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伊春客机失事 > 正文

幸存者追悔没救人:多想拉他一把 但我做不到

2010年08月27日08:59东亚经贸新闻郭家豪我要评论(0)
字号:T|T

遇难者家属悲恸欲绝 东亚特派伊春记者 施忠威 摄

遇难者家属悲恸欲绝 东亚特派伊春记者 施忠威 摄

抢救现场

视频中一伤者被抬出 东亚特派伊春记者 施忠威 翻拍

这次空难,给每位遇难者家属都带来了无比的伤痛,给每个幸存者都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几天来,每个幸存者向记者讲述当时的种种情景时,眼神都显得那么惶恐。幸存者黄保进说,那个时候,“我多想拉他一把,但我做不到。”

“太惨了,连着两天晚上,睡梦中常被惨叫声和呼救声惊醒。”另外一名幸存者彭石海说,他脑海中一直抹不去当时的情形,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

面对空难,我们希望遇难者的家人尽快地从悲伤中走出来,也希望此次空难中的幸存者们,忘却那段记忆,重新开始生活。

惶恐

“睡梦中常被惨叫声和呼救声惊醒”

26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伊春市传染病医院。幸存者彭石海的伤情有所好转,精神状态也比前一天好了很多。彭石海没有让家人过来,他说,家里离这里太远了,他告诉家人,他只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

彭石海说,两天来,他一直没有休息好。晚上一闭上眼睛,当时的场景就会浮现在眼前,他会想起他遇难的两个同事,会想起当时逃跑时其他乘客的种种表情。

“太惨了,连着两天晚上,睡梦中常被惨叫声和呼救声惊醒。”彭石海说,他脑海中一直抹不去当时的情形,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

亲历

一男子或因太紧张没有打开安全带

黄保进和彭石海是同事,当时他们都坐在18排。彭石海和黄保进坐在过道两侧。黄保进说,他经常坐飞机出差,每次坐飞机有个习惯,就是在飞机要降落的时候,他常常会把安全带解开,这次也是,在飞机着陆时出现剧烈的颠簸,他由于没系安全带,头部撞到了前排座椅上,头部受伤,但现在已无大碍。

“我当时意识到飞机出故障了,在飞机落地后,马上离开座位,由于没有系安全带,我离开座位的时间很短。”黄保进说,在他跑向机舱门的时候,突然被绊了一下,但没有被绊倒。“当时有个人趴在地上,我被绊后从他身上跳了过去。”黄保进说,在大家忙着逃命的时候,没人顾得上去拉那个人一把,还有很多人在逃跑的时候摔倒,最后都没有逃出来。

“我多想拉他一把,但我做不到。”黄保进说,现在他都能想到那人当时的表情。除了这个人以外,黄保进经常还能想起另外一个男人的面孔。黄保进说,在飞机出事后,那个人没有跑出来。飞机火势蔓延得很快,着火后产生的浓烟也比较大,他怀疑可能是由于那个男子太紧张,没有打开安全带。

人物聚焦

一名遇难者即将当爸爸

在此次空难中,有两名福建长乐人,分别为1985年出生的郑秋贵,1983年出生的董辉,两人均在广西做轧钢生意。他们前往伊春,是为了参加在当地举办的钢铁会议。

26日7时许,两名遇难者的家属赶到伊春处理后事,却因当地善后处理不畅,引来遇难者家属的不满。

遇难者郑秋贵和董辉两人都刚领结婚证不久,两人都未办婚宴。一位小孩刚满1周岁,一位小孩下个月出生。遇难者郑秋贵,系长乐松下镇垅下村人,他有兄妹3个,他是家里的老幺,一向最受母亲的宠爱。伊春飞机失事后,郑家人得知郑秋贵也在飞机上时彻夜未眠,等候遇难者名单的公布。25日7时,郑秋贵遇难的消息传来,一家人顿时陷入痛苦之中,随后郑家人让郑秋贵的妻子和其他几名亲属前往伊春处理后事。

