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伊春客机失事 > 正文

伊春空难乘客踹开舱门 人像下饺子般往下跳

2010年08月27日08:17南方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伊春空难乘客踹开舱门 人像下饺子般往下跳

“门一开,人像下饺子一般往下跳”

“多亏了张新海,我们才能逃出来。”昨日上午,伊春空难幸存者车立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张新海一脚将紧急出口舱门踹开,“那个出口救了很多人的命。”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在伊春市中医院见到了“救人英雄”张新海,尽管已经50多岁,还刚刚经历了惊魂空难,但这位老人的精神和气色看上去还不错,他称自己身体基本已无大碍,因为在飞机里吸入了太多的烟气,他要在医院把吸入的废气洗出去。

在伊春市中医院附近的一个小餐馆里,张新海回忆起飞机失事时,自己如何打开紧急出口舱门逃生的惊魂一刻。

落地前越颠越厉害

南方日报:我听有幸存者说,当时紧急出口舱门打不开干着急的时候,是你打开了舱门,救了很多人,你是他们的大英雄。

张新海:紧急出口的舱门是我打开的,我当时只是想着要赶紧逃生,当时哪有时间去想救人当英雄。

南方日报:你当时坐在飞机哪个位置?靠近前面还是后面?

张新海:我当时是坐的23A,在飞机尾部,也靠着窗口。

南方日报:在飞行过程中,你有否感觉到不正常的现象?

张新海:之前都很正常,起飞时间也正常,飞行也很平稳。降落的时候,飞机就开始颠簸了。

南方日报:能详细描述一下降落的情形吗?

张新海:空姐通知我们,飞机开始下降。随后,我还可以看到地面的灯光,飞机快要落地时,就开始颠了,当然并不是很厉害。但是,越颠越厉害,行李开始往下掉,飞机上有人被吓哭了。飞机好像在地面上撞到了什么东西,猛地停了下来,不动了。顿时,机舱内一片漆黑,机舱里也开始着火,飞机全乱套了。

我是第三个往下跳

南方日报: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

张新海:起火了,烟气很重,吸进去都快要窒息了。我解开安全带,朝着左后门的紧急出口奔去。当时飞机尾部的人也都想到了这个紧急出口,大家都往这边跑。我到达门口的时候,看到一男一女在用力开门,女的还带着一个小孩,他们两人搞了很久也没打开。我就跑上去开,使劲用力也打不开。加之我当时被烟给熏得难受,我心里在想,这回死定了。

南方日报:你想到了放弃?

张新海:不是。我就是当时想到,我千万不能这样死。我挣扎着爬起来又去开门,但是舱门纹丝不动。我趴在地上又吸了一口气,又冲上去拉门,失败后我就用胳膊去撞,不停地跳啊跳,咬着牙使劲撞,舱门终于开始动了,开了一条小缝,我再使尽全身力量一脚将舱门揣开,这时,马上就有人往下跳。

南方日报:你脑中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张新海:往下跳赶紧逃命。但是,有人比我快,我不是第一个往下跳,应该是第三个。我揣开舱门后,还对后面大喊了几声,“赶紧跑!”舱门打开后,人就像下饺子一样往下跳。很多人压在我身上,我痛得不行。

南方日报:从飞机坠地到打开舱门,大概用了多长时间?

张新海:当时只想着逃命,哪顾得上去看时间,大概两三分钟吧。

没有任何广播提示

南方日报:当时机组人员有没提示大家,或者组织大家逃生?

张新海:没有,没有任何广播或者提示。

南方日报:从飞机上跳下来后,你做了什么?

张新海:从飞机上跳下来的人都一样,大家站起来就是一顿猛跑,想远离飞机。大家都看到飞机着火了,知道飞机会爆炸。

南方日报:大概跑到哪里才停下来呢?

张新海:大概跑了50多米吧,脚痛得很。有人问我名字,我告诉他叫张新海,他激动地说,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啦!

南方日报:飞机什么时候爆炸的?

张新海:从落地到爆炸,大概十分钟左右。我们跳下来就往机尾的方向跑,大概跑了100米,就爆炸了。当时,有个乘客说脚受伤了,跑不动了,我也背不动他,就告诉他别着急,这里应该安全了。

南方日报:你打电话报警了?

