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神仙道长李一:曾下海赖账遭警方调查

2010年08月05日13:28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他是笑面虎,对人极友善,喜搂腰抱肩显亲热,但城府相当深,交朋友以利益为重。”“甜茶道人”甚至透露,李一并不会多少武功,“相识十余年来,我从没看到他展示过武功。”

缙云山疑云:李一是谁,演员还是神仙?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重庆

7月28日晚饭后,“甜茶道人”(网名)习惯性地打开电脑,刚登录QQ,一条消息就弹跳出来—“道长李一:弟子三万包括马云王菲等人”。

这是7月26日出版的国内某周刊的封面文章。文章称重庆缙云山绍龙观道长李一的弟子已超三万,很多是企业家、明星大腕,并披露:6月,在刚刚结束的中国道教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上,李一从重庆道教协会副会长直接升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

读罢文章,“甜茶道人”对李一的际遇大感震惊:他所认识的李一,多年前只是一个街头卖艺的“江湖术士”,不料如今竟跃升为“李神仙”、“养生专家”和“国学大师”了。

“甜茶道人”坦承曾是跟随李一多年的信徒,但最终选择了离开。8月2日凌晨1-4时许,他在重庆一家茶楼接受时代周报独家采访时直言:“这个人近年来被神化了。”

近段时间,李一因媒体报道,迅速成为了网络风云人物,身陷舆论漩涡:有人奉他为神仙、大师,有人则指责他是江湖骗子。时代周报获悉的信息称,面对炙热的民众质疑,重庆市委统战部、民宗委已召开几次专题会议,要求重庆宗教界人士保持低调,谨慎发言。

41岁的道长李一,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他经历了怎样的人生际遇?时代周报记者在重庆遍访熟识李一者、重庆宗教界人士,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李一。

“绝技高手”

“李二娃”21岁时因通电表演第一次出名

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一份工商资料显示,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他现在的身份是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重庆道教协会副会长、缙云山绍龙观住持以及重庆市政协委员。

关于李一的从道经历,外界流传有多个版本。其中一个是,李一出生在一个道教的世家,父亲是道士,他三岁时得了病,被抱进了道观,跟随另一位道长修行,接受道教功法与药物治疗。病好后,他四处游历,向不同宗派多位师傅求教,16岁时成为正一道太乙昆仑宗传人。

另一个版本是,李一三岁时重病无法医治,父亲送他到河北向一位隐居的道人求医,从此随老道人学道、打拳、练功。七岁回重庆上学后,每年寒暑假还到师父家学习,二十多岁时正式出家当了道人。

“李一父亲根本不是道士,李一也不是从小就在河北修行。”“甜茶道人”对时代周报记者称,李父只是位重庆沙坪坝区内某国企的一名退休工人,“为人和蔼、本分”;李一从小都在石桥铺长大,初中时在石桥铺街头打架斗殴小有名气,高中时则逃学跟河北来重庆摆地摊表演杂耍的人走了,“去学绝世武功”。

李一在家排行老二,街坊邻居常叫他“李二娃”。“甜茶道人”讲了一个故事:1999年,绍龙观曾请一位石桥铺女裁缝制作道袍,她碰到李一,并不知其已成绍龙观当家人,当众对其大喊“李二娃”。李并不作答,低头疾走而去。但“李二娃”的绰号自此在观中广为人知。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李一的哥哥李世洪,1964年生人,目前是重庆龙人养生保健公司董事长、重庆保健按摩协会副会长,在重庆两路口拥有养生美容保健培训学校和中医美容门诊部。

李一的朋友、重庆知名喜剧演员仇小豹接受时代周报采访称,李一多年前曾向他简略提及自己小时情况:身体多病,父亲一直教他练武,后去了河北练功。

仇小豹1990年认识李一。这一年,重庆电视台举办“太阳神杯巴蜀绝技大赛”,仇小豹是大赛组委会成员兼主持人。当时尚叫李军、21岁的李一,刚回到重庆,前来报名参赛,表演“人体通电”。“他当时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显得秀秀气气的。”仇小豹说。

