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伊春客机失事 > 正文

遇难者遗体由家属认领 29伤者转三省市治疗(图)

字号:T|T

遇难者遗体由家属认领 29伤者转三省市治疗(图)

昨天下午,从坠机现场出来,悲痛的家属瘫倒在回程大巴上。

遇难者遗体由家属认领 29伤者转三省市治疗(图)

昨天下午,伊春林都机场,家属在雨中凭吊遇难亲人。

伊春空难发生后近百小时,41名遇难者与家属的DNA比对,有了结果(另有一名遇难者的家属未能赶到伊春)。遗体认领工作随即启动。

截至昨晚,已经有20名遇难者的遗体获亲人认领。杭州遇难者吴慎重的遗体,也已由家属认领,其妻当场昏厥,送进医院抢救。

连日晴朗的伊春,在遇难者和亲人相见这天,流泪了。

瓢泼的大雨倾斜而下,从下午2时一直持续到夜晚8时。

相认

41名遇难者身份确定

20具遗体获家属认领

“终于有结果了,这四天比四年还长。”遇难者姚铁强的父亲姚洪久,在第一批认领遗体的亲属之列。

听到要认领自己儿子的遗体,老人身体有些颤抖,嘴角哆嗦着。

昨天,“8·24”空难的42名遇难者中,已有41人完成与家属的DNA比对。这也意味着死难者的家属认定工作开始,苦等煎熬4天的遗体认领工作也随即展开。

空难后,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接受遇难者和家属的DNA比对任务。

“父母、妻子和孩子是主要核对者。”一名参加比对的民警说,但由于遇难者家属无法集中,比对工作进度缓慢。

“一个错了就会错两个,我们不能再给他们造成第二次伤害。”这位民警说。

上午9时,空难遇难者的遗体认领在北山殡仪馆展开,截止到下午6时,已经有20名遇难者遗体由家属认领。

“14号”遇难者:吴慎重

悲痛吴妻昏厥送医院救治

下午2点,杭州遇难者吴慎重的妻子接到通知:“到北山殡仪馆认领亲人。”

“这么快,家属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吴的亲属一行8人闻讯,情绪激动。他们说,吴是26日下午做的DNA比对,结果出来得比想象中快。

吴年过七旬的老母亲颤抖着,让子女扶自己站立起来,就要往外头走,去见儿子最后一面。

“虽有思想准备,但还是很难受。”随行照顾的3个杭州市物价局人员希望说通老人和孩子不要前往,“老人家肯定受不了。”

最后,在与家属商议并征得同意后,大家决定送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孩子去殡仪馆,但不见尸体。老人家同意了。

2点35分,瓢泼的大雨洗刷着车窗,载着亲属的客车缓缓驶进殡仪馆。按照程序,首先是确定家属身份,然后核实尸体的号码。

“14号”是你家亲属,工作人员提供了信息。每个遇难者只允许有5人参加认领。最后,经过商量决定由吴慎重姐姐、姐夫、妹妹、妻子和杭州市物价局董处长参加。

还没有走下殡仪馆的台阶,吴妻因为悲伤过度,一下瘫倒了。现场的救护人员迅速抢救,又是掐人中,又是轻拍后背。

面目全非的亲人遗体,还是让吴妻不能接受,她再次昏厥。赶来的医护人员迅速将她送到伊春人民医院救治。

住院治疗了2个小时后,吴妻才渐渐恢复意识。

哀悼

亲属坠机现场凭吊

“苍天为离散亲人流泪”

“苍天有眼呀,知道我们失去了亲人。”泥泞的草地上,遇难者李磊的弟弟扶着年迈的父亲,沿着机场尽头的跑道,一直往前走。年迈的父亲已经看不清表情,悲痛地将头埋在儿子胳膊间。

这一幕,发生在昨日下午3点。

小李说,父亲一直在自责,是他害了孩子的命。如果不是赶着来参加妈妈的葬礼,不是为见母亲最后一面,不会遇上这场灾难。

李妈妈在睡梦中突患脑溢血,送到医院两个小时后离世。大儿子李磊接到母亲去世的噩耗,连夜从云南乘机赶回,却在家门口遭遇空难,走了。

一下失去两个亲人,老父亲已经2天滴水未进。

走在这对父子身后的,还有10多个遇难者亲属,队伍稀稀落落地一字排开。

遇难者家属在事发的伊春林都机场现场凭吊亲人。

没有雷声,雨线从乌云处滑下,撑起的雨伞下,打湿的衣服贴在身上。

山谷间除了悲痛还是悲痛。

一叠黄纸、一沓冥币,在逐渐变成黑色后,化作亲属为遇难者送去的哀思。

哭声一片,悲痛一片,都因那场空难。

孝子偕未婚妻探病父遇难

亲属想为他们完婚后下葬

昨天,遇难者刘玉苗的大姐刘玉娇哭着说,她和家人希望按照黎族的风俗,“为二妹与妹夫魏超举办婚礼后合葬”。

20多个小时昼夜兼程赶到伊春,刘玉苗的父母、姐妹与刘玉苗未婚夫魏超的母亲刘瑞凤见面,哭声在伊春光明商务酒店三楼都能听得到。

刘玉苗,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人,今年26岁。这次,她为了探望未婚夫魏超患重病的父亲,专程从海南飞到伊春,不想小夫妻遭遇空难双双遇难。

