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多地洪涝泥石流 > 正文

云南泥石流拆散情侣 男友最后短信是“我爱你”

2010年08月21日12:53云南网高伟 李佳健 曲鸣飞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云南泥石流拆散情侣 男友最后短信是“我爱你”

昨天下午,参与救灾的官兵伫立在泥泞中

云南泥石流拆散情侣 男友最后短信是“我爱你”

遇难者家属在江边火化亲人遗体

昨天下午,东月谷河上游下暴雨

河水上涨,漫过临时搭成的桥,搜救一度暂停

灾害已致12人遇难、80人失踪

昨天,贡山县“8·18”特大山洪泥石流搜救工作进入第三天。截至目前,灾害共造成贡山县11212人受灾,因灾死亡12人(20日搜寻到6具遇难者遗体)、失踪80人、重伤9人、轻伤30人,紧急转移安置灾民3282人。

昨天上午10点,在位于东月谷河口处的救灾现场,突然下起小雨,与此同时,东月谷河河水径流量有所加大。下午2点40分左右,由于河流上游出现暴雨天气,现场搜救人员接到撤离命令,暂停搜救工作。下午3点,东月谷河水位明显上涨,河水漫过临时搭建的桥面,车辆无法通行,普拉底乡通往贡山县城的丙瑞线公路再次中断。

下午4点40分,搜救现场又重新放晴,但由于河流水位上涨,搜救现场险情一直未能排除。从昨天下午3点开始,搜救工作就陷入停滞。截至昨晚9点,因河流水位上涨阻断的交通仍未恢复。

昨天中午12点左右,国土资源部和云南省政府的有关领导来到灾区指导救援抢险工作,并慰问了安置点的群众和遇难者家属。

云南省民政厅有关领导19日晚在福贡县向国家有关部委介绍情况,今年入汛以来,云南因风雹、滑坡、洪涝等自然灾害造成239.2418万人不同程度受灾,因灾死亡49人、失踪103人。

搜救

只能用铁钎、铲子一点点挖刨

昨天上午11点,解放军官兵又发现一名遇难者的遗体。由于现场情况复杂,遇难者遗体被损毁的卡车车轮压住,车轮上部堆满淤泥,经过3个多小时抢挖,下午2点40分,遇难者刘有财的遗体被救了出来。

由于大型搜救机械无法进入,寻找遇难者遗体都是靠搜救人员用铲子、锄头、铁钎一点点挖掘厚厚的淤泥。不断有遇难者家属到现场,以确认泥堆中挖出的是否就是自己的亲人。

发现刘有财遗体的同时,卡车的车轮压在他身上,遗体无法顺利被移出。为此,官兵们用绳索将车轮套牢后绑在挖掘机铲斗上。但由于车轮上部覆满淤泥,挖掘机两次试图拽绳索都发生断裂,搜救一时陷入僵局。

搜救人员一点一点地铲开淤泥的同时,就喷洒消毒水。下午1点多,搜救人员用挖掘机铲斗顶部的钢刺刺破轮胎,再用铲斗将轮胎慢慢拱起一定空间,刘有财的遗体才被挪出。在将遗体抬到临时安放点时,亲属也闻讯而至。

寻亲

汉丽杰最后和男友发了半小时短信

“我爱你,老婆!”17日晚上12点左右,汉丽杰接到男朋友发来的短信。第二天一早,她的电话再次响起时,美梦立即被打破。“他的朋友一早就打来电话,声音非常着急,说‘你男朋友出事了,铁矿发生泥石流’。”

汉丽杰家住贡山县,男朋友出事的这两天,她一直没离开过月谷村,但3天下来仍旧没有男朋友的任何消息。汉丽杰说,她已和男朋友谈了将近3年恋爱,本来要准备结婚。“就等他提亲了。他今年24岁,老家在贡山县的一个山村,人有点内向,但不抽烟、不喝酒,非常孝顺父母。每个月所挣的钱全部都交给父母存起来。对我也特别好,经常给我买我喜欢的衣服。”

出事前一天晚上,汉丽杰还和男朋友发了半个小时短信。现在,她一直悔恨自己删掉短信。“除了聊工作和生活情况,就说些相互喜欢的话。早知道他要出事,我就不删这些短信了。”

汉丽杰说,男朋友连同他的工友一起被泥石流冲走。其中,男朋友妹妹一家、两个表哥总共6人全不在了。

伤亡

四川工程队多人被吞没

刘有财来自四川,跟着老乡甚继彬在玉金铁矿场做老厂房改扩建工程,与他一起的还有将近80人。事发时,他与另外20余人住在怒江坝子中的临时石棉瓦房中,和17人被泥石流淹没,其中还包括老板甚继彬的弟弟甚继岗夫妻两人。

灾害发生后,包工程的甚继彬立即清点人数,由于有两个小组的工人租房住在村里,全部没出事,另外3组住在工地上的30余人没逃过泥石流。“现在还有17人没找到,其他伤者住在医院,没有事的都让他们回家报平安去了。失踪者的家属我们都已通知过,这两天都在陆续赶来。”甚继彬说,自己17日晚自己开车从独龙江往贡山县赶,还接到弟弟的电话,说自己忙着开车回家后再联系,但现在已变得一无所有。

“我弟弟还有一儿一女在家,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除此之外,弟媳带的一万余元现金,工地上的5台搅拌机、2台压缩机、摩托车和很多工具,现在都没有了,算下来至少有100余万元。”甚继彬说,自己的施工队已在矿上做了将近2个月,但目前还没给过工钱。“他们让我们报工程量,但具体的费用还没提过。”

善后

带着儿女找到前夫,在江边为他火葬

昨天傍晚,紧依着咆哮的怒江江水,江边燃起熊熊火焰,那是遇难者的家人在为他们的亲人火葬。从昨天一早开始,不少遇难者的亲属开始放鞭炮烧香祭奠逝去的亲人。

19日傍晚,马鸿举的遗体被救出。但直到昨天上午,已到贡山县两天的马鸿举的儿子、女儿还不知道父亲的遗体已被救出。此时,他们最大的依靠就是母亲。因为父母很早离婚,小马和姐姐一直跟随父亲和后妈一起生活。泥石流发生后,之前和小马父亲一起跑车的同事到他家告诉他:“你父亲和后妈出事了。”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姐弟俩这才找到母亲,一同坐车赶到救灾现场。昨天下午,从遇难者遗体临时停放处,一家人认出亲人。在怒江边的临时火葬点,小马与家人一起为父亲火葬。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