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产业 > 正文

光伏竞标成豪门夜宴 激活国内市场尚待时日

2010年08月23日09:34中国联合商报刘杰我要评论(0)
字号:T|T

  8月16日,国家发改委主持的、号称中国光伏行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招标项目——国家280兆瓦光伏电站特许权项目在北京九华山庄正式开标。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舒桦在接受《中国联合商报》采访时表示:“这场‘狼多肉少’的招标,竞争肯定比去年更激烈,虽然目前不知道最后中标价,但是去年英利和国投曝出全场0.69元的最低价。为了最终中标,今年的中标价有可能出乎意料。”

  这场聚焦国内众多知名央企和民企的的光伏争夺战频频曝出令人咂舌的消息:13个项目共有50家企业递交了135分标书,招标主办方共收到67.5亿元保证金;13个项目的最低价。全都由国企豪门报出;截止8月17日,参投企业的最低价位已经探底到0.7288元,121家投标企业或联合体中,目前已有14家投标企业在开标第一天就提前出局。

  舒桦表示:“总标达280兆瓦的装机容量,相当于中国过去各类太阳能利用规模的总和。此次国家大规模启动国内光伏市场,是为形成多晶硅、薄膜等太阳能技术和光伏上网标杆电价做参照。去年敦煌10兆瓦项目,中广核中标价——1.09元/度。这也是今年光伏上网标杆价格的重要参照。”

  一场成本的较量

  据了解,此次招标的第一轮价格标即将出炉。中标价格无疑是最受各方关注的。北京智慧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经理张继接受《中国联合商报》采访时表示:“由于目前国内光伏发电成本仍然比较高,实行国家特许权招标主要是为了进一步摸清整个光伏行业的发展规律,促进光伏发电成本下降,进而实现大规模光伏发电。”

  与往年不同的是,本轮特许招标规定光伏电站建设周期从以前一年放宽至两年,这就为竞标方进一步核算成本、降低价格提供了可能。

  据了解,一座光伏电站的成本主要由电池组件、逆变器、系统集成等成本组成。张继表示:“一般多晶硅成本约占光伏组件成本的40%,而组件成本约占电站系统成本的60%,对国内多数光伏企业来说,其最终上报的竞标价还要考虑整个产业链各个分支的成本,因此捆绑几家能够延伸到整个产业链的有实力的企业组成投标联合体,发挥各企业的比较优势降低成本是明智之举。”赛维公司利用其先进的技术降低硅加工成本,比行业平均成本低20%~30%,国内最大多晶硅生产商保利协鑫利用正在运营的徐州20兆瓦光伏电站积累经验创新技术,预计今年将每公斤多晶硅成本将降到30美元以下。这些对降低光伏电站的成本是大有裨益的。

  目前国家能源局最新确定的光伏发展目标是到2015年达到50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到2020年则达到2000万千瓦,而今年的这一数字仅为50万千瓦。这意味着5年后国内光伏装机容量要达到今年的10倍。在技术上短期内难有较大进步时,以大规模运用来破解高成本瓶颈无疑是上上策。

  期盼国内政策支持

  有资料显示,我国光伏电池产量从2001年的3MW(兆瓦)一跃为2009年的4000MW,占了全球光伏市场四成份额,居世界第一位,但我国90%的以上的光伏产品严重依赖出口。

  “从2008年底西班牙进入低迷期开始,到现在德国市场的活跃,国内光伏产业在两年内经历了从繁荣到萧条再繁荣的“过山车”般的循环过程。

  当去年年底德国传出风声要削减对太阳能的补贴时,让很多国内企业诚惶诚恐,直到今年7月初德国政府才最终敲定政策:在其境内建造的屋顶光伏发电系统补贴额减少13%,转换地区补贴额减少8%,其他地区补贴额减少12%。从10月1日开始,补贴额在此基础上再减少3%。

  德国并不是唯一降低太阳能产业补贴的国家。有外媒报道:西班牙工业部近期宣布,计划削减对太阳能光伏电站的补贴,新建的大规模地面光伏电厂的上网电价将削减45%,而对大型屋顶太阳能光伏装置的上网电价将下降25%,小型的则下降5%。政府补贴成为欧洲国家扶持新能源产业发展的重要举措。

  今年7月底,美国通过“千万太阳能屋顶计划则”预计从2012年开始,美国将投资2.5亿美元用于该项计划;从2013年至2021年,每年将投资5亿美元用于该项计划。作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补贴额度最高的新政策,美国千万太阳能屋顶计划是态度鲜明地支持光伏产业发展的宣言。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首席研究员姜谦表示:“如果接下来意大利在政策变动上也步德国的后尘话,那么我国的光伏产业出口状况或许将迎来新的增长。”

  业内人士表示,欧洲国家在面临金融危机的困难下即使削减补贴仍不放弃补贴,力图维持本国光伏发电行业在全球的领先地位。美国补贴政策也紧随其后,反观国内,目前还缺乏清晰的补贴规划政策出台。

  欧美国家通过政策扶持吸引中国企业大幅出口光伏产品,限制了中国国内光伏发电的大规模运用。中国虽然提出5万亿投资新能源的政策,具体各种新能源的规划投资情况尚不明确,现在距离我国在2020年想要实现的2000万千瓦的光伏目标还显得遥遥无期之时。中国拿出自己的措施支持光伏电站建设显得尤为重要。

  民企难与央企共舞

  我国光伏产业一直面临着“上游靠进口,下游靠出口”的窘境。光伏产品生产过程中消耗的能源没有在国内得到补偿和再生,没有让我国人民享受到光伏发电产品的环保收益。现在这种现象即将成为过去。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表示:“政府推出的‘金太阳工程’和建筑屋顶光伏项目,正式开启国内光伏内需市场,市场总规模将达到一年50万千瓦(500MW)左右。”

  今年,中央对发展光伏产业发展的基调大体是:科学规划、适度发展、启动国内市场。以及5月颁布的新“国36条”颁布为民企参与光伏电站招标提供了更多机遇。

  业内人士认为,为了维护自身在新能源的行业地位,不排除有些财大气粗的央企非理性竞争,压低投标价。毕竟中标的上网电价比较低,电站项目的成本回收期较长,资金困局是民企难以解决的,现在13个项目的最低价,全都由国企报出,凸显民企在竞标中的弱势地位。

  去年招标是无锡尚德、英利、天和等民企占主角,而在今年的竞标名单中却看不到英利、天和的影子,而是以供应商的身份参与,以此控制风险。在两年建设周期中,受国内外市场行情的变化,参与投标的民企也可能面临被收购等诸多风险。

  对于这次招标,平均一个项目大概需要4亿以上的资金,而央企本身财力雄厚,可以轻易拿到巨额无息贷款,又有每年国家下拨的15%可再生能源配额,民企与之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虽然民企处于不利地位,但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表示,本次特许招标是国家尝试性的招标探底,当前的招标项目最终还是会向市场放开。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