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南京发生爆炸事故 > 正文

南京大爆炸事故 存在诸多人为因素(图)

2010年07月30日05:58新京报崔木杨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早晚出事”一语成谶

当地化工厂密布,地价升值后,化工厂纷纷外迁,不规范拆迁为安全埋隐患,网友认为迟早出事

早在7·28爆炸之前,就有当地网友发帖称,这块地方早晚会出事。

事发地合班村那一带,自解放后就是南京的工业区和化工区。

68岁的老干部退休前曾是南京市金陵化工厂的副厂长。金陵化工厂前身叫“江南化工厂”。1963年,该厂从城区搬到合班村,也就是这次大爆炸现场的附近。

这名老干部说,那是南京市区的化工厂第一次外迁,主要是因为城市发展空间有限,才往当时还是农村的合班村搬迁,“在市区里,工厂围墙外就是居民,只有搬到农村才能扩大场地”。

此后,随着南京城区的发展,搬迁到合班村的化工厂从最初的一家,增加到十几家。

这些化工厂的规模,也在逐渐扩大。以金陵化工厂为例,上世纪60年代工人只有100多人,最多时壮大到1500人。

这些化工厂又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无机化工厂,“污染都往天上飞,老百姓看得见”;一类是有机化工厂,比如塑料、石化,这些工厂主要靠管道运输,管道则密布地下。

当经济日益发展,化工厂房也愈盖愈多,距离居民生活区也越来越近。

由于合班村离南京城区只有四五站地,当南京城市化在高速发展之际,合班村也成为了房地产开发的热土。到上世纪末,工厂围墙外的商品房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

上述那名老干部说,南京市区房价每平米一万多元,在合班村,这几年的房价也涨到每平米七八千元。

据他介绍,房地产开发和化工厂林立的局面并不会长存。这些年一些化工厂开始往更远的郊区搬。以金陵化工厂为例,它卖掉合班村的厂房,搬去更远的地方建新厂,“合班村地皮升值,工厂还能赚钱。”

对于化工厂搬迁,无机化工厂相对简单,工厂和设备搬走即可,但有机化工厂下面有着复杂而危险的管线,所以拆除要极其谨慎。

当地一名化工厂厂长说,地下的管道搬迁需要专业队伍,不小心就容易造成安全隐患。而不规范拆除现象很普遍,这样的话,迟早会爆炸。

管线拆迁考验政府能力

一化工厂负责人称,政府应杜绝层层转包,且规范地下危险轨道的拆除工程

7月29日,南京市政府在发布会上表示,目前相关部门已依法对邵殿军、方强锋、董来荣、蒋山尊四人进行了刑事拘留。警方说,上述四人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

这一消息很快传到了位于塑料厂四周的受灾区域。

“把他们抓了又能怎么样?这里的人都是依靠拆迁生活,”同样也是依靠拆迁为生的,王晓东说,在这次爆炸中塑料四厂周边的民宅受灾最为严重,不过大家并没记恨邵殿军,因为这里的人们都在操持着与邵殿军相同的生计——包地拆迁。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他说,目前拆迁这个行业的运作模式,基本是手里有资金的人先把拆迁的地块整体承包下来,然后再把这些地按面积卖给下面的小工头,小工头再把地卖给散户。这次出事的邵殿军在这个环节里属于上层人物,他有挖掘机等设备,能够拆厂房卖里面的钢筋赚大钱。而一些小工头则依靠人力获取建筑里的石料、砖头和门窗挣钱。

39岁的陈文学是这个利益链条中最底层成员。爆炸发生时,一块飞射的瓦片击中了他女儿的头部。尽管女儿险些丧命,可他并不准备改行。

“种过地,打过工,可那样都没有这个赚钱。”他说,今年7月,他拿着8000块钱来到南京,在迈皋桥附近的这片地块买下了三四百个平方拆迁面积,如果顺利,春节前他将赚到三四万块钱。

一位南京化工企业的负责人说,根据环保法规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搞环保拆迁,谁布的线谁就有责任拆除管线。“拆迁时,管道所有者有拆迁管道的责任,如果没有拆迁的能力,必须把管线的情况提供清楚。”

他说,危险化学品的拆迁工作,拆迁公司还应该有相应资质,政府应该想法杜绝转包,“而且拆迁属于城市建设范畴,而危险化学品又归安监部门管理,这也考验政府部门之间的协调能力。”

[责任编辑:weizhi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