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多数纯种赛马退役后被实施安乐死

2010年08月23日12:19南方报业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纯种马退休基金会估计,每年至少有3000匹赛马退役。这些离开跑道之后的赛马只有部分能找到个好归宿,大多数都面临悲惨的结局。

多数纯种赛马退役后被实施安乐死

这些离开跑道之后的赛马只有部分能找到个好归宿,大多数都面临悲惨的结局。

文_Laura Ann Mullane 编译_括囊 蒋逸羽(实习生)

2009年7月22日,一匹曾经参加过国际马术比赛的退役赛马在马厩里观看比赛。

我骑着纯种赛马State Deputy飞也似地穿越马里兰的山丘。晚春时节,日正当午,影子一点点变短,最后在阳光的照射下终于浓缩成一个巨大的逗点。我跳下马鞍,在马镫旁静静伫立,并小心翼翼地顺着胳膊松开本已拉紧的缰绳,给马儿更多的活动空间,让它有机会去寻求驯养和野生之间的微妙平衡。我必须要小心,因为它随时会撒欢跑得无影无踪——就在几个月前,它的原主人还一直在训练它要跑赢所有对手。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驯马师俯身贴在State Deputy的耳旁,低声说着“别紧张,别紧张”,安抚马儿躁动的情绪。那柔和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祈祷。或许,那就是祈祷吧。

自2001年出生以来,State Deputy就承担着比赛的使命。它的“父亲”是著名的纯种赛马Deputy Minister,在它参加过的所有比赛中,有一半以上都赢得了胜利,并在一年内赢得15万美元奖金。由于血统良好,State Deputy两岁时便以7.5万美元的价格被拍卖。

然而三年后,我以650美元的价格便买下了它。那时,它重不足200磅,肋骨处有着好几块因雨斑病腐烂而干巴的伤口,马蹄磨损得血肉模糊。它一共跑了21场比赛,一场都没有赢;在短暂的比赛生涯中,它一共赚了微不足道的11539美元,以致于在最后一场比赛中,评论员索性扬言:“一点希望都没有。”

当初我买下State Deputy是想让它作为我参加综合全能马术比赛的拍档。一匹受过良好训练的优良赛马价格至少要3万美元,而我显然没有为一项喜好而付出那么多资金的实力。与正值比赛黄金年龄的赛马相比,那些退役的赛马则要便宜得多。2006年2月,农场主丽贝卡·罗奇(也是我的赛马训练师)打电话给我,说她找到一匹只需650美元就可买到的赛马。我惊奇地问:“它四肢健全吗?”罗奇笑着说:“当然。”

“那它为什么这么便宜?”

“你很快就会知道,那些已经远离赛场的纯种马一美元可以买一打,它们需要一个家。”

赛场下的屠宰生意

我一向认为,大多数退役的赛马应该都被奉为陈列观赏品或继续繁衍后代,至少可以作为普通运动会的赛马高价出售吧。但State Deputy的价格却让我大吃一惊:当这些曾经叱咤风云的家伙结束赛场生涯后,它们的命运何以迎来如此大的改变?

位于肯塔基州列克星敦的赛马俱乐部的一项报告显示,北美地区每年有35000匹赛马幼仔出生,其中68%将要到赛场上一展身手。在这些赛马当中,70%至少赢得一场比赛,但只有5%会赢得更大赌注的比赛,而赢得最高级别奖金的赛马只有2%的比例。

在Big Brown和雷切尔·亚历山德拉这样的优秀赛马吸引数百万观众关注之时,也有像State Deputy这样的不如意者。最终,星光暗淡的它们不得不提前结束职业生涯。纯种马退休基金会估计,每年至少有3000匹赛马退役,通常情况下它们只有6 岁或更年轻。鉴于大多数马匹能活到20几岁,那么对那些退役的赛马来说,接下来的15年该如何度过?

我得到的消息,可能是每个爱好马匹的人所最不愿意看到的:大约三分之二的退役赛马或被实施安乐死,或被遗弃在公共场所、空地,或被屠宰,肉制品被卖往欧洲和日本供人类食用。美国农业部(USDA)估计,去年有9万匹赛马被出口至加拿大、墨西哥屠宰,而牲畜行销协会的估计数字更是达到惊人的 12万。2006年时,USDA估计美国屠宰和出口马匹的数量达到15万。

反对屠宰马匹的组织也相当多,美国人道协会宣称,人们在把马运送至屠宰场的过程中,从来没有考虑过动物自身的独特需求。这些马被塞在专为牛、羊、猪等牲畜设置的低矮拖车内,连头都不能自然伸展。USDA的相关条例规定,在没有食物或水的条件下,至多可以连续运输马匹24个小时。任塔夫斯大学兽医博士尼古拉斯表示,一旦到达屠宰场,马匹便被放逐在喧闹的工厂,那里地板光滑,充斥着血腥味,这一切都使那些马匹惊恐万状,躁动不安。

支持马匹屠宰的人则辩称过程是人道的。牲畜市场销售协会的政策顾问查尔斯·施滕霍尔姆表示,把马匹运送至屠宰场的过程是基于众多兽医和其他领域精英的意见而制定的。比如,在割破马匹喉咙之前使用螺栓枪抓捕他们,在美国兽医学会那里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近年来,随着公众意识的不断加强,反对屠宰马匹的行为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然而很多人认为屠宰行为并无不妥。做了25年赛马兽医的卡罗尔·施瓦德拜认为,在那些屠宰场关闭之前,国家必须妥善安置好那些没有用的赛马。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