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真凶自首3年半后 死缓犯王子发取保回家

2010年08月09日08:34南方都市报占才强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9年前他被认定杀人而入狱,3年半前“真凶”自首被立案调查,他能否被证清白尚待拖了3年的“覃汉宝案”最终判决。

  等待

  “真凶”现身,当地初步调查后却悬了起来。律师上书广西人大促使有关部门重新立案

  “真凶”的现身,王子发案似乎“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但接下来却又是一场马拉松式历程。

  覃汉宝自首时,恰值王子发两年缓刑期满,未来正不可期。这天,在武篆老家的王子山突然接到王子发从狱中打来的电话。这也是王子发服刑后给家里打过唯一的一个电话。

  大概晚上9点多,贵港监狱里的声音问王子山,“二哥,你在家怎么样啊,现在有公安到里面又问我话,是不是要把我搞死哦。”王子发担心,是否很快就要执行死刑了。

  “那晚上我也心慌了”,王子山想,“这个弟弟肯定没命了”。王子山打电话给黄国生律师,不到一个礼拜,黄回话了,却是一个好消息:凶手已经自首了,王子发是冤枉的。并让王子山到贵港监狱,将此消息告之王子发。

  整个拉乐村都沸腾了,都说王子发马上就放出来了。然而接下来很长时间,并没有人们所预料的事情出现。

  据消息人士透露,覃汉宝在罗城监狱自首后,罗城方面曾向东兰县公安局作了报告,县公安局派员进行初步调查核实,结果为:覃汉宝作案原因、地点、所持凶具、作案手段和过程均与案情相吻合。但调查后来却搁置起来。

  期间,代理王子发案的兰盛律师事务所曾写信到县政法委,请求对王子发抢劫杀人案重新立案调查处理,“但县公安局还是无动于衷”。2007年4月,兰盛律师事务所又向广西人大常委会、政法委等单位递交报告,请求尽快对王子发案重新立案调查处理,并建议东兰县公安局予以回避。

  2007年5月,在自治区有关部门督促下,河池市公安局重新立案侦查,同时对此前王子发案各证据进行复核。据王子发家属介绍,当年春节后,河池市公安局还专门派5名干警到武篆乡拉乐村,给王家安慰并道歉。“他们亲口道歉了,说这是冤案,过不了多久王子发就要回来的。我们就天天等,天天盼,凶手都自首三年了,王子发还没回来。”

  2007年12月4日,河池市检察院以覃汉宝涉嫌故意杀人罪河池市中院提起公诉。然而却一直没有开庭。

  一年后,兰盛律师事务所再次向自治区人大常委会报告:“请上级把王子发的案件当做法制建设问题的一件大事来看待,督促相关部门做出处理并答复,如果该案被确认错案,就应当本着有错必纠的原则做出结论。人的生命的时光是有限的,多呆一天监狱就少了一天的自由,同时,被冤枉的人多呆一天的监狱,国家就多一天的赔偿负担,迟一天处理不如早一天处理为好。”

  几乎与此同时,监狱中的王子发也向自治区人大递交了刑事申诉状:“为着这一起冤案,我耐心等待消息,可是等来等去,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我实在等得不耐烦,也无法再等下去了。过去,没有抓获凶手,我哑巴吃黄连,蒙受冤屈,而今,真凶抓获了,我的冤案还待到何时?”

  2009年初,自治区人大常委法工委副主任陆炳华亲自到河池召开督查会议,在听取各家汇报后明确要求王子发案应尽快给出结果。2009年1月,河池市检察院第二次向中院提起公诉。此时距第一次公诉一年有余。

  2009年5月14日,覃汉宝案终于在河池中院开庭。当法警将覃汉宝押上庭时,旁听席上王子发的家属激动得流下眼泪,“9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王子发75岁的父亲王士珠说。

  重审

  指证王子发杀人的两个关键证人当庭翻供,“自伤”鉴定也被推翻,覃汉宝杀人案经三次审理仍未判决

  然而案件进展依然“跌宕”。第一次开庭后,河池中院合议庭、审委会对覃汉宝案进行讨论,商讨判决。据消息人士称,广西高院又指示市中院向其汇报,并要求补充材料。2009年7月,河池中院第二次开庭。

