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伊春客机失事 > 正文

伊春警方就扣留采访空难记者公开道歉(图)

字号:T|T

伊春警方就扣留采访空难记者公开道歉(图)

有关新闻工作者聚集在伊春市惠群酒店,打出了“警察不能随便抓记者!”的口号抗议

伊春警方就扣留采访空难记者公开道歉(图)

28日,家属在事发现场哀悼死者后,坐大巴车驶离机场图据IC

“我刑警出身,是个粗人,希望文化素质较高的记者们能够理解。”

——伊春公安分局一局长

警察警戒线外扣留两记者

前日上午,在伊春市殡仪馆附近,连续发生四起记者被扣留事件,涉及记者3男1女。《华商晨报》记者王瞬天是第一位被警方扣留的记者。

这位摄影记者介绍,上午10时,他正在殡仪馆附近寻找采访对象,未拿出相机。大约10时30分,警方在殡仪馆周边拉起警戒线,王瞬天见状退出线内。就在此时,两三名警察涌上来,没多久自己就被反扣双臂,按着脖子,将其塞进警车。

“他们问我,是不是记者,我说是。”王瞬天在车上询问扣留原因,对方称“抓的就是记者”。

与此同时,距殡仪馆警戒线30米外的《法制晚报》记者王南也成为警察的目标。

“有人喊,把这个记者也抓起来。”王南回忆说,喊声过后,三四个警察冲下车,把自己塞进了警车。

“我们被塞进警车后,被带到了朝阳路派出所。”上述两位记者说,在派出所内,他们被限制在一间小屋子里不许出来。

另两记者殡仪馆内被扣留

正在殡仪馆内采访的《第一财经周刊》一名男记者和北京《法制晚报》一名女记者,也被警察扣留在殡仪馆办公楼内。《第一财经周刊》被扣留记者回忆,当时他正在采访,两名警察走过来确认其记者身份后,就搀扶着他,走进了殡仪馆的一栋二层小楼,把门口堵死,不许其离开。被扣留的《法制晚报》女记者认为,警察这样做,可能是担心记者与遇难者家属接触。

宣传部部长称是误会

得知4名记者被扣留后,在当地采访的十余家媒体记者向公安局反映情况,有记者在雨中举牌要求警察对无故扣留记者一事给予说法。约五小时后,伊春市有关领导就此事道歉。

针对记者被扣留一事,伊春市市委宣传部部长华景伟说,这是误会。

华景伟解释说,空难调查小组规定殡仪馆不许采访,且此规定下达较快,他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媒体记者,所以造成记者接连被扣留。

公安分局局长自称粗人

华景伟发言过后,宜春市公安局伊春区分局一崔姓局长向在场十余家媒体记者道歉。

“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在这次事件中受委屈的记者表示歉意。”崔姓局长说,发生这次不愉快事件,谁都不愿意看见,“我刑警出身,是个粗人,希望文化素质较高的记者们能够理解。”

“刚刚发生过‘8·16’爆炸,又来了‘8·24’空难,连续工作的警员,包括我在内,心情都难免有些急躁。”他保证说,今后此类事件将不再发生。

□新闻背景

依法行政支持媒体曝光

8月27日,在国务院召开的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强调,要健全行政监督体系和问责制度,要更加重视人民群众和社会舆论监督,要支持新闻媒体对违法或者不当行政行为进行曝光。

前日,在伊春市殡仪馆附近,接连发生四起采访记者遭警察扣留事件。事件发生后,在当地采访的十余家媒体记者,要求警方释放4名记者。两个小时后,被扣记者重获自由。随后,伊春市宣传部门和警方已就此事公开道歉。

□航空意外险

出行意外险咨询升温

航空意外险销售增加三成

本周,伊春的空难、菲律宾的劫持人质再次为人们的出行安全敲响了警钟,在即将到来的“十一”黄金周出行前夕,多家保险公司的意外险咨询人数大幅上升,很多市民开始关注如何购买适合自己的保险。中国保监会网站数据最新显示,“8·24”坠机事故遇难人员中已确认有35人在20家保险公司投保了人身险,预计赔付2543.98万元。最大单笔理赔金额为460万元。