但报名表演“人体通电”节目的还有一个参赛者。“李一着装太朴素、道具简陋,镜头画面不甚理想,因此他差点被淘汰。”仇小豹笑称,还是他力保了李一,因为他的表演相对竞争者更简单直观,冲击力更强。

李一的节目是:两手各拿根电线,一根火线一根零线,它们的一端是插头,另一端是一个电阻丝,当插头插进带电的220伏插座时,两只手一接触电阻丝,电阻丝就发红,说明此时李一的身体通电了。

这其实是李一如今大力宣扬、亦被外界质疑的“通电看病”的雏形。当年,李一因这一表演,获得巴蜀绝技“十绝高手”称号,重庆电视台颁发了证书。“这是他第一次亮相公众媒体,也是他的第一次出名。”仇小豹说。

自此,仇与李两人结为朋友。李一则因仇小豹的知遇之恩,多年来一直称他为“仇老师”。 仇小豹坦言在李一稍后的人生路上,他充当过幕僚。

一度落魄

创办巴蜀绝技团,但处境极其困窘

参加“绝技大赛”出名后不久,李一就开始招兵买马,与人在石桥铺创办“重庆东方巴蜀绝技团”,先出任副团长,1992年8月升为团长。

如今缙云山绍龙观号称全国唯一的道家绝技团,就是以巴蜀绝技团弟子为骨干成立的。

巴蜀绝技团就是一个街头卖艺的江湖杂技团。当时生意并不好,收入微薄,李一和一众弟子生活艰辛。仇小豹对此印象深刻:“那时我常被他拉去做主持。他们的表演几无艺术性,观众稀少,我很为他们的处境着急,免收主持费。他父母也来帮忙,给他们买菜做饭。”

后来,李一逐渐在当地有些名气。一位重庆市民至今记得:多年前,一位朋友神秘兮兮带他到石桥铺一破烂民房,去见识大师的功夫,说他不怕电。

“我们一行人到了那里,已有了一些人。李一大师当时还很瘦,见了大家后就把灯头取下来,拿出一根线说是火线,拿出另一根线说是零线,然后叫大家拉手,他拿着火线头,把手伸给第一个人……我也在这一群傻乎乎的人中感受电流通过……麻麻的!当时对他崇拜得不得了。”

李一的“功夫”也得到了另一个人的崇拜,他就是当时重庆十大优秀企业家之一的重庆国光集团总裁刘宗朝。知情者称,1993年,为了扩大绝技团影响,走出困境,李一和其弟子策划了“寻访南中国龙脉”的徒步探险行动。

刘宗朝出于扶助李一、亦为宣传企业品牌目的,出资赞助李一和弟子组建探险队,并命名为“国光探险队”。为制造卖点,李一在临行前宣布,到湖北神农架一定抓回野人,否则不归。

到神龙架抓野人的新闻,顿时吸引了数十家媒体的关注。但好景不长,此时的国光集团因盲目扩张,资金链断裂,赞助资金到不了位,李一的探险队只得落魄而归,生活重新陷入困顿。

时值全国一片气功热。李一1994年开办气功班,大渡口为主要活动场所。他和弟子们“自编自创”了一套《龙人气功》。据李一的昔日追随者介绍,这套“功法”实际上是东拼西凑,由李一弟子中文化最高、一个重师数学系的毕业生执笔而成。该人早已离开李一,现为重庆一家知名餐饮公司的经理。

创办气功班后,李一和弟子们的处境仍是“食不果腹”。1996年左右,李一又开设了一家推拿按摩类的“道医馆”,拉开其“道家养生之旅”。这家推拿按摩馆的位置特别,挨着重庆市委机关大院的小礼堂。