郑秋贵的叔叔说,去年,郑秋贵领了结婚证,妻子是一名四川女孩。结婚一年多,现在有个刚满一周岁的可爱儿子,他们明年就准备回家办婚宴,没有想到如今却两世隔绝。

和郑家人一样,噩耗传到董辉家中,董父忍不住哭了,董母当场昏厥过去,怀孕的妻子伤心欲绝。董辉的弟弟董勇和堂兄董忠辉以及其他几名亲属,与郑家人一起赶到伊春。

烧伤最重患者开口:要活下去

由哈市第五医院专家组成的医疗组接诊了两名烧伤最重的患者。其中,40岁的周彩芬全身99%深Ⅲ度烧伤,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要活下去”。

彩芬的家人介绍,他们一家人住在江苏宜兴,在当地一家环保企业做销售,事发当天彩芬和一名男同事前往伊春出差,事发后她的同事腰部受伤,伤情不重,随后打电话通知了他们。周彩芬的丈夫冯兵得知此事后连忙赶往伊春,半路上得知了周彩芬被送到哈市救治,他就和65岁的父亲25日下午赶到了哈市。

一名幸存者给女儿打电话

“我很好,你听我的声音多亮”

在这次灾难中,我们应该记住一个人,这个人是黑龙江省教育厅的工作人员焦某。

在飞机出事后,焦某和另外一名男子奋力地打开机舱门,为机舱人员逃生争取了时间。在伊春市传染病医院的病房内,焦某和家人、同事讲述了当时的经过。

据他的同事介绍,焦某是从哈尔滨到伊春市参加一个会议。在发生空难后,焦某第一个冲到机舱门前,和另外一人奋力地打开机舱门,并让冲到机舱门前的乘客先跳了下去,等他要跳的时候,有人拽住了他的鞋,焦某的腿部和胳膊被烧伤。

焦某的妻子说,在焦某上飞机前,他们通过一次电话,在电话中,焦某的妻子还问他,为什么不坐火车,焦某告诉妻子,他乘飞机很安全。

空难发生后,焦某远在澳大利亚的女儿得知消息,马上拨打了焦某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打不通。

事后,焦某用同事的电话给女儿打了电话。

在电话中,女儿询问他的情况,“我很好,你听我的声音多亮啊!”焦某忍着疼痛大声地告诉女儿他没事。

紧急救援

三段视频记录当时救援过程

消防战士

“流着眼泪完成整个救援过程”

空难发生后,相关部门迅速组织抢险和救援。消防部门的三段视频记录了当时的整个救援过程。

不顾再次发生爆炸的危险

26日,记者从伊春市消防部门拿到了一份当时救援的视频,这份视频分为三段,记录了当时消防整个救援过程。

在这三段视频中,充斥着大量的哭声,消防官兵奋力地抢救着每一位伤者。从视频中能看到,当时的现场非常惨烈,消防官兵不顾再次发生爆炸的危险,搜救着每个人。

到处能听到哭喊声和求救声

消防战士邹文吉说:“我们面前不到100米就是正在猛烈燃烧的飞机……那场景以前只在电影里见过,机舱内火势很猛烈。到处能听到伤者的哭喊声和求救声,我们心里特别难受,含着眼泪拼命灭火,只想尽快将伤者救出险境,根本顾不上随时可能爆炸的油箱。”邹文吉说,他是流着眼泪完成整个救援过程的,那种场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伊春市民纷纷来到血站献血

记者从伊春市中心血站了解到,伊春市很多市民得知空难的消息后,纷纷来到血站,为幸存的伤者献血。据了解,25日一天的献血量为平时的5倍。

记者手记

为遇难者祈祷

愿生还者忘却那段记忆

“8·24”空难已过去了3天,对于每个乘坐这次航班的幸存者来说,当时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几天来,我们的心情和他们一样无法平静,灾难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来得那么突然,来得那么无情。

比起那些遇难者,存活下来的人是幸运的,但每个人都没有为幸存下来而感到欢喜,那个场景,那段记忆,让这些幸存者感到无比的伤痛。我们希望遇难者的家人尽快地摆脱悲痛,也希望此次空难中的幸存者们,也忘却那段记忆。

(dnews.dyxw.com)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