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记者暗访代孕公司 代孕女来自异地分八个等级

2010年08月30日11:51新安晚报周晔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暗访代孕公司 代孕女来自异地分八个等级

代孕公司的代孕妈妈们

■地下调查

代孕公司

“在合肥有代孕公司疯狂敛财,只要签订了合同就要交数万元的定金,还有一些外地来的代孕女就在合肥,你们可以去调查调查。”近日,一名神秘男子给记者打来电话道出了这一惊人的消息。代孕,这个往往被与神秘和金钱交易联系在一起的名词,竟然会出现在我们身边?究竟是谁在组织着这样的交易?记者决定深入展开调查。

■接触

为了不引起怀疑,记者并没有拨打爆料人所给的联系人号码,而是在这家公司的“得福代孕网”上注册。记者看到,网页上有“合肥代孕”的字样。

该代孕网上的文字表明,对于“应征”的代孕妈妈,该公司要求在32岁以下,158CM以上,身体健康,无遗传疾病基因,无流产历史,无深度近视,生过一个健康小孩的离异女性优先,“严格拒绝风月场所从业女性和社会混混女”。

网站还注明了代孕妈妈“纯补偿”在5万元至12万元以上不等,纯补偿指的是除去孕前工资、孕前生活费、房租、身体检查费、生产费等相关代孕支出费用后的净现金补偿。

记者随后加了网页上所留联系QQ号,自称要替老板找代孕妈妈。对方介绍,他们一共有8个级别的代孕妈妈,按照学历、长相、身高等进行区分。对方还强调,“我们是非常正规的代孕公司。”

该网站称:“本站为了更大更快地发展代孕事业,现面向全国设立办事处,招办事处经理若干。”记者就此询问对方在合肥是否有办事处,该工作人员称:“这个不便介绍,我们在确定你老板需要代孕的情况后,再进行沟通。”随后记者表示,将会让老板亲自和他们联系。 贺媛媛

本报星级记者 周晔

代孕女分八个等级

■爆料

合肥也有代孕窝点

“在合肥就有代孕窝点,但是他们经常换地方,现在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8月23日上午,一名神秘男子拨打了本报记者的电话,据他介绍,代孕妈妈们是今年年初来到合肥的。

记者询问该男子是如何知道这些信息的,他只是说:“你别问那么多,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将在合肥的代孕公司中介人的电话给你。”随后,他将一个130开头的电话号码报给记者便挂了电话。

当天下午,记者又拨打了这名爆料人的电话,经过一番交流之后,他告诉记者,他是福建人,一直在合肥做生意,和爱人离婚后一直生活在合肥,现在希望通过代孕的方式生个孩子。

据他介绍,他早就通过新闻和网络了解了代孕的情况,但是那些代孕公司不是在广州、深圳,就是在北京、上海。“到外地害怕上当受骗。”这名男子说,今年年初的时候,他联系了一家叫“得福”的代孕公司,该公司称他们已经在合肥设了代孕点。

10多个女子随便挑

据爆料人介绍,“得福”在合肥设的点实际上是广州总部的办事处。他通过网上报名后,对方在广州的工作人员不断和他在网上沟通联系,一共给他看了10多个女子的资料信息,包括照片、学历、身高、年龄等等。在挑好人选并确认采用人工授精的方式进行代孕后,广州总部让合肥这边的负责人和他联系。

今年3月份,他和在合肥的一名姓张的40来岁的女子联系上了。不久后,这名张姓女子带着他来到了琥珀山庄小区,在一套三室一厅的房间里,一共有四名女子。“其中有两名女子已经怀孕。我挑选的那名女子也在其中。”在和这名女子聊天之后,他和这家代孕公司签订了一份非常详细的合同,并提前预付了数万元的费用。

爆料人介绍,根据这份代孕合同,包括生活费和代孕费,他共需要支付34万元,并先支付4万元作为基本费用;受孕成功后,再交付5万元,之后每一个月要交付1万元;等孩子出生后,再将剩下的钱支付完毕。据他介绍,在付完4万元后,他意外获悉,和自己同居的女友已经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当我要求退款时,联系人不同意,后来干脆没了踪影,琥珀山庄那边的人也搬走了。”

■地下代孕公司调查

花50万

记者联系多家代孕公司,发现他们在肥代理点都是同一家

合肥究竟有没有代孕窝点?为了弄清真相,记者决定做两手准备,一方面记者继续扮成“客户”,要求得到代孕服务;另一方面记者让一位朋友应聘“代孕妈妈”。

代孕公司详问个人信息

8月25日中午,记者以“老总”的身份拨打了一家代孕公司的电话,自称曾让手下和该网站联系过,想找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子来代孕。

该工作人员自称是该公司的站长,这名站长详细向记者介绍了他们的代孕方式收费标准。据介绍,代孕一般分为人工授精、试管婴儿和同居受孕三种,价格都不一样。

当记者询问如何支付费用和确定代孕妈妈时,她说需要到广州当面沟通。不过当记者表示,近期可能没办法抽出时间,而且也觉得很麻烦,可否来合肥洽谈,该站长表示如果愿意,他们在合肥也有办事处,可以和记者联系。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记者称,“请让合肥办事处的人直接打我手机。”