仇小豹称,李一能在市委机关大院开“道医馆”,缘于他为一位市领导治好了病,很受其赏识。随后在当时市委办公厅一位副主任引荐下,李一租下小礼堂旁一幢一楼一底的小楼。

这个道医馆,门口挂着八卦图,既没有招牌,也无医疗器械,李一更无行医资格,便开始了“通电疗法”试验。但生活的窘迫仍如影相随。

缙云山道教协会副会长甘全中见证了李一当时境况。甘当时是商界风云人物,原任四川省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因患病到李一道医馆求治。他称当时道医馆收费很低,李一和几个弟子吃了上顿没下顿,只有一个电饭煲,没有锅灶,还是他特意为他们添置了一些炊具。

“老赖李一”

曾任多个公司董事长,因一个项目遭到警方调查处罚

但是,李一的人生,最终迎来了转折点。

这个地处特殊位置的道医馆,让李一迅速积累起大量政商资源。也就在此期间,他开始认识冯小春等一大帮朋友。

据“甜茶道人”透露,生于1965年的冯小春,四川宜宾人,本是一家内部报刊的经宣记者,“油滑,善拉关系”。这人此后一直是李一“智囊团”成员。

1997年起,在政商人脉的帮助和“智囊团”策划下,李一开始了商人之旅。

初涉商海的李一开始大办公司。1997、1998年间,他先后担任重庆华厦文化传播服务公司、重庆德宏文化传播公司等一系列公司的董事长,还创立了重庆北碚保护道教文化促进会,自任会长。

1998年7月,李一以旗下重庆德宏文化公司为发起人,联合北碚保护道教文化促进会、重庆乡源工贸公司、重庆联昌鞋业公司等企业,共同组建了重庆龙人文化集团(下称重庆龙人)。李一出任董事长。

重庆龙人成立不久,就盯上了同在大渡口区一家公司的股权,它就是重庆国立电子集团。1998年底,经过收购股东股权,龙人牢牢控制了国立集团。

国立集团握有重庆润达扶贫投资公司90%股权。因此,重庆龙人透过国立轻易掌控了润达。重庆润达是重庆市台办批复成立、专门从事扶贫投资的一家公司。

大渡口区警方称,重庆龙人入主润达前,担任龙人董事长、总经理的李一、肖毅分别在润达任财务经理和总经理。

事实是,在重庆龙人掌控润达扶贫后,李一开始从润达大量抽取资金。其后在“三金三乱”清查中,润达被查出从大渡口区乡镇企业投资公司借贷1000多万元,警方追查资金流向时发现都到了李一手中。

李一把这些资金主要用在了两个项目上。一个是李一在大渡口陶瓷市场附近投资的天一大厦,“三金三乱”清查使得资金链轰然断裂,修到第七层的大厦成为烂尾楼,已预买房屋的百姓不断上访。另一个项目则是李一的缙云山绍龙观。

重庆警方调查发现,润达扶贫法人代表杨涛早已被排挤,李一取而代之,但其法人代表身份并未在工商资料里变更。李一和绍龙观被追加为被执行人,尽管承诺还款,但他表示除了缙云山道观,再无其他资产。

最终,天一大厦被司法拍卖,李一的一辆红旗轿车被追缴。“绍龙观是宗教场所,不便查封变卖,因此该案虽已宣判,但一直无法执行而结案。”大渡口知情人士还表示,1998至2005年间,案件在调查和执行中,多次遭遇招呼而中断。

警方信息显示,截至2005年,李一及润达公司共拖欠大渡口区乡镇企业投资公司本金730万,“加上滞纳金,早超过了千万”。

重庆龙人、润达扶贫两家公司,则均因未年检,在2000、2001年分别被吊销营业执照。重庆大渡口相关方面对李一的“老赖”行为颇感无奈。据大渡口区警方透露,李一每次被警方传讯,他都会在公安机关给警察表演手掌煎鱼等人体通电节目。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