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吉林化工原料落水 > 正文

吉林永吉洪水带给居民心理冲击 听到泄洪就跑

2010年08月02日06:59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李松涛我要评论(0)
字号:T|T

8月1日,吉林永吉,一位店主在清理店面。郭垒摄

8月1日,吉林永吉,一位店主在清理店面。郭垒摄

蓝天白云,青山绿树,如果不是眼前的断桥,很难相信吉林市旺起镇刚刚遭受了洪水的侵袭。

7月28日凌晨3时许,旺起镇旺起村58岁的村民王宝琴从梦中醒来。“醒来吓了一跳,就听见哗哗的水声,跟一大桶水往外倒一样。”王宝琴说。

王宝琴家院墙旁边是一条小河,山上流下来的水都从她家旁流过。王宝琴打开房门后发现,家旁边小河上的小桥已经被冲垮,自家院墙也有一部分开始砖体脱落。

7月27日~28日,吉林市连降大暴雨,数个县市受灾。永吉县口前镇更是遭遇1600年一遇的洪水。

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

旺起镇三面环山、一面对着松花湖,当地人称之为西大河的河水从镇中心流过。

7月28日清晨,西大河推起大浪,将镇中心3座桥、1座水坝冲垮,仅仅20多分钟,这个镇就被淹。

今年60岁的赵大爷就住在镇上,28日早上,河水已经漫过堤岸,扑向岸边的民房。

“当时就看到河水冲起两米多高的浪,直往两边扑。几分钟,河对面林场的房子就被冲垮了。”赵大爷在旺起镇几十年了, 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

房屋被冲垮,水、电、通讯中断,连接镇里与外界的桥也被冲垮,一些村民被困在洪水淹没的房顶。这里成了孤岛。

统计显示,旺起镇共两万多人,11个群落村在这场洪水中全都被淹,受灾人口1.6万多人。

受灾最严重的是四间村,镇上的志愿者告诉记者,这个村只剩下3处房子,其余都被冲倒。

7月28日上午9点,武警吉林省总队吉林市支队政委张苏带着21名官兵、5艘冲锋艇赶往旺起。他们是最早进入灾区的救援队伍。

“洪水比想象的大多了。”张苏告诉记者,当他赶到旺起的时候,天还在下雨,大片的玉米地都被淹在水下,水面上漂着家具、木头、冰箱等杂物,水流非常急。有些当地村民被困在房顶,看到武警不停地招手。

在四间村小学门口,两个老师拉着两名七八岁的学生,学校周围都是洪水。

武警战士腰上缠着绳子,一端固定在岸边的树桩上,将被困的老师和学生背了出来。这个时候,四间村还有300多名村民被困。

“水流急,冲起来的石头打在腿上生疼。”张苏也很担心,如果雨下大了,战士和村民谁都出不去。

一直到当天晚上7点多,张苏的队伍救出了120余人,疏散、安排了300多人。等回到驻地的时候才想起来,战士们已经一天没有吃饭。

7月30日,记者步行前往旺起镇。几个20多岁的年轻人背着包往家赶。他们在黑龙江一家筷子厂打工,7月27日与家人通电话得知下大雨,28日就再也联系不上,于是匆忙从3000多公里外的工厂往家赶。

大暴雨过后,西大河水已经退去大半,被淹没的玉米地露了出来,已经开始挂果的玉米秆齐刷刷贴着地面。

不知谁家的房屋大梁横在河边,上面挂着一块牌子:渡口。一根缆绳拴在这个大梁上,另一头拴在河对岸。这是西大河水位较浅的地方,也是目前旺起镇与外界的通道。

来往的村民一手抓着缆绳,一手拿着鞋子,或者肩上扛着生活用品,涉水而过。最深处,水漫过膝盖。

赶来救灾的军队和民警正在紧张施工,抢修道路桥梁,直升机为这里空投了水和食品。

“你去哪里?”记者问那些通过一根缆绳的渡口涉水而过的村民,几乎所有的回答都是:回家。

口前镇:听到泄洪的消息就跑

7月31日,洪水退去,永吉县口前镇开始灾后重建。每条街上,厚厚的淤泥似乎在提醒人们,这个小镇刚刚遭受洪水的袭击。在此次吉林市的洪灾中,这里受灾最重。

7月28日,永吉县遭遇自有水文、气象记录以来从未遇到过的特大降雨,12小时降水量超过200毫米。但也有当地居民反映,大暴雨固然是灾难的重要原因,但几个水库的溃坝加大了水灾的破坏力。