刘玉苗在广东会计专业毕业后,就一直在外面打工,先后做过电脑打字、收银、财会等工作,每月开支的钱也大都用来贴补家用。最小的妹妹考上卫校后,都是她省吃俭用供妹妹读完中专。

一年多前,玉苗与魏超相识相恋。

刘玉娇说,“魏超是个很豪爽的东北小伙子,见父母时,姐妹们逗他,我们这里有个习俗,相中我们黎族姑娘,必须要吃下家里制作的酸菜。酸菜,可不是东北腌制的大白菜那样酸中带甜的滋味,而是将牛肉、猪肉与米饭掺到一起,经过发酵而成的一种食品,带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一般人初次食用都难以下咽。可魏超说,我喜欢玉苗,别说是酸菜,就是别的什么我也照吃不误。

“对于他们的婚事我很赞成,并在心里把魏超当成了我的女婿。我舍不得女儿离我太远,魏超就决定在海南买房子安家,我也同意他们尽快完婚。哪想到二人在空难中都不幸遇难。”眼泪不住地从母亲刘彩霞脸上滚落。

为了完成玉苗的心愿,家人决定在确认两人的遗体后,帮他们认真整理遗容,穿上婚纱、礼服,在伊春为他们举行一场迟来的婚礼,之后将他们安葬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永远相亲相爱。

进展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成立

组长严批“坠机事故暴露问题极其深刻”

昨日上午,国务院“8·24”特别重大飞机坠毁事故调查组在伊春成立,国家安监局副局长梁嘉琨任组长。

“这是一起惨痛的空难,坠机事故暴露问题极其深刻。”他在会上严批事故。

调查组对空难事故的认定、处理负责。成员来自国家安监局、监察部、民航局、全国总工会、公安部、国资委、黑龙江省政府等多个部门,下设技术组、管理组、综合组和专家组。

梁嘉琨说,事故调查组的原则是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要依法依规,实事求是,注重时效,做好下一阶段的事故调查工作。调查结果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要对遇难者及家属和社会都有交代。赔付问题上,要本着既依照标准、更要面对现实、确保稳定这样一个思路,尽快进行。

他也强调,民航系统应深刻吸取“8·24”坠机事故的教训,要举一反三,认清当前民航面临严峻的安全形势,严格落实安全责任制,严格控制飞行总量。要把这次事故的教训迅速传达到每一个飞行组,严把飞行的准备关,严格落实规章标准和运行规范,安全检查绝不能走形式。

对于坠机事故暴露出的问题有哪些,梁嘉琨没有具体展开说明。

深航慰问“所有错都是我们的错”

家属每户获生活补助1万元

记者从河南航空善后处理人员处获悉,河南航空公司已决定向“8·24”坠机事故遇难者和受伤家属发送生活补助,标准为每个家庭1万元。

记者了解到,河南航空目前正在会同有关部门积极研究理赔方案。在理赔方案出台之前,公司紧急拨付一笔资金,作为受伤旅客和遇难者家属在特殊时期的生活补助费用。

昨晚,深圳航空公司副总裁宋向阳挨家慰问遇难者家属。在泰昌宾馆杭州遇难者亲属吴慎重的母亲面前,他一再表示道歉。

面对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他有些沉重:“所有的错都是我们的错,任何语言都苍白。”

随后,他送上1万元生活补助款,希望亲属节哀。

5个儿童伤情紧急

29个伤者转三省市治疗

伊春转送至哈尔滨治疗的15个失事飞机伤员中,有5个儿童伤员情况紧急,其中4人属于呼吸道中重度烧伤,未来48小时为危险期。目前,在哈医大一院救治。

哈医大一院副院长王永晨说,飞机上的5个儿童伤员全部被送往重症加强治疗病房(ICU)。这些孩子的情况用通俗的话来形容属于“内伤”,尽管个别孩子能够说话,看上去外部烧伤也没有那么严重,但由于是呼吸道中重度烧伤,呼吸道被破坏,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昨日,哈医大二院称转入该院的一个伊春空难重症伤员脱离生命危险。

伤者为58岁男性,入院时诊断为复合伤:闭合性胸部损伤、多根肋骨骨折、膝关节损伤、血胸、头部有轻微脑损伤,有短暂记忆缺失,病情较重。

截至昨日,29个空难伤者已转赴3地救治。其中,17人乘专列被送到哈尔滨,10人乘飞机到北京,2人被送至广州接受治疗。

据伊春媒体透露,这些伤者来自北京和广州,家属赶到伊春后向有关部门提出想回家治疗的要求。同时,部分伤者病情出现恶化,而伊春医疗条件有限,所以决定将伤者送出接受更好的治疗。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