁徙》的函。5月24日上午,魏见到王天永给谢出的函后,对印制1万册深感疑惑并致电谢朝平“你不是只作赠阅交流和史料保存之用吗,为什么要印那么多啊?”

由此,魏丕植自己起草了“紧急通知”。“我在电话里要求谢朝平将原函退回作废,按‘紧急通知’精神执行,谢朝平当时同意了。”魏丕植称,托人将“紧急通知”送给谢朝平,并将原函收回作废,后来就再没有过问此事。

对于“紧急通知”一事,记者从谢朝平妻子李琼处得到了证实。但李琼称,“紧急通知”是在8月15日才送到谢朝平手中,“老谢觉得给杂志社添了麻烦,才签了字”。对于以上细节,谢朝平被捕前两天写下的文章则记录如下:15日晚,小王来我处,让签字,杂志社约定只印500份,目的是把责任揽过来,免得公安去骚扰;这样很危险,但已给杂志社添很多麻烦了,签字时跟王讲,渭南的移民已复印了杂志社原来同意印1万左右的文件。

查封

8300本《大迁徙》被查封

杂志社:为什么怕事实见读者

6月26日,周六。谢朝平的妻子李琼对记者回忆称,数千本《大迁徙》托运到渭南市。将书交付给移民代表后,谢朝平和妻子连夜回京。

据渭南市大荔县移民代表马连宝(音)陈述,当月27日凌晨,五六个公安人员和几个县文化局的人突然闯进其家中,要求交出《大迁徙》。据称,闯进马连宝家的人称,《大迁徙》的写作目的是煽动移民闹事,泄露国家机密,“窝藏此书,坚决法办”。

6月28日,谢朝平便知道了《大迁徙》被查封的消息。据谢朝平的文稿显示,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传给山西省新闻出版局的“关于对《火花2010年增刊——大迁徙》一书鉴定的报告”显示:有8300本《大迁徙》被封存。

在渭南方面查封《大迁徙》当天,山西省《火花》本部社长王作忠给魏丕植打去了电话,“有个《大迁徙》报告文学,是以《火花》增刊形式出版的,被陕西省渭南查封了,你们知道否?”魏丕植说:“是由我们这边负责的,稿子没有问题,是我与陈荣麟书记审的稿,由作者谢朝平自费印制、自办发行的,只限于交流赠阅,要求印制500本左右。但怎么被渭南查封了啊?”王作忠说“我们不知道,已经给省新闻出版局报告了,说不是《火花》的增刊,这事挺麻烦的,你们也干脆不承认算了。”当天,山西省《火花》杂志社给陕西省新闻出版局的函件称:“我社2010年未出版过任何增刊,渭南查处的《大迁徙》一书与我社无关。”

魏丕植说:“这肯定不行,既违背了事实,也太缺德了,不是我的为人。更主要的是文稿反映的是人民群众的真实心声和生活疾苦啊!”王作忠说:“那我们只有马上向省新闻出版局再报告说明了。”

随即,魏丕植当即给山西省新闻出版局和山西文联及《火花》杂志社本部写了说明材料。王作忠也将渭南市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的一份关于对《火花2010年增刊 ———大迁徙》一书鉴定的报告传真给《火花》杂志北京编辑部,上面写明“疑似非法出版物”。对此,《火花》杂志社(北京编辑部)对渭南方面表示不服。6月 28日便给陕西省和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发去了复函。

在复函中,杂志社措辞强硬,称《大迁徙》是一部反映人民疾苦的作品,事实真实可靠,进而质问渭南方面:“为什么怕事实、史实见读者见人民?” 对于《火花》杂志社的复函,渭南方面并未理会。

[责任编辑:freja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