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公司动态 > 正文

中石油发难广东天然气管网 再演控制权争夺

2010年08月09日09:1121世纪经济何清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但如果满足中石油的控股要求,则意味着广东天然气管网公司的现有股东必须让渡一部分股权给中石油,从而打破原有的利益格局。为此,管网公司及相关各方均表示不能接受。

  “如果因为提供的资源量大,就允许中石油成为管网公司第一大股东,那么将来有其他公司带着资源要求进来,又该怎么办?”吴清标反问道。

  在广东方面表示异议时,中石油又开始选择新的市场策略。自2008年底起,中石油便绕过广东省级有关部门和广东天然气管网公司,直接与广东各地市洽商合作。它承诺将直接把西二线主干管线铺设到与它合作的地市门站。

  “他们能量很大,经常直接找地市政府的一把手谈,并承诺在修建西二线主干线时,将为和他们合作的城市预留支线燃气管道出口,令其享受到更低廉的城市门站价格。”那位广东地方人士称。

  “中石油贴近终端市场,可以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而像成立管网公司统购统销这种做法,显然是非市场化的行为。”中石油西气东输管道公司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

  他认为,多了管网公司,意味着销售到终端消费者手中的天然气多了一道手续,销售价格难免更高一截。此外由于我国天然气资源并不充沛,因此在气荒时,中石油还可以通过价格杠杆手段,更好地调配资源的消费。

  “西二线华南市场已被划入我们的西气东输管道公司,有关的市场开拓正在进行,但合作方目前不能透露。”中石油的一位人士向记者证实说。

  今年5、6月间,中石油又先后通过收购及战略联盟的方式,将广东九丰集团和华润集团拉上自己的战车。这两家公司都拥有一些广东地级市的燃气经销权。中石油似乎意欲从内部分化广东天然气管网公司的势力范围。

  对于中石油另起炉灶的行动,广东省有关方面表示不满,并曾发函表示“期望双方坐下来谈,以便求同存异,共谋发展”,但未获回应。

  寡头的算盘

  作为中国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中石油在2009年提供了全国854.2亿立方米天然气中的680.9亿立方米。但在2004年以前,它并不愿意过深地介入燃气终端市场。

  “那时终端市场开拓比较艰难,中石油对城市燃气市场又不熟悉,所以当时情愿只赚取管输费,而将资源直接销售给了地方的燃气公司。” 中石油西气东输管道公司的一位人士解释说。

  最明显的例子是浙江。2004年西气东输一线投产时,由于浙江已成立了专责本省天然气管网建设运营的浙江天然气开发有限公司,因此中石油就直接将资源卖给它,由后者负责当地市场的开拓。

  之后,随着国内天然气市场日渐扩大,从2006年起,中石油开始筹谋染指终端市场,以获取最大利益。据中石油预测,到202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将从2009年的不足900亿立方米跃升至3000亿立方米。

  而中石油手中最有力的牌正是气源,通过气源的供给,它可以轻易获取各地方政府的支持,取得当地的独家燃气经销权。而一旦成事,利益将无比可观。

  目前国内天然气终端价格虽由各地方发改委参照国家颁布的价格制定,但只是针对民用燃气,越来越庞大的工业用户并不享受这个价格。

  “非居民用气的价格是与供气方协商,并报物价局核准产生的,虽然其波动不如国际气价那般频繁,但也是经常变动的。”易贸资讯分析师王佳媚说。

  以杭州萧山为例,7月30日,杭州新奥燃气控股公司自2008年12月以来第四次对非居民生活用气进行调整,非居民用气价格上调至4元/立方米,而该公司从城市门站获得气源价位不过2.42元/立方米。

  高昂的工业用气价格,令所有终端燃气供应商财源滚滚,这不能不令中石油垂涎。在与各省份分配燃气利益时,它不甘心再沿袭肥水外流的浙江模式,而打算修改游戏玩法了。

  另一个经济大省江苏,便成为新“玩法”的试刀之地。

  原本负责江苏地方管网运营的江苏天然气有限公司,在2003年成立后未能尽早建立覆盖全省的管网。结果让中石油西气东输管道公司抢先与省内苏州等城市的燃气公司签署了供气协议,最终,江苏管网被迫接受城下之盟——由中石油每年给它3亿立方米天然气,允许其将这些资源通过自建管道输往张家港等地,价格与苏州等地燃气公司一样。

  “其实我们输往张家港的资源,毛利只有0.2元/方,利润很低,但由于全省市场被割裂,因此中石油对江苏资源的调控要容易许多。”江苏天然气有限公司的一位人士为当初自己的公司下手晚了一步而懊悔不已。

  据说,去冬全国气荒爆发时,中石油有意降低了湖北、江苏等地的管输压力,并将原来输往这些省份的部分资源调往北京,对此江苏地方亦无可奈何。

  前车之鉴,广东方面自然不希望自己重蹈覆辙。

  “重复建设”还是“市场竞争”?

  这场龙争虎斗,目前还看不到明朗的前景。有人为中石油和地方之间这种耗资十数亿、上百亿的“重复建设”痛心不已,也有人认为这种两张网的竞争有利于消费者。

  “这是中国天然气市场发展历程中的必然现象。”中国城市燃气协会秘书长迟国敬说,目前中国天然气市场竞争还很初级,价格、进出口渠道等都受到政策管制,资源是稀缺产品,因此管网控制权就成为争夺的焦点。

  至于这种争夺对消费者是不是好事,迟国敬认为,目前的这种竞争只是两股行政垄断力量之间的竞争,不是真正的市场竞争,“大家只是在既定的利润份额里争抢,大家的运营成本都不透明,价格也不是在市场竞争中产生,无所谓好事还是坏事。”

  “中国天然气运营的各个环节都处于垄断状态,成熟市场国家的天然气产业链,各环节都集中了大量独立运营的竞争者,由供需关系调节资源的流向。”BP公司的一位驻华天然气销售经理评价说。

  比如,在芝加哥等用气量大的城市,一般都有多条不同方向的管道汇集于此,单个管道运营企业无法垄断城市燃气的输送,它巴不得更多的气源能够通过自己的管道,以便收取更多的管输费,因此各方价格竞争激烈,甚至同一管道不同时点的管输费都有所差别。

  他认为,目前国内天然气市场急需打破垄断,应允许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天然气开发运营和销售领域,如此才能使资源更多地、以更合理的价格进入国内,否则高价进口LNG、争建管网的事件还会不断发生。

  “新36条公布后,很多民间资本都期望进入这个领域,毕竟燃气管网的投资收益还是不错的,而只有更多的市场参与者,消费者才能享受到实惠。”迟国敬说,“市场竞争的重心应当放在供气各方的价格及服务上,而不是在对管网的控制权上。”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