张新海:是的,我打我订机票时联系的那个航空公司电话,告诉接线员我们飞机失事了,并告知了我们具体的航班号,从哪里飞哪里,让她帮忙报警。最先,那个接线员还不相信,以为我骗她。

南方日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感觉你对飞机的结构了解很多,那么快就能找到紧急出口,并且能打开。

张新海:我在哈尔滨一家生产公司上班,公司也生产飞机的部分零件。

同一客机生死永别

逝者

最小遇难者:12岁女孩

昨日上午,记者在伊春如家商务酒店见到了徐鹤宸的叔叔,他说起徐鹤宸一家三口遇难的事情,数度哽咽。

24日飞机失事那天,青岛女孩徐鹤宸,第一次跟爸爸妈妈坐飞机回老家探亲,却没有想到也是一家三口的最后一次———刚过完12岁生日的小鹤宸,成为了伊春飞机失事事故中年纪最小的遇难者。同时,她的爸爸徐瑛、妈妈姚丽,也在此次空难中遇难。

小鹤宸给人的印象是“不仅懂事,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她今年刚被青岛市二十六中录取,遇难前还去学校报过到。原本暑假结束后,就要开启自己在当地顶级中学新生活的小姑娘,劫难之后却再也见不到她的新同学、新老师了。

“蓝天之侣”生死不离

深航人员称,24日正是失事飞机乘务长卢璐的生日。空难后,她和丈夫———空乘周宾浩的名字———一同出现在了VD8387航班的遇难者名单中。那一天也是他们结婚后的第198天。

“婚姻是以身相许的承诺,在这个承诺中,两个人付出自己,也找到自己。婚姻的承诺是身体、心灵,一生一世、天长地久的承诺。无论今后岁月如何流转,青春不再,满鬓银丝,你们能否陪着对方走过人生,共浴美好的人生爱河吗?”这是夫妇俩婚礼上的誓言。

据熟悉他们的人说,周宾浩与卢璐,都是家里的独生子、独生女。周宾浩是湖南人,卢璐是北京人。他们同在河南航空工作,是通过工作关系认识的,两个人相恋了7年,感情一直非常好,可以称之为一对“亲密爱人、蓝天之侣”。

来不及的婚宴

1985年出生的郑秋贵,是伊春飞机失事42名遇难者中的一员。这次前往伊春,是为了参加当地举办的钢铁会议,没有想到,再无归期。

据了解,郑秋贵去年刚领了结婚证,有一个一岁多可爱的儿子,说好明年回福建老家办婚宴的他,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郑秋贵的初中同学称,郑秋贵曾和班上的同学相约,等到下一次同学聚会时,他们就一起出资成立一个创业基金会,帮助班上经济困难的同学,使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

孩子还没来,他先走了

1983年出生的董辉,和郑秋贵一样,这次也是去伊春参加钢铁会议。假如没有这次意外,27岁的董辉下个月就会回家,即将初为人父。

当噩耗传来,董父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董母当场昏厥过去,怀孕的妻子伤心欲绝。

“儿媳预产期是下月,他原打算下个月回来当爸爸的。”董辉的爸爸董敏官说,即将初为人父的董辉,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掩饰不了激动,每次都说想快快回家。

27的董辉永远也没有机会见到自己孩子的脸了。

生者

台胞:我很好,不用担心

“我在这很好,不要担心我。”“8·24”坠机事故中唯一的台胞陈崇华先生,目前正在伊春康复医院接受治疗,昨天,他通过记者向关心他的朋友以及台湾各界同胞转达了问候。

陈崇华现在住在一个整洁的单间,房间里摆放着许多朋友送来的花篮和水果,地方台办的工作人员也守候在门外以方便提供各种帮助。“谢谢大家这么关注我,我在这很好,不要担心我。”趴在病床上的陈崇华说,希望通过记者向关心他的台湾各界朋友转达谢意。

陈崇华的主治医师、伊春市康复医院烧伤整形外科主任黄耀宾告诉记者,当陈崇华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腰部和背部有烧伤,双肢有烧伤,但可以清醒地告诉医务人员他的联系方式和家庭所在地。

从目前情况看,陈崇华至少需要2至3周的时间进行恢复。

八龄童不敢再坐飞机

开心(小名)安静地睡在病床上,平稳地呼吸,如果不是旁边还坐着背部受伤的妈妈,谁又能猜到,这个可爱的小天使刚刚从鬼门关里逃出来的呢!

“我真担心,这件事情会给他带来严重的心理阴影。”母亲陈国华抚摩着孩子的头说,当医务人员从伊春的医院中接上母子俩到机场,准备搭乘飞机回哈尔滨时,开心死活不肯登机,最后,医护人员不得不给他注射麻醉剂,孩子才得以顺利被送上飞机,目前,还处在昏睡状态中。

恐惧的不仅是开心一个人。

开心的外祖母昨晚一直在医院等候女儿和外孙。“24日晚上飞机起飞前,我闺女还给我打电话,我还叮嘱她到了伊春一定给我打电话报平安。”老人家告诉记者,结果到25日中午都没能联系上女儿。

“25日中午看电视新闻我才知道出事儿了。当时我就慌了,给女婿打电话,才知道他已经连夜赶到伊春了,没敢把这个消息告诉我。”老人说。

看到女儿和外孙被送到医院,她快步跑上去,看到母子两人平安,情绪才稳定下来。

(南方日报)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