“水淹上来的时候,大楼的一层都在水里。”杜大爷指着实验小学教学楼上的水印,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洪水。根据教学楼墙体上的水印判断,当时校园里水深足有三四米。杜大爷在永吉县实验小学看大门。7月27日,他刚好是夜班,就住在学校。

7月28日凌晨近5点的时候,杜大爷醒来,看了看窗外,依然是大雨不断。当他准备走到门口透透气的时候却发现,校园里开始有积水了。“但没想到很快积水越来越高。”杜大爷说,6点多的时候,水已经漫进教学楼,差4级台阶就到2楼了。

早上7点,雨还在下,大水拥挤着冲向实验小学的操场、教学楼。操场上的篮球架在大雨中只剩下篮框以上的部分露在外面,其余部分已经没入水中。同杜大爷一同值夜班的还有实验小学的几位领导和老师,7个人赶紧跑上三四楼。

距离永吉县实验小学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是口前镇的站前路,这条街道上就是口前火车站,平时很热闹。而就在7月28日早上7点多的时候,这条路已经成了河道。一列通过口前站的火车直接被冲出铁轨。

今年50岁的曹春梅一家3口这个时候正在逃命。

曹春梅家在站前路一栋民居的一层,已经涨上来的洪水已经冲破双层玻璃的塑钢窗倒灌入室内。曹春梅想打开家门却怎么也推不开,洪水已经把房门堵死。

这个时候,家里的水已经没到了脖子。曹春梅的丈夫用火钳敲碎阳台的玻璃,带着家人从阳台爬到了2楼,这才脱险。

差一点就没命了,可当曹春梅一家人惊魂未定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家怎么办。

曹春梅跟丈夫已经下岗多年,7年前夫妻俩开了一家干洗店,一家人就靠着这个小店生活,每年能有四五万元的收入。家就是干洗店,干洗店就是家。

“那些机器花了十几万元,都泡在了水里,还有很多顾客送洗的衣服,全在里面。”7月31日,曹春梅一家人在清理被洪水浸泡的家,她皱着眉头,看着丈夫和儿子从家里推出一层又一层的淤泥。

那些干洗设备就是曹春梅家的全部家当,被水泡了之后变成了废铁。

“这还不算,顾客送洗的衣服都是不错的衣服,还有不少貂皮大衣、裘皮大衣,这下我可怎么赔?”曹春梅丈夫告诉记者,这两天,已经有顾客来索要衣服,他无言以对。

在洪水中,口前镇基本上所有的平房都被冲垮,大部分楼房的一层都被淹。有些街道,一楼的居民家,几乎每家都是半人高的淤泥。

洪水把站前路冲开了几个大坑,里面存有积水。

从站前路往北走,是永吉大桥。桥上的路灯已经从直立折出90度角,紧贴着桥面,看上去像是一根根鱼竿在等待鱼儿上钩。

桥面2/3被毁,破开了一个大洞。河水两侧的树不论粗细,基本都已经被洪水推倒,树枝上挂着洪水带下来的玉米秆等杂物。

各个单位的救援抢险车在口前镇来来往往,包括武警、军队在内的抢险队伍在不同位置清淤、重建。卫生部门向居民散发防疫传单,并向居民发放消毒液,5家一瓶。洪水带给永吉县40多亿的经济损失,带给人们的则不仅仅是经济损失,还有心理上的冲击。7月30日丰满大坝开闸泄洪,不少口前镇居民听到消息就跑。但在地理位置上,口前镇在丰满大坝上游,泄洪不会影响口前镇。

本报吉林8月1日电

[责任编辑:victor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