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南京发生爆炸事故 > 正文

南京爆炸案特写: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

2010年07月30日08:48都市快报蔺桃我要评论(0)
字号:T|T

原南京塑料四厂发生爆炸后当晚11点多(28日晚),我们在解放军第八一医院的急诊室,遇到了被120送来检查的伤者于影。

她和丈夫、儿子、媳妇,从安徽省亳州市蒙城县来南京干拆迁(清理、回收旧建材),没想到遭此横祸。

于影坐在病床上,“哟哟”直喊疼。一旁的丈夫王学光说,本来额头要缝针的,她不想缝就没缝。她的右肩被倒下来的砖头砸伤了,幸好拍片后发现骨头没有问题。

老伴和媳妇都被埋了

王学光脸很黑,红色的上衣上还搭着一条汗巾子,底下是一条灰色保安裤,满是黄色的泥尘。

王学光说,爆炸时,他和23岁的儿子王天正在外面给人家砌房子,老伴和怀着四个月身孕的媳妇在屋里做饭,房子被震塌,两人都被埋在下面。媳妇比老伴伤得更重,腿骨折了,现在武警医院救治。儿子和女儿都在照顾她。

如果爆炸再晚两天,也许他们就躲过一劫。他们拆迁的地方在万寿村土岗,离爆炸点不到100米。两天前他们已经结束了那里700多个平方米的拆迁任务,准备前往一个叫麻村的地方继续拆迁,但因为手续还没办下来,就暂住在这最后一间没有拆毁的房子里,男人们出去打零工过渡一下。

女儿王满玉今年21岁,在蒙城县城的一所幼儿园上班,6月底放暑假了,她就来南京和家人会合,帮着做做饭,照顾怀孕的嫂子。

当时,她正好去大伯家外面的空地上洗手,听到“轰”的一声响,浓烟滚起,很多人往外跑,却没有母亲和嫂子。

她和大伯赶紧往家里跑,发现房子都塌了,人被埋在里面。大伯跳到废墟上用手搬砖,王满玉搬了两块,就跑着找人帮忙,“我边跑边喊,想哭,却流不出一滴眼泪。”她不记得跑出来多远,找到了两个消防战士,大家合力开挖。

过了一阵,嫂子先被挖了出来。“头上、脚上全部是血,完全看不出她这个人了。”王满玉说,母亲被挖出来的时候,她甚至不敢去看她。嫂子已经先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母亲也被转移走。她赶紧给爸爸、哥哥打电话,三个人一家一家医院去找,人太多了,根本找不到。

后来武警医院打电话过来说嫂子在那里,她和哥哥赶了过去。爸爸和老乡于大娘去了妈妈所在的迈皋桥医院。

整个晚上,他们就守在各自照顾的亲人身边,困了就在门口的椅子上睡一会。

此后,他们分头回到暂住房,找出衣服和棉被,还有存折,但是电视机、空调和电磁炉都还埋在砖瓦底下。

干拆迁自由

不会遇上工头不给钱的事

王学光一家来自蒙城县板桥镇武吉(音)村。大约10年前,镇上的人就出去干拆迁了,然后一家带一家就都出去了。他们到需要拆迁的城市,几家人合伙向拆迁公司承包过来,将地分块后摇号决定谁家拆哪块。

拆下的砖头、铁皮、铝合金都拿去卖钱,但要支付给拆迁公司一定的费用。这次他们父子承包了700多平方米的一块,每平方米23元钱,算下来要付给拆迁公司17000多元。两个月下来,两个男劳力能挣下六七千元。

王天16岁的时候跟着爸爸出来干活,之前在家种田。后来妈妈也跟着出来,帮他们做饭,有时候劈砖,把水泥杂质给切掉。后来他和隔壁村同岁的方远谈了朋友,方远也跟着他出来了。去年年底,他们在老家结婚了。

王满玉去年考上了大专,通知书都寄来了,她没去,而是到县城打工去了,在幼儿园带孩子,一个月收入1000多块。

其实在其他工地上干活,王家父子一人一天也能赚七八十块,但干拆迁“自由点,是给自己干,不会遇上工头不给钱的事”,王学光说。不过也有风险,遇到不好的地块会赔本。

怀了4个月的孩子保不住了

28日下午一点多,武警医院住院部5楼25床的方远才轮上做手术。

她的右小腿骨折,里面装了块钢板。她头部包着纱布,干了的血把头发黏成了一团,耳朵里都是血迹,脸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脸肿得很大,说话都成问题。

王天一会帮妻子调整右脚的高度,一会拿起棉花棒蘸着水往妻子的唇上涂,他感觉她有点发烧,但正在输液不能喝水。

下午3点多,一群人来到病房看望方远,穿军装的女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南京市卫生局局长。她对局长说,方远骨折了,做手术、输液后,肚子里的宝宝保不住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