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独家策划 > 预四师抗战史 > 正文

预四师师长傅正模之子撰文回忆父亲抗日功勋

2010年09月02日12:09滕讯历史傅应秋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父亲)在湖南常德召募湘西抗战健儿,于1938年夏成立第四预备师,任中将师长。以后率师参加了武汉会战及阳新、钟祥、南障、白河、随州、枣阳、宜昌诸战役,屡立战功。

原载《黄埔》

作者傅应秋,系国民革命军75军预四师师长傅正模之子

黄埔从军东征北伐

我的父亲傅正模,字镜磨,号汉卿,1904年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乡班冲。父亲少青年时期处在国家深受帝国主义列强宰割、军阀纷争割据、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革命这一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

l923年夏,父亲高中毕业回乡探亲,期间,欣闻孙中山大元帅府军政部长程潜创办的湘军讲武堂正招收有志青年学习军事, 即与同乡学友李默庵、左权、蔡申熙商定结伴前往,途经长沙又结识了刘戡、李文,一同南下,考入讲武堂。l924年6月,黄埔军校建立,招收了五

个队的学生入第一期学习。是年9月经程潜同意,由李默庵、陈明仁、袁朴、刘戡和我父亲等l 2人作为讲武学校代表晋见蒋介石,请求转到黄埔军校学习。11月经批准,该校并入黄埔军’校,学生全部编为第一期第六队。

1925年2月,第六队学生参加了第一次东征,攻占淡水、棉湖、五华、兴宁等地后,正欢庆胜利时,突闻校总理孙中山先生病逝北京的噩耗,全军悲痛欲绝。随之又传来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乘机发动叛乱,全军立即回师广州,一举平息了叛乱。第六队学生回校后举行

毕业典礼。此后,父亲担任黄埔第三期学生的招生工作,学生入校编队入伍训练,父亲调任少尉排长。同年9月,军校建立教导第三团,父亲任第一连中尉排长。lO月,参加第二次东征,在攻打惠州战役中,父亲身先士卒攻至城下,掩护左翼友团陈明仁突击连登上城头,全军士气大振,一举攻入城内。战后,陈明仁和我父亲都得到明令嘉奖。回校后, 父亲调任第三期区队长。l1926年父亲任第四期入伍生第三团十连上尉连长。7月,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二师六团二营少校副营长,参加北伐战争。在攻打武昌时,北洋军阀吴佩孚所部刘玉春、陈嘉谟负隅顽抗,战斗极为惨烈。父亲组织敢死队偷袭至城下,在攀登云梯时左腿中弹坠下。直到克城后打扫战场时,才被从死人堆里搜救出来,已是奄奄一息,经抢救死而复生。父亲尚未完全康复就带伤回队,因功升任第一师(刘峙)一团一营中校营长。不久即参加第二次北伐,转战豫、鲁。1929年春,父亲任第十师五十团上校团长,参加中原大战。l931年,任国民政府警卫特务团团长。

1932年1月,父亲任八十七师独立旅二团团长。“一二八”事变后,随师驰沪支援十九路军抗击日寇。在张治中将军指挥下,父亲配合宋希濂旅在庙行战斗中强渡蕴藻滨,攻克孙宝、西巷等要地,予日军以重创,立下战功。战后升任副旅长。l933年初,升任少将旅长。在日军进犯古北口,平津震动时曾奉命率旅驰赴北平(今北京)担任城防任务。

此后直至1937年,父亲历任三十六师(宋希濂)一O八旅旅长、四十九师(伍诚仁)副师长、八十三师(刘戡)副师长等职。1 936年l0月授少将军衔。

八年抗战胜利庆功

1937年“七七事变”后,大敌当前,国共两党捐弃前嫌第二次合作,进行全民抗战。十四军在军长李默庵率领下,奉命参加忻口会战。李默庵为左翼兵团指挥官,所辖八十三师配合第九军(郝梦龄)、晋绥军七十一师等部队抗击日军最精锐的板垣征四郎第五师团,血战十余日。

父亲时任八十三师副师长辅佐师长刘戡与敌鏖战,双方反复厮杀,阵地失而复得数次,敌我伤亡均极惨重。战后,全师官兵仅能勉强凑编一个营。九军军长郝梦龄和五十四师师长刘家琪均壮烈殉国。父亲亦旧伤复发加剧而入后方医院治疗,稍愈,奉命入陆军大学将官班第二期学习。结业后,任第五补充兵训练处中将处长,在湖南常德召募湘西抗战健儿,于1938年夏成立第四预备师,任中将师长。以后率师参加了武汉会战及阳新、钟祥、南障、白河、随州、枣阳、宜昌诸战役,屡立战功。1941年冬,任五十四军(黄维)中将副军长,随军由滇南移驻昆明。此间,黄维曾兼任昆明防守司令,父亲兼任参谋长 l944年5月,父亲奉派飞赴印度入美军驻印度战术学校学习。是年冬回国任军政部中将部员。

1945年8月, 日本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战,终于赢得最后胜利,举国欢腾,普天同庆!在国民政府回迁南京前夕,父亲设家宴与在渝的黄埔一期同学祝捷、饯行。我适获假从泸州回家探亲,也参与了家宴的操办。应邀赴。 宴的有:行政院劳动总局局长贺衷寒、军委办公厅厅长黄雍、铨叙厅厅长刘咏尧、宪兵副司令张镇、重庆卫戍司令部政治部主任郭一予,青年军二三师师长钟彬和军委各部门主管及各战区来渝述职的李岳阳、黄杰、桂永清、王叔铭、袁守谦、邓文仪、肖赞育、宣铁吾、陈大庆、李树森、李延年、潘佑强,另有胡靖安(黄埔二期)、方天(黄埔三期)、肖作霖(黄埔六期)等高级将领共三十余人。大家首先举杯,向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所有将士默哀,然后,大家频频举杯,共庆抗战胜利来之不易,共话当年黄埔同窗学习和浴血沙场的往事,共勉毋忘孙中山总理“振兴中华” 的遗训等等。1968年8月,父亲在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当年在山城的那次聚会,对海峡两岸咫尺天涯人为造成的隔绝深为隐痛,再三叮嘱我们兄弟姐妹,要亲密团结,互相策勉,为祖国统一和建设事业作出贡献,念叨着“祖国统一团圆日,家祭勿忘告我灵”,然后,安然长逝。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