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当代 > 正文

考古之痛:明定陵发掘的凄惨教训

2010年08月30日09:16南方都市报田志凌 李昶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定陵发掘之后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帝王陵不能随便挖。从这之后就定下规矩,坚决不动帝王陵。”王仲殊说,现在地方上为了发展旅游,都希望发掘王陵获得旅游资源,更需要不断重申这一结论。

  1960年

  痛定思痛的明定陵发掘

  中国的考古学,从1921年安特生发掘周口店遗址开始算,至今也不到一百年的历史。在王仲殊进入考古所的时代,这个稚嫩的专业刚刚起步,基本没有什么中国考古的书可看。“当时梁思永先生要我读的三本书,分别是尹达的《中国新石器时代》,吴金鼎的《中国史前陶器》和尹达的《原始社会》。因为日本考古学比我们早,书多,我还看了一些日本的书。”

  上世纪50年代初,夏鼐看到国外的资料说,国际上开始使用碳14来测定文物的年代。夏鼐立刻想考古所也要掌握这门技术,但苦于没有相关的人才。然而机会还是来了。1957年反右运动中,中科院物理所的仇士华、蔡莲珍夫妇被打成右派,面临下放劳动。夏鼐听说此事后找到他们的老师钱三强,鼓动他们来考古所。“夏鼐对钱三强说,如果到农村去就浪费了。咱们考古所跟政治关系不大,右派来也可以照样工作。”

  钱三强同意了。1958年下半年,仇士华夫妇来到考古所,开始根据国外的书籍和资料研究碳14技术,建立碳14实验室,并在1965年获得了第一批测试数据。中国考古学在技术考古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个实验室后来曾为“夏商周断代”提供了重要依据。

  1956年,时任北京市市长的吴晗联合郭沫若等人,力主发掘明长陵,遭到郑振铎、夏鼐等的反对,认为帝王陵不能随便挖掘。但最后由周总理批示同意,决定先试掘明万历皇帝的定陵。

  这一年5月,王仲殊跟着夏鼐一起去定陵考察。他们发现在宝城西南边的砖墙上似乎有一条裂缝,怀疑这里是墓门所在。大家爬到顶上一看,在裂缝的上端有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刻着“隧道门”三个字。后来考古队就从这里开始试掘,果然是一条隧道。

  1958年,在夏鼐亲自指导下进行的明定陵发掘,历时两年多顺利结束。清理地下玄宫时,夏鼐强忍病痛坚持工作,事后病休五个多月。

  定陵是新中国第一座经国务院批准,有计划、有组织、主动发掘的帝王陵墓,出土了大量珍贵的丝织品、玉器、金器等文物。然而,由于技术水平落后,无数奇珍异宝无法保存,发掘的丝织品变硬腐化,三口金丝楠木精制而成的巨大红漆棺椁以及万历帝后的尸骨也在“文革”前后被红卫兵和革命干部遗弃及毁坏。

  痛定思痛的郑振铎和夏鼐上书国务院,请求立即停止再批准发掘帝王陵墓的申请,周恩来总理批准了这一申请。不主动发掘帝王陵从此成为考古界的一个定规。

  “定陵发掘之后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帝王陵不能随便挖。从这之后就定下了规矩,坚决不动帝王陵。”王仲殊说,尤其现在地方上为了发展旅游,都希望发掘王陵获得旅游资源,更需要不断重申这一结论。

  “文革”开始后,夏鼐被打倒,下放到河南干校改造。王仲殊作为“没有问题”的幸存者留在考古所,实际主持了“文革”期间考古所的工作。“当时几乎各种研究机构都停止了工作,但周总理认为考古所还是有用的。所以三分之二的人都下放了,留下三分之一留守。我就成了留守人员里的领导,那个时期我的心情比较郁闷,还犯了颈椎病。”

  1968年5月,河北满城县一支工程兵部队在开凿穿山隧道时,发现了一座古老的汉墓。郭沫若向周总理写信,推荐委派考古所的王仲殊、卢兆荫和王子明三人前往发掘满城汉墓,王仲殊任考古队长。毛泽东、周恩来亲自批示,郭沫若直接指导发掘。

  由于墓洞内极为阴冷潮湿,身上穿的军用棉大衣过一两个小时也会变得湿漉漉的,在洞内连续工作十多天后,王仲殊的关节炎和颈椎病终于严重发作,不得不回北京治疗,由卢兆荫继续负责具体的发掘工作。

  考古所先后投入十多位考古专家参与满城汉墓的发掘工作,经过卢兆荫等人的考证,这座古墓就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夫妇的墓,墓中出土了两套完整的汉代金缕玉衣,为世界首见,轰动中外。此外,“长信宫灯”和“错金博山炉”文物的考古价值也极为珍贵,为研究西汉时期的政治、军事、文化和科学技术,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