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大连输油管道爆炸 > 正文

摄影师334秒记录大连清污战士牺牲过程(图)

2010年08月01日03:36新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张良死了,就死在江河的镜头前。江河说,现在他很内疚,因为自己会游泳。救人和拍照的抉择,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折磨着这个摄影师。

摄影师334秒记录大连清污消防员牺牲过程(组图)

8时28分58秒 张良示意将水泵推向深海

摄影师334秒记录大连清污消防员牺牲过程(组图)

8时30分52秒 张良开始下沉

摄影师334秒记录大连清污消防员牺牲过程(组图)

8时31分02秒 郑占宏冲进海里救张良

摄影师334秒记录大连清污消防员牺牲过程(组图)

8时31分20秒 韩晓雄想再次托起张良

特派记者 汪再兴 发自大连 摄影 江河

“啊,这么厚的油里怎么会有人?”

“他们在干吗?”

出于好奇,浙江籍自由摄影师江河(化名),将镜头对准了在海里清污的大连消防战士张良。江河说,没想到他会死。

334秒,68张照片后,江河居高临下的镜头中,只剩下一只缓缓沉入海的黑手。

江河发现自己宛如做梦,内心狂跳,喉管像被异物哽住了一样,连喊几声都没有发出声来。

张良死了,就死在江河的镜头前。江河说,现在他很内疚,因为自己会游泳。救人和拍照的抉择,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折磨着这个摄影师。

他们像被石油粘住的海鸟

江河今年50岁,从事摄影30年,大半时间在拍摄中国重大的污染事件。“7·16”大连新港输油管道爆炸后的第3天,他来到了事发地。

“有人问我爆炸的时候为什么不来,这么晚来能拍到什么呢?”7月25日深夜,大连开发区一连锁酒店内,江河说:“我对爆炸不感兴趣,我是来拍海洋污染的。”

7月20日凌晨4点,江河独自一人沿着海岸线向一处铁矿石厂走去。4点半到5点半,他走走停停拍拍。8点20分左右,江河站到了一个叫做南海港的地方。

其实这不是一个海港,而是大连海岸线上无数小海湾中的一个,之前是块长满芦苇的滩涂湿地,后来被填海填平,岸边礁石林立。

站上礁石的那一刻,江河差点滑倒。“泄漏在陆地上的原油是滑的,一不小心就要滑倒。”

江河看见,半月形状的海湾都被厚重的原油覆盖。更令他震撼的是,被污染的海里居然有人!

站在海湾东侧的礁石上,江河拍下了第一张照片。照片代号MG5377,拍摄时间8点25分48秒。

照片中,靠岸近的人左手在海中挥舞着匕首,右边的人赤裸着光洁的背部,肉色的皮肤和海面上漂浮的乌黑油层,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反差。当地渔民说,当时海面的油层厚达30厘米。

很快,江河明白,这两个人是消防战士,正在清理海中的水泵。

江河说,在石油里的人让他想起了墨西哥湾石油泄漏中的海鸟,厚重的原油将鸟翅膀都粘住了。“石油对海鸟的伤害尚且如此,何况是人。”

当时江河想拍到这两个人结束工作直到爬上渔船。在他想像中,爬上船的两人应该全身粘满黑油,画面震撼。

凶兆从8点25分48秒那一刻开始,接下来的5分钟让江河终身难忘。

不断停转的进口水泵

江河拍摄的消防战士,一个叫张良,一个叫韩晓雄,都来自大连消防支队战勤大队。他们负责操作一套辽宁乃至全国最先进的灭火设备——远程供水系统中的浮艇泵。

当地新闻发布会发布的通稿是这样描述的:远程供水系统包括两台浮艇泵,浮艇泵用于抽水,然后岸边还有两台加压用的泵,把水加压送到前线火场,前线火场边上还设有一个中转泵,通过中转泵可以分出10多条管线,以每分钟8000升的速度,将水供应到四面八方的每个灭火区域中,最远抽水距离可达6公里。