8月25日晚,一名女子打来电话称,她是该代孕公司的合肥办事处的,希望能够进一步了解记者的详细情况。

“因为我们这个行业还不被社会认可,走在边缘,所以我们也要知道你的详细情况。”这名女子说。随后,该女子要求记者上网聊天,并将姓名、身份证、相片、所在公司等情况一一告知,不过记者表示,不希望让人知道自己找人代孕,所以公司情况不便告知。随后,记者将身份证等信息在网上传给了她。

该女子表示,他们将通过核实后,再和记者联系。

记者了解到,代孕公司招募来的代孕妈妈都来自异地,这样是为了方便控制和掌握,同时也能够保证业务的开展。

8月27日早上,记者给合肥的女站长打去电话称,希望能够找一个条件非常好的女子代孕。女站长称,要见到代孕女,必须要先期支付5000元,因为她们要从外地找来代孕妈妈。“这些代孕妈妈都是在全国各地经网上报名的,有条件好的,也有条件差的。”

记者随后表示,“价格方面都好商量,只要真实可靠就行,老实说,我现在还是怀疑你们的真实性,骗了一点小钱不要紧,关键问题是这侮辱了我的智商。”记者提出必须知道合肥是否确实存在着这样的正规代孕公司。

女站长解释说,如果客户要看到代孕妈妈,必须要让代孕妈妈从外地赶到合肥来,这当中都需要费用,所以先期不付钱的话,公司无法运转。

记者说,“你们之前也应该有代孕妈妈,我需要看看这些人,然后才能够判断真实性。只要我见到这些人,我立刻就花钱。”

记者在电话中感到女站长比较犹豫时,立即就说道,“我需要的是最好的代孕,你们一套下来多少钱?”该站长介绍,如果是同居代孕需要支付给代孕公司30万元,另每个月支付2000元的伙食营养费用。如果不想麻烦,选择第八个级别的代孕妈妈,并且所有问题由代孕公司负责,则需要支付50万元的高级代孕套餐就行了。记者随后表示:“那就定这个50万元的。”

看到记者如此爽快,女站长表示,想和记者约见一面。为了显得不那么着急,记者随后告诉女站长:“我下午公司都比较忙,明天(8月28日)正好是星期六,就星期六见面吧!”

贺媛媛 本报星级记者 周晔

记者“选中”50万元套餐

想看代孕妈妈先交五千

为了多找几条线索,记者在网络上点击“合肥代孕”,找到两家代孕网站:“福家代孕公司”“AA69代孕集团”。

记者和这两家代孕公司的站长分别在QQ上聊天,当记者询问他们的服务时,他们都表示比竞争对手服务要好。最后记者称不想到外地去,可否只在合肥代孕。他们竟然都表示,他们在合肥有自己的办事处,并尽快让办事处的人和记者联系。

8月26日下午,最早联系记者的那名女站长给记者打来电话。“你提供的资料是真实的,我们也觉得你很有诚意。”该女站长一边笑着说,一边问记者:“你是否和多家代孕网站联系了?”

记者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位女站长告诉记者,“我也就是个二道中介,负责给他们做具体事情,然后拿提成。在合肥的代孕点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如果你不想出合肥找代孕的话,只有找我。”

在记者的询问下,她告诉记者,她是广州人,姓刘。当记者提出要到代孕点看看时,她称要见这些女子或者到代孕点来,必须要交5000元定金。“我们也怕遇到记者或者代孕者的亲人,这个很麻烦。”

只能挑选外地代孕妈妈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代孕机构,记者让朋友小玲(化名)帮忙,在得福代孕公司的网站上注册,并应聘网站的“代孕妈妈”,随后便与站长取得了联系。

在QQ上,站长提出,需要联系方式、正面照片、身份证号码。随后,小玲将自己的照片、身份证、学历、联系方式等信息传给该站长。当得知小玲“长相不错、学历较高”时,该站长提出视频聊天,希望看到真人。

该站长还说,可以立即联系宁波的一位客户,这个客户40来岁,在宁波做生意,一直希望找个条件非常好的代孕妈妈。

“你条件不错,待遇方面都会不错的。”该站长说,代孕期间,每天都会有工资,每月生活费用是2000元,而且还包住。

小玲提出,自己在合肥,不希望到外地去,希望在合肥找一个代孕的客户。但该站长称,为了隐私也为了安全,他们公司要求所有的代孕妈妈必须在外地代孕,本地客户不可以挑选本地的代孕妈妈。

当天晚上,一名女子给小玲打来电话称,照片被广州的一老板看上了,“希望你能够来广州一趟,如果你愿意,我们将为你买好机票。”

当小玲询问当代孕妈妈的待遇时,该站长称一客户愿意出价,如果是同居受孕将给她20万元。小玲表示不愿意同居受孕时,该站长称其他代孕方式也可以。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小玲不断接到该站长电话。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