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内评论 > 正文

《挟尸要价》真伪:风口浪尖上的道德叩问

2010年08月22日03:41现代快报张瑜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对于刚进入媒体还不到两年的摄影记者张轶来说,摄影作品能获得中国新闻摄影最高荣誉“金镜头”奖,那简直是无上荣光。本月18日,他这幅名为《挟尸要价》的照片,因“揭露社会公德缺失”,被评委全票选为本年度最佳新闻照片奖。

可喜悦还没超过24小时,张轶就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长李玉泉在网上发表署名文章,指责照片作者张轶和刊发媒体“误读照片”、“制造假新闻”,他建议组委会和评委会撤销该照片的获奖资格。围绕这张被称为“近乎残忍”的照片,争议再起。

昨天,张轶通过潇湘晨报将“挟尸要价”的多幅照片公之于众,以回应李玉泉的质疑。随着这批照片的公开,迷雾似乎正在被拨开,但与此同时,“挟尸要价”引发的新闻职业伦理与社会道德危机这些话题,却讨论得更加白热化。

“牵尸靠岸”还是“挟尸要价”?

事情还要从去年的大学生溺水身亡说起。去年10月24日,为救两名落水少年,湖北省荆州市长江大学的10多名大学生手拉手跳进江中营救,后来落水少年被救,而3名大学生何东旭、方招、陈及时却不幸溺水身亡。就在大家赞颂大学生见义勇时,有媒体披露,当天某打捞公司在打捞大学生尸体时要价3.6万元,而且要求先交钱后打捞,此事在当时就备受关注。

2009年11月3日,《华商报》记者郝建国以《3.6万天价捞尸背后的垄断黑幕》为题对“挟尸要价”作出报道,随文刊发的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位白衣老人站立在船头,一只手在胸前抬着,另一只手则牵着一根尼龙绳,绳子尽头是溺水身亡大学生的一只手。当时照片的图片说明为:打捞船赶到后,船主陈某(船头着白色衬衫者)把打捞上来的一名大学生遗体用绳子绑住,以索要更高的捞尸费。真真摄。

该报道被大量转载,舆论对“挟尸要价”提出强烈谴责。但就在第二天,11月4日的南方周末以《“挟尸要价”事件真相还原:“见死不救”渔民被冤》为题,对华商报报道中的一些内容进行了修正,并对之前渔民“挟尸要价”提出质疑。华商报署名“真真”的照片图说中,老人不是打捞公司老板“陈某”,而是渔民王守海,要价者是老板陈某,而非照片上的渔民。

随后,华商报对图片说明中的“陈某”进行了及时更改。

尽管如此,但“挟尸要价”的事实基本确定,而且荆州本地也对打捞尸体的老板陈某即陈波做出相应处罚。但到底照片上的白衣老人王守海是“牵尸靠岸”还是“挟尸要价”,不同媒体对此提出了不同看法。早在2009年11月16日,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李玉泉还在博客上发表了《“牵尸谈价”:不能不说的事实真相》,对这张“挟尸要价”照片提出质疑,可这些声音却没有引起大家注意。

直到今年8月18日,《挟尸要价》以全票赢得中国新闻摄影最高荣誉“金镜头”年度最佳新闻照片奖,而次日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长李玉泉再次网上发文,指出“照片造假”、“媒体误读”后,关于“挟尸要价”真伪的讨论,才在沉寂多日之后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这之前,《挟尸要价》就已获奖多次,包括2009年“尼康杯”新闻摄影大赛一等奖、第六届华赛非战争灾难类单幅优秀奖、2010年全国摄影艺术奖等。只是就在这次质疑后,长江大学宣传部的李玉泉本人、《挟尸要价》照片作者张轶、华商报等各媒体对此事做过报道的记者,甚至是“金镜头”投票的评委,都被裹挟着进入到“挟尸要价”的大讨论中了。

有图有真相还是有图无真相?

在李玉泉的质疑文章中,他指出,“误读的结果使‘牵尸靠岸’在《华商报》和《新京报》的报道中变成了‘牵尸谈价’。而且,该照片在《华商报》和《新京报》发表时署名为‘真真’,现在获奖人为‘张轶’,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两个名字可能用的都是假名。”

另外,李玉泉还“还原”了当时的完整场景,并提交了一张能重现完整场景的照片。李部长认为,由于对“渔民见死不救”的误传,“使本来应该列入‘救人集体’的两个老人现在不敢出江,不敢见人,不敢与人打招呼”。而且还被人砸穿船、烧渔网等,据此,李玉泉部长向大家发问:“因为我们对照片的误读而使这四个老人的生活举步维艰,善良的人们又于心何忍?”最后,他提出三点呼吁,“建议有关主管部门核实照片的真实性和新闻性;建议组委会和评委会撤销该照片的获奖资格;通报作者的弄虚作假做法,以杜绝以后评奖中类似情况的出现。”

记者试图打通李玉泉部长的手机,但一连两天,李的手机一直是来电提醒状态。好在8月20日晚上,记者终于拨通了照片拍摄者张轶的电话。当时刚领完奖的张轶正在青岛机场候机,趁这个空当,他接受了柒周刊记者的电话采访。“从早晨一直开始,我已经连续不停地接受了上百家媒体记者的采访了,到现在我口干舌燥。”

谈到《挟尸要价》这幅获奖照片,这个工作还不满一年半的小伙子态度很坚定。“我的照片经得起质疑,”他说,“因为事发后,我一直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包括船上的渔民王守海如何向岸上的人要价,怎么把尸体拉上岸,包括他们怎么收钱这整个过程。”张轶强调说,“我这是亲眼目睹,而不是道听途说。”为了回应质疑,《潇湘晨报》昨天公布了张轶在事发当时拍摄的多张照片,该报在报道中提到:“整套照片清晰显示,现场学生、老师、群众、打捞者的惊愕、慌忙、痛苦、贪婪在夕阳余晖下一目了然。”

然而,张轶拍下这张他认为非常有“新闻价值”的照片后,他所供职的《江汉商报》却出于各种考虑没有刊发。随后,张轶就以个人名义在《华商报》首发该照片。

“其实图片说明是华商报记者写的,不是我写的,其中白色衬衫者陈某还搞错了。不过后来我们对这个说明及时更正,包括几次参加评奖时,照片中人物名字都改成王守海了。”张轶说,这张照片见报后,就受到威胁了。“我朋友突然告诉我,让我小心点,说这张照片因为触及到当地某些群体的特殊利益,所以他们放出了狠话。”也就因为这个原因,张轶不得已离开自己供职还不到一年的《江汉商报》,离开荆州投奔另一家媒体。

而南方周末在去年的报道中,其实已经开始质疑“挟尸要价”的真实性,可为何张轶当时没有站出来反驳?“我觉得我有证据证明,不需要再回应这件事,我也不想去澄清。”张轶在接受柒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害怕一旦出来澄清,“肯定会引发媒体间的矛盾冲突和交锋,我一个初出茅庐的摄影记者,没必要将事情闹大。”

《华商报》记者郝建国在接受采访时称可以确定李部长未曾去过事发现场,他不是目击者,更没有直接处理此事。“‘挟尸要价’客观记录了某些人唯利是图、趁火打劫的丑恶嘴脸,不能因此说荆州人冷血,因为当时奋不顾身救人的冬泳爱好者韩德元等人也是荆州人,为救人英勇献身的三名大学生也是荆州人。”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