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伊春客机失事 > 正文

吴慎重妻儿抵伊春抽血认亲

字号:T|T

多少新梦成虚幻

多少旧梦化云烟

雄心已在九霄外

壮志不改天地间

——摘自“吴慎重天堂公墓”

八月,东北森林小城伊春充满着泪水与悲伤。在这场为中国民航2102天安全飞行记录画上句号的灾难中,杭州市物价局办公室副主任吴慎重未能幸免于难。

昨天下午1点40分,随着哈尔滨开往伊春的K7175次列车缓缓进入伊春站,又有部分伊春“8·24”空难遇难者的家属抵达伊春。

这其中,就包括吴慎重的妻子小李、儿子壮壮等家属,以及杭州市物价局人教处副处长董树生等3位陪同工作人员。此时,距离他们从杭州出发,已经过去将近20个小时。

在他们抵达哈尔滨的前后,妻子小李的姐姐和妹妹从安徽淮北赶到南京,搭乘航班飞到哈尔滨;前天下午才得知不幸消息的姐夫谢军,也放下手头所有的工作,赶北京到哈尔滨的晚班飞机。5名亲属,在各自飞奔了大半个中国后,汇集哈尔滨,心中都带着同一个念头——再看一眼吴慎重,再送送吴慎重。

“吴慎重,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就这么没了……”凌晨2点半,5名亲属围坐在哈尔滨一家空军招待所的一个房间,没有人睡得着,话语间,回忆中,一下子都哭成了泪人。

一个不眠之夜,遥思吴慎重,这片远方的天空格外干净。

妻子:你说退休了做饭给我吃,还没吃上,你怎么就走了

8月26日早上6点20分,一声汽笛,拉响了哈尔滨到伊春列车前行的步伐。这趟承载着吴慎重亲属无限思念和泪水的列车,跑得实在太慢。

“一闭上眼睛,就是他每天憨憨的一笑。”火车上,妻子小李告诉记者,她跟吴慎重有太多遗憾。

“飞机还在晚点。”小李的手机里,保留着吴慎重8月24日中午在萧山机场出发前发的一条短信。因为接待一个到杭州来玩的朋友,她没有回复他。而她根本没有想到这是丈夫发给自己的最后一条牵挂的短信,她也再没机会给他回复一条。

“25日上午9点多,物价局、朋友、公司领导都打电话找过我,但是都没敢告诉我实情。”妻子小李回想得知丈夫遇难消息时,眼中泪花闪烁。当时,她晕了过去。

在小李眼中,丈夫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加班,单位一个任务,经常熬夜。“工作特别拼命,来杭州三年,头发白了三分之二。”

丈夫爱读书,有空的时候,就爱带着孩子到图书馆、新华书店里去看书。

丈夫很节俭,到现在住的还是一套43平方米的小房子,甚至连房贷都还没还完,“我们都还没过上好日子,都还没在城里翻身,人就没了……”

“他总说,等我退休了,我给你烧饭吃,现在我太忙;他总说,等我有空了,带你和壮壮去海南旅游,到处走走逛逛;他总说,什么时候有空了,到安庆去看一场地道的黄梅戏。还没吃上他烧的饭,人就走了……”“他走了,这个家就塌了……”

亲友眼中:“事业型男人”老吴很节俭,买了台电动车还是二手的

“吴慎重,事业型男人。”从北京连夜赶来的小李姐夫谢军,见了记者,开口先给了一个定义。

“吴慎重爱工作,从淮北到杭州,一样的不求名利,天平最重的一头,肯定是工作。”在他的眼里,老吴太完美。一个工作了那么多年的公务员,一心埋头苦干工作,住40多平方米的房子,房贷没还完,车也没有。“真想说他傻,吃没吃好,穿没穿上,住没住上。”

他告诉记者,老吴不抽烟,不喝酒,身上看不到一件名牌。说有了钱,要捐助那些没钱上学的孩子,他自己就是靠着努力学习才改变的命运。

节俭,不足以简单地形容他。“虽然条件不是特别好,但他和妻子孩子过得很幸福。”他在看来,能在事业上和生活如此和谐的老吴,是那么的完美。

“身上的很多衣服,都是二三十块买回来的,我经常念叨他,做个公务员,这样穿出去,不嫌丢人吗?”数落老吴的是妻子的姐姐李女士,“买了台电动车,还是二手的,破破烂烂。”她同样很心疼老吴,对妹妹这么好的一个男人,说走就走,打击太沉重了。

儿子壮壮:带着爸爸的毛巾,带着爸爸的气息来“找爸爸”

12岁的壮壮,下个学期开学,要上六年级了。跟他的名字一样,小家伙确实挺壮,一米五的个头,90多斤。不过,外表显得温润柔顺,不太爱说话的他内心却是坚强的。

无论是从杭州到哈尔滨,从哈尔滨到伊春,还是在伊春安排的落脚处,小家伙除了拽住妈妈的手以外,还喜欢捧着一条毛巾。原本以为,这是他用来擦拭泪水的,直到前往医院抽验DNA的时候,随行的工作人员小孟才意识到,那是吴慎重的一条毛巾。

“带着爸爸的毛巾,带着爸爸的气息,来找爸爸。”这个小家伙,不仅坚强,而且内心充满了爱。

“家里,他爸给他写了‘每日反省’、‘不对别人发火’等很多字,挂在墙上,从小教育他要学会爱别人、包容别人,他全记在心里了。”看着懂事的儿子,小李话语哽咽。

8月24日,暑假回安徽淮北老家的壮壮被妈妈接回杭州,因为爸爸要出差了,自己也快开学了。而这天的这个上午,成了他跟爸爸在一起的最后一个上午。

“豆浆,麦糊烧。”壮壮还一直念叨着跟爸爸吃的最后一顿早饭,“以后再也不能到爸爸单位喝豆浆了,再不能跟爸爸打乒乓球了,再不能听爸爸讲三国、讲红楼了……”

伊春,这个地方小家伙从没听说过。从踏上行程的第一分钟开始,“找爸爸”就成了他脑海里最强的信念。当听到当地工作人员一开始说还不能做DNA取样,没办法“认回”爸爸时,小壮壮急得抱着妈妈痛哭。

昨天下午5点20分,当伊春林业医院的医生从他和妈妈身体里抽取DNA样本时,壮壮丝毫没有流露出对针头的恐惧,他为再见爸爸又迈出了勇敢的一步。

据黑龙江省公安厅在医院现场的工作人员透露,昨天下午,有关部门已经组织部分赶到遇难者的直系亲属,进行抽血等DNA取样工作,以便确认一些已经无法辨认的遇难者的具体身份,相关结果最快将于24小时之后公布。

(本报特派记者 黄晶晶)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