  据河池市检察院介绍,在王子发案证据重新复核中,原有为王子发定罪的三大关键证据已全部推翻。曾供述王子发为建房还债而杀害吴宗谋的蓝福高开庭时到场,并当庭翻供。他称,当时一个狱警让他争取立功,他则为了减刑,在看守所监舍听说王子发在家乡建房欠钱,与杀人关联起来“推理出来的证据”。

  吴宗谋的儿子和堂弟也相继翻供,说他们当时只是听吴宗谋说,他和王子高的弟弟一起喝酒,被人砍,将之演变为“被王子高的弟砍”。

  王子发“自伤”说也被重新鉴定。据河池市检察院介绍,“公检法几家坐起来讨论,决定要重新鉴定。现在是经公安部做过的鉴定,推翻了王子发是‘自伤’的结论”。检察院另介绍,其实在二审时,省高院就已经组织了一次鉴定,对鉴定是有疑问的,“有可能是‘自伤’也有可能是‘他伤’”。

  记者拿到一份由河池市公安局2008年10月20日开具的河公刑鉴通字(2008)10号《鉴定结论通知书》显示:“对被害人王子发的损伤进行了是否自己形成的鉴定,鉴定结论是王子发自己难以形成其体表所有的刺创。”

  自2009年5月14日、7月17日两次开庭后,覃汉宝案未判决。据了解,覃汉宝案审理期间,自治区政法委组织了会议,经公检法部门研究,结果是要补充证据。河池市检察院曾打过两份报告,一个是关于覃汉宝案的报告,一个是关于尽快解决王子发案的报告,但一直没有下文。

  “法院慎重是可以理解的。前面的案子可能错了,后面的案子再错怎么办?但现在一点小问题全部都要搞得清清楚楚,这很为难我们。比如说覃汉宝说当晚是从自家二楼爬下来,要让我们搞现场模拟,时间都过去9年了,时过境迁,现场都已经不存在了,没办法再模拟了。但是按照要求,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我们也想尽快处理这个案件,但迟迟不办我们也没有办法。”检察院人士说。

  “这个案子现在变得很复杂,既有案子本身的原因,还涉及到案子背后可能会牵扯到的诸多问题。目前的主要阻力,应该在高院那里。”

  今年6月10日,经补充证据后的覃汉宝案再次在河池中院开庭审理。数日审理中,虽覃汉宝坚称自己是案件真凶,但因时间久远人证物证匮乏,截至目前此案仍未判决。

  “定案”

  王子发案终审曾开审判委员会定案。终审审判长称,案件与他没关系“因为我有不同意见”

  广西高院是王子发案的终审判决机关,2005年,对王子发案作出终审判决的(2002)桂刑复字第509号刑事判决书,审判长署名为石家祥。然而当记者联系到石家祥时,他却告知“这个案子和我没关系”。以下是记者在电话中与石家祥的对话:

  记者:2005年你是王子发案二审的审判长?

  石家祥:有这么回事。

  记者:一个叫覃汉宝的自首说他杀了这个人,这事你了解吗?

  石家祥:我知道,但我不便说,现在这两件案子我都回避了。

  记者:王子发案有人说是冤案,你怎么看?

  石家祥:我也不好评论。我是当事人,比较自觉一点,我回避,如果我说前案不对,那也不对,讲后面的对,我也不能,理解哈。

  记者:我们得知当时是由审判委员会定的,据说你当时也不是审委?

  石家祥:我是主办人,我是审判长。

  记者:你有参与审判委员会吗?

  石家祥:是我汇报的。

  记者:当时审判委员会里谁主导定这个案子?

  石家祥:我不太方便说。前面的案件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有不同意见。虽然当时我是主办人,我也是审判长,但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记者:你当时认为这个案子的证据足够判王子发死刑吗?

  石家祥:作为主办人只能讲我主办人的话,不能讲审判委员会的话。而且作为主办人,我也是不正规的意见,我的意见合议庭讨论都记录得清清楚楚,与现有审判结果肯定不一致嘛,要不然我怎么说没关系呢。合议庭的意见,也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审委会最后采纳多数的意见。

  记者:审委会有几个人?怎么构成的?

  石家祥:当时11个以上。举手一致表决通过,可以判死刑。审委员的构成有院长、副院长、专职委员、庭长等。刑庭的庭长,分管的副院长,他们这个意见会比较重要一点,表决的时候大家是一样的权利。

  记者:当时审委会谁的意见占主导地位?

  石家祥:他们是一致意见,不存在谁占主导。请理解哈,我还在这里上班。

  南都记者 占才强

(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