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城管执法与商户起冲突 记者采访被要求做笔录

2010年08月31日02:01长江商报季冬我要评论(0)
字号:T|T

8月12日,蔡甸城管在执法时,与一收购废品的商户发生冲突,造成3名城管人员和在现场“打抱不平”的一对老年夫妇受伤。商户称,被城管人员强行带至办公室殴打逼迫下跪,以致自己的左耳膜穿孔。城管部门称,不存在将对方带至办公室一事。

昨日,本报记者前往采访时,被以扰乱办公秩序为由,要求接受城管人员询。

蔡甸警方介绍,目前警方已对城管执法纠纷一事立案调查。多人受伤属实,至于是哪些人动手的,因当日执法人员较多,已经做了大量笔录,目前仍在调查中。

城管执法起冲突老人“帮腔”被打

12日上午11时许,56岁的汉川人赵海清正在屋内拆卸废品。赵和妻子在蔡甸城区蔡甸村永固堤公路边开了一家废品收购站,已经营5年。

“20多名城管人员聚集在店外,将磅秤往执法车上抬。”赵海清见状连忙跑出来,想将自己的磅秤从车上抱下来。赵称,他抱磅秤时,有人掐他脖子,将其按倒在地,对其拳打脚踢。

62岁的街坊李启万称,他和70多岁的嫂子姚彩云实在看不下去,便上前劝说,询问城管执法为什么还要打人。

“他们就骂我老不死的,多管闲事。”李称,他曾用随身携带的擦汗用毛巾向城管人员挥舞,遭到了城管人员殴打。

后来,赵海清钻入执法车车底,他的妻子朱桃清也躺在执法车前,试图以此与城管抗衡,但很快被几名城管人员拉开。赵称,他被城管人员强行带到执法车上殴打。

“老人被拉到这里打。”昨日下午,赵海清的店斜对面,一副食店店主指着门前的血迹说,是隔壁做早点的人大声喊“救命”,村民才知道发生了暴力事件。

蔡甸村村主任李全喜称,当时,他和几名村干正在附近,听到喊声后跑过来,看见城管人员殴打赵海清,李启万上前劝说也遭打。“他们很凶,哪个劝说,就扬言打哪个。”李全喜说,他曾试图上前劝说,也被城管人员拉开。

事发后,姚彩云腿部被踢得青紫,李启万额头被踢开一道5厘米长伤口,缝了10针。

城管答复——

“是他们打人,我们始终保持克制”

昨日,蔡甸区城管局直属大队大队长肖玉红说,赵海清占道经营已被武汉市通报,要求整治,“远城区排名,7月份蔡甸由第一名退到了第四名。”大队曾下发了整改通知书,但对方不理。

肖说,当日执法暂扣磅秤后,赵海清阻拦抢夺,其妻子躺在执法车前,李启万手拿湿毛巾猛力抽打执法队员,其哥嫂、侄儿等也冲出来,围住执法人员后撕扯、谩骂、殴打,两名队员被打倒,多处轻伤,协管员陈某被利器击伤,满脸鲜血,后缝了5针。

肖称,是赵海清等暴力抗法,城管执法人员始终保持了冷静、克制,没有动手打人。

强带人至办公室逼当事人下跪?

赵海清称,他和李启万被城管人员强行带到了城管局执法直属大队后,他被两人带入一间办公室。

“蹲下!”“给老子跪下!”赵海清回忆当天的情形说,在办公室内,一名城管人员坐在他对面沙发上,一人站在他旁边,先是让他蹲下,后又要其下跪。

“我不跪,站着的人就用拳头打我。”赵海清称,被打得实在受不了,他只好跪下来。

李启万也称被强行带到了城管直属大队办公室,因有人及时制止,没有遭到殴打。

据介绍,事发后,蔡甸公安分局蔡甸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前往现场处置时,城管人员已经离开,警车就载着李启万的侄儿李全华、朱桃清等人来到城管直属大队。此时,李启万和赵海清站在大队门外,身上多处有血迹。

受伤后的赵海清在蔡甸医院住院10天才出院。

昨日,一份蔡甸公安局出具的法医鉴定,证明赵海清除多处软组织挫伤外,左耳膜穿孔。

城管答复——

“是他们自己抓着队员衣服上车的”

肖玉红称,城管无权带人到办公室,要带人也只能是带至派出所。关于赵海清等人所说的“强行带至办公室”,“是不可能的。”至于逼当事人下跪,更是不可能有的事。

此次执法行动是该大队杨姓副队长带队的,他称,赵、李是自己抓着城管队员衣服不放才上车。到了大队门口就下车,只在门口说了几句,没有进办公室。记者问“是跟谁说”,杨又称是赵等跟别人,与城管无关。

“究竟有没有被强行带至办公室,并勒令下跪?”昨日下午2时许,记者随赵海清等来到直属大队。

一进大队大厅,赵海清就指着挂有“执法二中队”牌子的办公室,径直走了进去,称当时就是被带到这里的。在办公室,赵介绍事情发生的过程,情绪激动时突然下跪在地,称当时城管就这样要求他“跪在地上”。

就在此时,一伙城管人员冲了过来,阻止记者拍照,要求删除照片。后来,肖玉红赶到,将记者带到了大队长办公室。

肖等人拨打电话报警,称记者扰乱了办公秩序,让人在大队办公室“下跪”并拍照,损坏了城管形象。

蔡甸公安分局和蔡甸派出所民警相继赶到,一民警了解事发经过后,明确表示“记者要求当事人下跪,可能性不大。”

民警说,记者有自己的职责和职业道德,城管也有工作职责,让双方协商。

因另有采访任务急需离开,记者当着城管人员面删掉了拍摄的照片。但是,肖玉红等人要求记者交代采访出于什么目的,为什么要拍照,为什么会跟赵海清等人在一起,声称“我给宣传部及你们总编打电话”。

一名城管人员拿着笔和材料纸,要求记者接受询问。在采访的一个多小时内,采访车驾驶员开着空调在车内休息,竟被一伙城管人员要求关掉空调。记者离开时,又遭到了近10名城管人员的阻拦。记者拨打110报警后,才让采访车离开。

[责任编辑:champ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