记者了解到,此次空难的理赔保险主要来自三个险种:航空意外险、终身寿险、企业团险。航空意外险是此次理赔最多的一个险种。这两天,航空意险的购买量上涨了30%。

南宁机场825后续

南宁机场澄清飞机偏离跑道致机场关闭报道

飞机偏离跑道最远1.4米

8月25日,南宁机场发生一起飞机在降落滑行过程中左主轮偏离跑道的事件。该事件未造成人员伤亡和重大损失。事件发生后,南宁机场迅速启动应急程序,及时修复受损灯光,妥善处置了“8·25”事件,并就事件的发生对民众进行了认真解读。

按民航标准未构成航空事故

据了解,8月25日,某航空公司EMB190型号机执行西安-南宁-海口航班任务。10时43分,使用南宁机场05号跑道降落。在降落滑行过程中航空器左主轮偏离跑道,进入草地,后修正滑回跑道,自行正常滑行到停机位,旅客正常下机。10时45分,南宁机场接到民航广西空管分局塔台通知后,立即由机场修缮公司上跑道进行检查,并按规定将情况报告了民航中南管理局,同时启动应急抢修程序。经检查发现,有6盏跑道边灯、2盏滑行道边灯、1个隔离变压器损坏,道边有泥土、碎石、灯具碎片等物品。为了不影响飞行,机场集团组织人员冒着大暴雨对机场跑道进行清理,并对受损灯光进行抢修。在清理工作完成,受损灯光修复后,南宁机场恢复正常运行。

经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调查组初步调查,某航空公司EMB190型号机只有左主轮偏离跑道,进入草地,最远离跑道道肩1.4米,前轮和右主轮未偏离跑道;无人员伤亡,航空器机轮受损,机场跑道边灯6盏、滑行道边灯2盏、隔离变压器1个受损,排除了机场保障责任原因,按民航相关标准未构成航空事故。

对媒体误读有必要进行澄清

南宁机场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民众对民航行业专业特殊性不甚了解,对媒体在8月26日的相关报道与事实存在下列误读,有必要予以澄清:

误读一:将“飞机机头往左滑出跑道两米多”理解为飞机已经滑出跑道。而此次事件真相为:飞机在落地滑行过程中只有左主轮偏离跑道,进入草地,最远离跑道道肩1.4米,前轮和右主轮未偏离跑道。更谈不上是“飞机滑出跑道”。

误读二:将“机场启动应急救援预案”的报道误认为机场因重大事件而全面启动紧急救援预案。事实上,当时南宁机场只是按规定启动应急抢修程序,进行更换跑道边灯。由于事件本身没有发生人员伤亡和设备重大损失,所以并未启动机场方面应对重大事故的“应急救援预案”,当时机场调出的消防车是为了清洗跑道之用。

误读三:将“机场采取临时关闭措施,不允许飞机起降”。理解成关闭机场。而事实是,南宁机场没有因此事件关闭。机场关闭需发航行通告(NOTAM),在整个处理过程中,并未发布航行通告。只是由于同时受本场暴雨天气及航路天气影响,航班不能正常起降,空管部门采取了临时性流量控制办法,有1个国航CA1763杭州经长沙至南宁的航班备降桂林机场,3个航班本场等待。

□业内分析

伊春空难绝非偶然

圈地热致机场安全堪忧

分析家和行业人士尖锐地指出:伊春空难并非是偶发的灾难事件,其实是中国民航业发展抵达顶峰之后的产业悲剧。

民航掀起“圈地热”

据介绍,2009年和2010年,民航业大事不断:东星航空破产、奥凯易主、鹰联航空与深航改制。自去年以来,河南航空、河北航空、天津航空、成都航空、昆明航空、北京首都航空等多家地方航空公司相继成立。

不久前,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一席话,印证了中国民航业再次掀起地方航空“圈地热”。民航局上半年接待了40位省级和多位地市级领导,商谈地方民航发展。

