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伊春客机失事 > 正文

部分遇难者家属与记者同乘一列火车赶往伊春

2010年08月27日14:28沈阳晚报王立军我要评论(0)
字号:T|T

8月26日,本报记者与部分遇难者家属同乘列车抵达伊春,全程跟踪了家属们抵达伊春后的情况。当日下午,当地相关部门已经组织42名遇难者家属前往医院抽取血液做DNA鉴定,与遇难者遗体进行比对确认。

A、赴伊春火车票突然紧张

据哈尔滨火车站工作人员介绍,每日从哈尔滨前往伊春的列车只有两趟,一趟是12时许,最后一趟为23时许。当8月25日记者赶到哈尔滨火车站时,已经过了中午12时,只能购买23时的车票。然而,令记者没有想到的是,这列开往伊春的K7017次火车票只剩一张座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前往伊春方向的车票很好买。只是这两天来,前往伊春方向的车票异常紧张,许多购买车票的人不是失事飞机中遇难或伤者的家属,就是政府各部门前往伊春调查事故的人员。两名记者购买了一张座票和一张无座票。

23时05分,列车缓缓驶入哈尔滨火车站。上车安顿好后,家属们并没选择躺下立即休息,或静静地坐在卧铺上一句话也不说,或坐在窗边座上沉思。偶尔几名男性家属会说上几句话。

B、一个家庭失去了独生子

半小时后,列车员开始给家属们检票换卧铺卡。”随后,记者来1号车厢,看到在15、16、17、18、19、20号卧铺里的乘客表情十分悲伤,有几名年老妇女不时用纸巾擦拭着眼泪,有的家属在低声交谈着,还有的人给家人打电话告之行程。

遇难者魏超的小姨告诉记者,自己的外甥魏超在海南工作,并结识了籍彝族女孩刘玉苗。然而,外甥和女友都在这次空难中遇难了。这名女子说,外甥魏超和自己一般大,都是属猪的,从小玩到大,“还差几天,他就过生日了。”据官方公布的遇难者名单显示,魏超为1983年8月29日出生。魏超女友刘玉苗是1982年3月27日出生。

魏超的姨夫颜先生告诉记者,魏超和女友此次回家,一来是想看望病中的父亲,二来把女友介绍给家人,顺便把这桩婚事定下来。“8月25日下午,我外甥和他女朋友到哈尔滨还给我们打过电话,说回来了。可能是看买不到12点的那趟火车票,就在哈尔滨机场买了飞机票。他们就是急着回家想看看病重的父亲。”

事发后,颜先生等人从网上新闻得知飞往伊春的飞机失事了,“我们不知道他也在飞机上,直到第二天上网看到遇难者名单才发现。同时,中午也接到亲友们的电话通知。”据了解,魏家只有魏超一个独生子。颜先生说,事发后,家里人没有告诉魏超的父亲和70多岁的奶奶,所有的悲痛和料理事情全由魏超母亲一人承担。颜先生告诉记者,此次前往伊春的除在卧铺车厢的6人外,还有不少亲属坐硬座前往的。

C、遇难者家属走一路哭一路

车厢内的灯熄灭后,颜先生等人仍无法安心入睡,拿着手机不时地给亲友们发短信。

凌晨6时45分,K7017列车驶达伊春火车站。记者随着遇难者及伤者家属一同走出站台。站前广场上,黑龙江省人力资源与劳动保障厅的工作人员前来迎接,现场,还有人打着“8·24空难事故接待处”的标牌。一名老人拄着双拐走了过来,在与接待人简单沟通后,朝着旁边一辆大客车走去。一名老年妇女因过度悲痛已无法自行站立,在两名亲属的搀扶下也上了大客车。一名接待人员称,事故发生后,每天都在火车站准备两辆大客车迎接家属们。在记者所乘坐的大客上,一共有17名家属,自走上客车,就一直有家属不停地擦拭眼泪。

7时10分,两辆载着遇难者及伤者家属的客车全部停在光明商务酒店门前。刚一下车,坐在前排的中年妇女就再也控制不住情感,哭出声来。进入酒店,不时能看到遇难者家属失声痛哭的情景,一名女子更是哭得昏厥倒地。

D、失事乘客家属有专人陪护

负责接待人员手中的名单显示,光明商务酒店一共有52间客房,已入住者全部是遇难者家属,当时已有沈阳的张凯、魏超等16名遇难者家属入住。在这家酒店,记者见到了海通证券公司的闫路,他负责本单位张凯家属的照顾及安抚。闫路透露,8月25日下午,张凯的妻子高连军就已抵达伊春,不过并没有住在光明商务酒店,而是住在了泰昌酒店。

在光明商务酒店门前,记者看到了张凯的同事们和遇难同事任立志的家属。据了解,此次张家、任家家属和同事一共来了30多人。据伊春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华景伟透露,事故发生后,当地征用了伊春所有宾馆和酒店,用来安排遇难者及伤者家属。每一名遇难者都有一个小组专门负责照顾日常生活,每个小组都有一名处级干部带队全程进行陪护。

E、抽血验DNA辨认遇难者身份

在记者入住的中信酒店里,遇难者刘彦华的部分亲朋好友也住在这里。据一名男子介绍,刘彦华是伊春市南岔区人,现年50岁。事发后,亲朋好友都赶了过来,目前在中信酒店开了10多个房间。

17时许,记者再次遇到刘彦华亲朋好友,他们刚从外面归来。一名男子告诉记者,他们刚刚从伊春市第一医院回来,“他们组织我们抽取血液做DNA取样,准备与遗体进行比对。”据知情者透露,因为部分遇难者遗体被烧毁,无法确认,只能靠抽取遇难者直系亲属的血液进行DNA取样比对,才能确认部分遇难者的身份。

随后,记者拨通此次事故中遇难的辽宁省沈阳人张凯的妻子高连军电话,高连军证实当日下午,相关部门已组织儿子前往医院抽取血液做DNA鉴定。据了解,DNA鉴定需要24小时才能出结果,预计结果今日下午得出。届时,每名遇难者的身份都将得到进一步确认。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