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专题 > 暴雨内涝背后 > 正文

梁江涛:城市内涝折射好逸“误涝”

2010年07月30日16:00荆楚网梁江涛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昨日,深圳市遭遇今年以来最强雷雨。记者从市三防指挥部了解到,这场强雷雨给全市带来近90处水浸和近10处地质灾害。而地下管网被偷排淤泥堵塞是一大祸因。(7月29日晶报)

  又见城市内涝。 一场场暴雨使多个城市“水漫金山”,面对常年家具被“泡”、货物被“冲”、小汽车被“灌”的市民,向政府发出质疑:城市的建筑设计、排涝预防、项目管理、日常执法、警报与应急机制等诸多城市管理究竟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还是“兼而有之”?内涝引发的经济损失以亿计数,谁来埋单?长此以往,何谈“宜居”二字?究其原因,城市弱不禁“雨”源于“痛则不通”。

  盲目决策之痛。要说城市防洪缺乏规划,缺少投入,那是冤枉了城市政府,但是要说某些城市存在着规划与决策上的不合理、不科学,缺乏前瞻性,还有“拍脑袋”、想当然的盲目决策,花了钱未必能派上用场,还是恰如其分的。更有甚者,对“埋到地下的政绩”不感兴趣,以至于在安徽芜湖,填了银湖,建起了高尔夫球场,却地声称“建高尔夫不影响防洪”等,相比于看得见的“形象工程”,城市在水利投入上欠账太多,基础设施匮乏,如何不“水淹七军”?城市防洪能力能否适应城市人口和社会经济的发展总体水平,这对决策者来说,无疑是一道现实考题。

  一暴十寒之痛。人们常说:“大灾之后必有大治”。然而这样的反思与总结却成了人们“运动式”治理城市水患的惯性思维。“好了伤疤忘了疼”,没有洪涝灾害之时,谁会想到去维修更新城市的排涝设施?谁会想到去严格监管影响和阻碍城市正常排水的生产经营?谁会去严肃查处违反“防洪法”的违法行为?比如,地下水的长期超采会造成地面层降,使城市内涝加剧,谁来日常监管超采地下水的行为?再如在深圳,工程建设中偷排泥浆的危害猛如虎,可是却长期屡禁不止。显然,没有常态化的监管,没有严格的问责措施,必然步入好逸“误涝”的恶性循环。

  政出多门之痛。有一个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例子最能说明问题。不久前南方水灾,离赣州不远的广州、南宁、南昌等诸多城市惨遭水浸,而赣州得益于宋代福寿沟为代表的城市排水系统,幸免水淹。固然,城市“硬质化”使得现代城市排涝功能大大降低,甚至不堪重负。但要看到,还有一个“无形的硬质化”在作祟——就是现代城市管理千头万绪,涉及多个部门,利益博弈,扯皮推诿,合力建设一套牢固耐用的排涝设施很难像古代那样政令畅通,令行禁止。更多的是考量部门利益而执行不力,甚至是“另起炉灶”。之前看过一位小学生在他的作文中提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一条好好的大马路总是过不了多久就要挖了建,建了挖?期待这个问题能在今年的城市内涝之后得到决策者的反思和解答。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