分析家的观点是:一些财大气粗的地方政府为了政绩、招商需要和拥有空中交通通道的满足感,并不在乎地方机场是不是只有一架或两架孤单的飞机停着或飞着。以河南航空为例,该公司仅有5架飞机,1架在广西,1架在东北,3架在河南。“河南政府在伊春空难之后第一时间撇清自己和航空公司的关系,由此可见一斑。”

空难为“豆腐渣”埋单

安全运行两千多天的中国民航业,正在迅速发展和扩张。“其间出现的航班问题对人们的惊吓,早已被湮没在新闻里面,被人忽略。”分析家说,“我们鲜见航空安全方面的传播,充斥媒体的是航空巨头优良的业绩、扩张的规模。”但是,近两年航空业多次发生飞行员罢飞等事件,已经说明民航业内部机制和整体行业环境到了该梳理的时候。

中投高级顾问黎雪荣认为,国内支线机场建设存在相当严重的问题:支线机场普遍处于亏损状态,普遍存在资金短缺,需要依靠政府补贴支撑。更为致命的是,安全基础相对比较薄弱,管理理念和管理水平也有待进一步提高。国内民航业安全方面出现“豆腐渣工程”,“最终以空难的形式买单。

“8·24”坠机事故后续

家庭生活补助到位已发放36个家庭

河南航空公司善后工作组8月29日披露,到8月29日零时,河南航空向遇难旅客家属发放的家庭生活补助,已经全部发放到位。

河南航空公司善后工作组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介绍,受伤旅客家属的家庭生活补助,已经发放了36个家庭。

“8·24”坠机事故发生后,河南航空公司决定向遇难旅客和受伤旅客家属发放生活补助,标准是每个家庭1万元。这位负责人表示,这是在理赔方案出台之前公司紧急拨付的一笔资金,作为受伤旅客和遇难旅客家属在特殊时期的生活补助费用。涉及理赔的各项准备工作,正抓紧进行。

这位负责人说,在伊春市政府、伊春机场、河南航空公司的联合组织和安排下,有意愿前往事故现场进行凭吊的家属均已安排分期分批去现场凭吊。

伊春空难幸存者:梦中常被呼救声惊醒

这次空难,给每位遇难者家属带来了无比的伤痛,给每个幸存者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几天来,每个幸存者向记者讲述当时的种种情形时,眼神都显得那么惶恐。幸存者黄保进说,那个时候,“我多想拉他一把,但我做不到。”

26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伊春市传染病医院。黄保进和彭石海是同事,当时他们都坐在18排。彭石海和黄保进坐在过道两侧。黄保进说,他经常做飞机出差,每次坐飞机有个习惯,就是在飞机要降落的时候,他常常会把安全带解开,这次也是,在飞机着陆时出现剧烈的颠簸,他由于解开了安全带,头部撞到了前排座椅上,头部受伤,但现在已无大碍。

“我当时意识到飞机出故障了,在飞机落地后,马上离开座位,由于解开了安全带,我离开座位的时间很短。”黄保进说,在他跑向机舱门的时候,突然被绊了一下,但没有被绊倒。“当时有个人趴在地上,我被绊后从他身上跳了过去。”黄保进说,在大家忙着逃命的时候,没人顾得上去拉那个人一把,还有很多人在逃出的时候摔倒,最后都没有逃出来。

“我多想拉他一把,但我做不到。”黄保进说,现在他都能想到那人当时的表情。除了这个人以外,黄保进经常还能想起另外一个男人的面孔。黄保进说,在飞机出事后,那个人没有跑出来。飞机火势蔓延得很快,着火后产生的浓烟也比较大,他怀疑可能是由于那个男子太紧张,没有打开安全带。

幸存者彭石海的伤情有所好转,精神状态也比前一天好了很多。彭石海没有让家人过来。他说,家里离这里太远了。他告诉家人,他只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

“太惨了,两天晚上,睡梦中常被惨叫声和呼救声惊醒。”彭石海说,他脑海中一直抹不去当时的情形,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据新华社、《新京报》、《京华时报》、《楚天金报》、《北京晚报》、宗欣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