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南京大爆炸:化工管道上的荒唐拆迁

2010年08月02日15:07财新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7月28日上午10时11分,一声惊天巨响涌向南京市民耳膜。一条输送易燃气体丙烯(propylene)的管道被拆迁工人挖断,丙烯大量外泄至少五分钟后,遇明火爆炸。

一条危险的化工管道,如何成了规划和监督的死角?又是如何错过最后的警告? 昔日的化工城如何告别沉重的遗产?

□ 本刊记者 宫靖 | 文

7月28日上午10时11分,一声惊天巨响涌向南京市民耳膜。

原点位于城北栖霞区迈皋桥地区。一条输送易燃气体丙烯(propylene)的管道被拆迁工人挖断,丙烯大量外泄至少五分钟后,遇明火爆炸。

爆炸气流毫无阻碍地穿过空旷的拆迁场地,瞬间袭击了数百米至1公里范围内的闹市区域,声浪在数十公里之外都清晰可闻。

据南京官方公布的数字,截至7月30日16时,共统计到13人死于这次爆炸;此外,还有120余人受伤住院,其中包括14名危重伤员。在医院简单诊治后就离开的轻伤人员,并未统计在内。把当天各主要医院接诊伤员数字简单相加,受伤人数应在300人以上。

官方发布的数字还显示,共2700余户居民受到爆炸冲击,室内财产受损严重。本刊记者在爆炸现场也注意到,附近高力家具港和红太阳装饰城两家大型商业卖场,也受到严重冲击;周边多家楼盘和众多平房的门窗和室内装饰品、物品,亦被炸毁。

发生在南京主城区内的这次爆炸,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除爆炸本身造成的巨大损失,更因其警示作用。面临相似危境的城市,不止南京。即随着城市扩张,居民区早与原化工企业所在地混杂一体;如何善后,对城市管理者而言,注定是一个极其棘手和漫长的挑战。

惊天大爆炸

当天上午10时左右,在南京栖霞区迈尧路一家酒店的大堂里,经营一家小型贸易公司的朱高学(化名),正在与几位同行讨论拆迁问题,突然间闻到空气中有类似煤气的味道,并且越来越浓。

朱高学丢下众人,推开大门想搞清楚气味来源。刚出酒店时,爆炸猝然发生。

幸运的是,他只受了一些皮外伤;而刚刚还在与他讨论问题的几位同伴,则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都被炸飞的门窗、天花板等物击中。

自嘲“捡到一条命”的朱高学告诉本刊记者,酒店大堂里至少死了四五个人。

爆炸发生次日,官方消息称,管道被挖断的准确时间为当日10时06分,爆炸则发生在五分钟后的10时11分。而在爆炸当日,当地媒体引用消防部门的说法,称管道被挖断的时间为9时56分。

记者在爆炸现场看到,这个被称为南京塑料四厂的地方,原编号为万寿村15号,是一片约十几亩大空旷处所。该厂停产已十余年,最近两个月内,该厂60多幢两层高的厂房已先后被拆除;爆炸发生前,建筑废墟已清理完毕,只是现场土地未及平整。

据现场工作人员指认,爆炸发生在空旷地中央靠南的位置。那里的地下,是一条口径159毫米的丙烯管线。爆炸点四周约100米至300米范围内,原有一圈高大挺拔的法国梧桐树,叶子全部被炸飞,部分树干、树枝也被炸落。

该厂南侧与迈尧公路仅隔一排一层高门面房,而厂址北侧隔一个数十米宽的废旧物品收购场所,即与南京城北主干道栖霞大道相邻。当地居民称,上述两条路直线距离不足千米。

爆炸发生时,两条路上的车辆与行人同样受到严重冲击。多辆公交车和私家车车窗被炸飞,车主和乘客受伤,行人也多被爆炸飞行物如玻璃等击伤。两条路与厂址相邻的数百米路段内,门面房门窗亦多因为巨大震动而移位。

大型卖场高力家具港和红太阳装饰城分别位于厂址西北角和东南角,距爆炸点各有数百米,目前均处于警方的封锁之中。从外观看,两卖场门窗尽毁。爆炸发生时,场内顾客受伤情形和商场商品毁损情形,到7月30日18点截稿时止,官方仍未公布。

离爆炸点600米至1公里范围内,则分布有阳光雅居、燕华家园等多家大型住宅小区。上述两小区内均有幼儿园,据称幼儿园未受大的冲击。现场可见,迎着爆炸点的居民楼窗户玻璃多数破碎,部分地方窗框也被炸飞。

以爆炸点为圆心,半径1公里左右的区域内,至少有四座加油站。据了解,爆炸当天,这些加油站分别有数十位工作人员在值班。

一般来说,化工厂或易燃气体管道爆炸,最多波击500米范围,更多事故只波击二三百米范围。但南京是次爆炸,爆炸区域接近1公里范围,所以伤亡较为惨重。

南京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化学专家,从专业角度向本刊记者大概描述了此次爆炸的形成和发生过程:

丙烯是易燃气体,遇空气后立即形成爆炸混合物。丙烯密度大于空气,通过五六分钟的高压泄漏,在数百平方米范围内就达到了爆炸所需极限浓度。此时,明火出现,这个大型爆炸体(而不仅是泄漏点)立时爆燃。

如果爆炸地是在产工厂,或有房屋的居民区,因有建筑物遮挡,爆炸冲击范围一般在几百米内。但此次爆炸点在一个拆迁后的空旷地带,因此冲击范围反而更大。

该专家特别强调,虽然形式上是管道爆炸,但其性质仍然属于化工爆炸事故。因为丙烯是基础化工原料之一,管道则是从一家化工厂通至另一家化工厂的输送管道。该化工管道口径达159毫米,管道内压力大,所以其爆炸威力自非一般民用煤气管道爆燃可比。

明火火源至今尚未查明,警方称爆炸最早发生在迈尧路一家小饭店内,小爆炸迅速雪崩成大爆炸。而当地流传最广的另一版本是,一位别克车主停在区域内点火抽烟。但无论哪种原因,点火者应非故意,并在无意间成为事故最惨烈的牺牲者。

荒诞的拆迁

事后来看,这起大爆炸在不幸之中,也有万幸之处。

因为事发工作日上午10点这个时间段,居民楼里多数人家已去上班了。而两家大型卖场,工作日顾客也较少。而当时未至午饭时间,街面上人也较少。

爆炸点是一个拆迁空地,而非在产工厂;这虽然放大了冲击范围,但也极大地降低了伤亡数字。最邻近的土岗居民,刚在一个月前被拆迁搬离。几百米内的南京广播电视大学栖霞分校,则已经放了暑假。

同样幸运的还有,爆炸和随后七八个小时的大火,并未波击近在咫尺的四个加油站,以及相距一个街区的百江液化气公司。

上述侥幸事项中任何一项,如果不幸叠加,伤亡必将成倍放大。但细究这场爆炸发生的原因,却源于一场近乎荒诞的拆迁闹剧。

据本刊记者了解,南京塑料四厂作为南京轻纺集团旗下的一家地方国企,由于效益较差已于10年前停产。近年,南京轻纺集团一直希望栖霞区政府将塑料四厂9万余平方米土地售出,以用所得资金解决原厂职工的社会保险和养老等遗留问题。

2010年春节,该地块终于开始动迁。据《扬子晚报》引用南京市安监局副局长刘照华的说法,塑料四厂和栖霞迈燕地区开发建设领导小组签订了拆迁转让合同,并支付拆迁转让费用1.8亿元。

2010年6月,上述领导小组通过工程招标,将本地块拆迁工作交予扬州宏运基础配套公司;实际上,中标的拆迁人邵殿军,只是冒用该公司名义,却离奇地穿越层层关卡。

《新京报》报道称,双方约定,邵殿军主要负责旧厂房拆迁,拆除的废旧物品归邵所有。双方互不给付其余费用。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和相关厂家均知悉工地地下有管道。

此后,邵殿军就将拆迁事项转包给了姐夫董来荣。董来荣又将该工程转包给了其小舅子方强锋。经过一个多月的拆迁,地上的厂房拆除完毕,所得钢筋等废品被变卖。

7月下旬,董来荣和方强锋决定开挖拆迁场地地下部分。关于此事,南京官方说法是“进行土地平整”。而未得到官方证实的另一种说法则是,开挖地下部分并不在拆迁协议中;拆迁者此行为是越权开挖,图的是工厂地下的废弃钢铁管道带来的“额外红利”。

官方在新闻发布会上曾解释,在开挖之前,代表政府一方的迈皋桥街道以及原南京塑料四厂人员,都曾警告拆迁者地下有丙烯和煤气管道。在实际的开挖中,丙烯管道的所有者南京金陵塑胶化工有限公司,还派出生产经营部副部长蒋山尊到现场指导。

而蒋山尊在出事当天,竟然没有携带图纸,在现场只是凭印象放置禁止标识。

爆炸前数分钟,董来荣先是发现了一条直径15厘米左右的管道,就让方强锋挖掉表面土层以看究竟。但方强锋的挖掘机却直接捅漏了这条管道,白色气体开始喷涌。董慌了神,让方立即撤离,自己则跑向不足1公里远的南京金陵塑胶化工有限公司报告。

董的报告,使金陵塑胶公司及时关闭了丙烯管道数道阀门,阻止了更大爆炸,甚至连锁爆炸的发生。

当晚约8时,丙烯余气终于燃尽,爆炸事件尘埃落定。邵殿军、董来荣、方强锋和蒋山尊四人,在大火燃烧过程中就被南京警方控制。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