一个熟悉当地消防系统的知情人透露了一个细节,这种设备国内无法生产,全部由德国组装制造。

尽管如此,这个价值3千万元的设备,在这次海上漏油事故中还是出现了一个致命的缺陷。

知情人士说,“这种浮艇泵在设计时就没有想到会遭遇石油泄漏,石油裹挟的杂物不断将泵堵死,浮艇泵出现了问题,后面的设备都面临断粮。”

这位知情人士说,如果不是因为水泵问题,张良和韩晓雄根本不用进入水中。“这种设备是自动的,丢到水里就完事了。”

正是因为这个设计缺陷,张良和韩晓雄几乎每隔一小时就要进入水中清理一次杂物。海边的居民还想出各种土办法,来改造这套先进的进口设备,防止泵中吸入杂物。

在一份由当地公安系统采写的新闻通稿中写道:“当地居民刘海臣说,我想这么频繁下水也不是个办法,就拿来平常打鱼的网,让张良他们用网在泵体的周边围个圈,用一段时间后,由于抽力大,网都被海水冲破了,很多杂物还是进来了,我又把网笼拿出来……”

土洋结合的办法仍然无用。从7月16日到20日上午8点半,张良和韩晓雄不断下水清理泵中杂物。

匕首和搁浅的浮艇泵

从7月20日8点25分48秒开始拍第一张照片到8点28分56秒,江河一共拍了36张照片,平均4秒钟摁1次快门。

这36张照片中,张良都在用一把长约30厘米的匕首,不断挑开水泵中的污油和杂物。

疑云出现在第10张照片中。照片里的张良,正努力割断浮艇泵和渔船的牵引绳。这根绳子和另一根牵上岸的钢索,固定浮艇泵。

江河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张良要割断这根固定绳。

7月26日,大连消防支队战勤大队教导员郑占宏猜测,可能是浮艇泵被海浪推到浅滩搁浅了,无法抽水,张良要移动浮艇泵到更深的海域。

另一现场目击者佐证了郑占宏的猜测,南海港的水下地形多变,有的深达数十米,有的又浅得只没过人的腰,浮艇泵被海浪推到一块突出的礁石中无法移动,为了能够抽取足够的水源,张良必须割断绳索,将浮艇泵推向大海深处。

这个解释在第37张照片里找到了印证。照片里的张良丢掉匕首,用手指向大海的深处,示意将浮艇泵推向深海。

危险很可能来自海底的“流子”

8点30分26秒,站在海湾制高点的江河看见,张良好像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把,整个人脱离了浮艇泵。这时,原本拉住浮艇泵的韩晓雄看见张良离开浮艇泵,反身冲向张良。

真正的危险从张良脱离浮艇泵的那一刻开始。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不对,但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我想两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应该没有什么,何况另一个人马上去救他了。”

江河举起相机,继续拍摄。

事后有媒体说,张良离开浮艇泵,是因为当时海面突然掀起大浪。

江河十分不认可这种说法,连续拍摄的照片证明,根本没有什么大浪。江河说,有图有真相,那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究竟是什么造成张良突然离开浮艇泵?危险很可能来自海底的“流子”。大连人把水下洋流的变化叫做“流子”。

7月26日,大连消防支队战勤大队宣传干部崔伟说,当天有南海湾最大的大潮,上午是退潮,海底的“流子”往岸边涌,然后迅速后退。“厚油压着,浪起不来,洋面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流涌动。”

他说,洋面下暗流最大的流速可以达到8节(时速每小时8海里),一般的渔船也就是这个速度,你说人能扛得住么?

崔伟也看过江河拍摄的照片,海边长大的他迅速指出了乌黑洋面上冒出的小泡泡和小漩涡,“那就是危险的洋流!”

当天大连的天气预报:大风,风力7—8级。

相关专题:

大连输油管道爆炸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