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环保部开展沿江沿河化工企业污染隐患排查

2010年08月31日01:14东方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长达2个月的全国沿江沿河化工石化企业环境污染隐患排查大幕拉开。

“中央领导非常重视沿江沿河化工石化企业的环境问题,特别是距离饮用水水源地较近的化工石化企业要进行全面排查整治。”8月30日,环保部的一位官员对本报说。

8月27日的动员会议上,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做了排查部署。“行动从9月开始,9月17日至10月31日以地方及企业自查为主,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以各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督查为主,11月底前各地要完成排查整治行动并提交报告。”

排查行动负责人、环保部监察局局长邹首民告诉记者,排查范围包括所有在沿江沿河设立的原料及产品属于危险化学品的化工石化企业(包括取缔、关停及废弃的)以及原油、成品油、化学品等输送管线、码头及储罐区。

“此前,我们掌握的企业数据大概是40多万家。这次任务量很大,2个月时间也很紧。”邹首民说。

数十万家化工企业大考

2005年环保部首开环保风暴先河之后,仍不时针对具体行业刮起龙卷风。

邹首民说,根据此前污染普查的情况,全国共有化工企业40万家,现在具体数字可能有变化,但任务量仍然巨大。排查将结合原先情况,对照以前的污染源和石化风险、化工风险普查。

据悉,排查整治的重点是辖区内重要江河干流及其主要支流沿线的化工石化企业以及相对集中的工业园区;辖区内重要江河干流及其主要支流涉及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准保护区及上游的化工石化企业。

他介绍,“主要是督查沿河沿江的二级支流三级支流,沿海的污染企业也是排查范围,国家海洋局也有此行动。而对查出来的企业,地方政府会公布。”

此次环保部要求督查上述数十万家企业的六种情形:2008年以来审批的(包括国家审批)建设项目执行环境保护法律法规情况;沿江沿河的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源地保护情况;沿江沿河各类工业园区和化工石化企业排放废水污染物达标情况;沿江沿河取缔、关停以及废弃的化工石化企业处置情况;沿江沿河化工石化企业危险废物转移联单执行情况;沿江沿河化工石化企业环境应急预案制定情况。

比如,“无环评的一律停止建设;未经验收或验收不合格投入生产的,一律停产,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发现有化工石化企业,立即取缔,拆除;二级保护区内的违法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予以关闭。”

据了解,本次排查目的一是摸清沿江沿河化工企业情况,二是完善相关企业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关闭一批、整治一批、转移一批存在环境污染隐患的企业,此外还要完善《重点行业企业环境风险及化学品检查系统》数据库,逐步建立环境污染隐患的全过程监管机制和环境污染风险评估机制。

江河里的毒物

仅2010年1~7月,环境保护部就接报突发环境事件119起,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35.2%,其中涉及化学品的83起,占总数的70%。

尤其是近两个月以来,先后发生了中石油大连输油管道爆炸火灾事件、江苏南京金陵石化烷基苯厂丙烯输送管道爆炸、吉林市化工原料桶冲入松花江等多起突发环境事件。

有数据称,数万家的化工企业都集中在长江黄河边。绿色和平水污染项目主任武毅秀很关心长江里有多少毒物。

他们在重庆、武汉、马鞍山和南京采集了野生的鲤鱼与鲶鱼,发现鱼体内都不同程度地累积了有毒有害物质,包括有机化学物质和重金属。

其中有机化学物质主要包括全氟辛烷磺酸(PFOS)、壬基酚(NP)和辛基酚(OP)等;重金属则包括汞(Hg)、铅(Pb)和镉(Cd)。

武毅秀解释,“壬基酚(NP)和辛基酚(OP)被称为‘环境激素’,可导致雌性性早熟以及雄性精子质量下降、数量减少等性发育和生殖系统问题,在性早熟女童身体内检测到NP比其他儿童体内含量要高不少,而全氟辛烷磺酸(PFOS)会干扰内分泌,对生物免疫、神经系统和肝脏都具有毒性”。

她介绍,这些化学品被大量地用于工业生产之中。壬基酚和辛基酚是洗涤剂、纺织产品以及皮革涂饰中极为常见化学原料,而全氟辛烷磺酸则被广泛应用于纺织品、地毯、造纸、防水涂料、消防泡沫等产品中。

化学物质管理难题

欧盟要求在2020前完全停止向环境排放壬基酚(NP),2006年欧盟发布限令,未经许可,禁止在欧盟境内销售和使用全氟辛烷磺酸(PFOS);而美国环保署也有类似的计划,支持淘汰NP的使用,列入有毒物质清单等。但在中国,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监管措施。

中国官方发布的现有化学物质名录中收录了超过45000种正在中国被生产、销售或进口的化学物质,每年还有超过100种新化学物质在申报。

绿色和平曾有报告指出,迄今为止,对于名录中的超过45000种现有化学物质并没有管理方案出台,环境保护部也是最近才在污染防治司下设立了化学品处。

“中国的环保法律虽然很多,但执行力仍然不够,需要一步一步跟上,现阶段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持续性地严打。”邹首民说。

在邹首民看来,这一局面要求中国尽快建立更完善的化学品环境无害管理体系,包括尽快增加对当前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的认识,建立起针对有毒有害物质生产、使用及排放的管理制度。

武毅秀说,这种延时性的问题已经有很多历史教训了,比如DDT、氟利昂的使用,这一代人可能看不到它的后果,但后代却要去承担。

[责任编辑:champ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