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南京发生爆炸事故 > 正文

南京大爆炸事故 存在诸多人为因素(图)

2010年07月30日05:58新京报崔木杨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京大爆炸事故 存在诸多人为因素(图)

昨日,南京,爆炸后现场一片废墟。本报记者 王申 摄

南京大爆炸事故 存在诸多人为因素(图)

7月29日,南京儿童医院烧伤科,爆炸受伤的两个半月大的男婴在医院接受治疗。本报记者 王申 摄

南京大爆炸事故 存在诸多人为因素(图)

7月29日,南京,爆炸核心区景象,厂房已变成一片废墟。

在南京大爆炸案中,存在着诸多人为因素。

记者从南京警方处了解到,拆迁方邵殿军、董来荣,是以扬州宏运公司名义承接化工厂的拆迁工程。当合同约定的厂房部分拆完后,董来荣于7月26日私自挖掘地下管线,卖钱牟利,7月28日,碰断丙烯管道,引发爆炸。

警方材料显示,地下管道所有方的监管人蒋山尊,也有违规责任,他在不带地下管线图的情况下,在现场随意设置警示牌,导致禁区划定存在重大遗漏和安全隐患。

当地一化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事发地为化工区,因离城区较近,化工厂正逐步外迁,若政府无法规范拆迁,厂区周边居民的生活安全会受到巨大影响。

本报记者 崔木杨 刘刚 南京报道

7月28日晚10时,距离爆炸已过去12小时,南京市上空弥漫着淡淡的薄雾,在通往原南京市塑料四厂(以下简称塑料四厂)的栖霞大道上,不时有警车、军车、消防车等特种车辆急驰而过。

12小时前,四周高楼林立的塑料四厂爆炸了。

爆炸的核心位于塑料四厂中部。如今,在那儿,碎砖、断壁残垣、龟裂的楼房,以爆炸管道为半径向四周扩散500米,目所能及之处,尽是连绵不断的建筑废墟和被砸毁的汽车。

事实上,塑料四厂所处的迈皋桥地区的居民,已与地下的化工管线、地上的众多化工设施毫无防备地共存了很长时间。曾经也有过丙烯管线泄漏的征兆。

事发之前,就有当地网友发帖称,“这是早晚要发生的事。”

300米内房倒屋塌

厂区附近住的多是拾荒者、打工者,一些遇难者都是被爆炸过后倒塌的平房给压死的

爆炸后,塑料四厂已是高低起伏的废墟,警察仍在周边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拉起了警戒线。废墟内,消防队员正在四处喷水。

消防车喷出的水在地面汇成了小溪,惨白的应急灯光下,前来寻找亲人的人们在哭泣。

废墟下,一位头部遭到重创,五官几乎消失的男性遇难者被抬了出来。

负责挖掘的武警们,一路小跑将遗体送进了守候在一旁的救护车。车子卷起尘土离去,留在原地的死者家属没有流泪。

“我们都是捡垃圾的,住这里是因为房子便宜。”他们说,真想不通,为何结交坏运气的总是穷人。

“已经挖出了六具遗体,”一位军帽上落满灰尘的武警战士说,这些遇难的人们几乎都死于爆炸后的房屋倒塌。这些依靠打工为生的遇难者生前聚居在塑料厂四周低矮的平房内。

“完全毁了,300米内,房倒屋塌。即便是离这里四条街的菜市场,棚顶也给掀飞了。”当地居民董卓越说,这里就像空袭过后的巴格达。

“我的四个朋友很可能就躺在这下面。”一位焗着黄发的年轻人指着面前的瓦砾说,爆炸前他的四个工友可能在房子里休息,爆炸后自己找遍了所有医院也没见着四个人,为此他来这里寻找。

在黄发青年右侧的马路边,一辆焚烧的仅剩下骨架的斯太尔牌重型卡车,被砸成了面饼状。他指着面前的这个近10米长的大家伙说,爆炸前这辆车在自家门前,而他的家距离这里至少10米。

刘先生的汽车装饰店距离爆炸点约1.5华里,爆炸过后他的店面已经门窗俱碎,墙面布满蛇形裂缝。附近近百家商户正遭受着和他一样的境况。

“情况糟透了,我几乎不认识这里了。”7月29日,在现场维持秩序的一名警员说,他在这里从警已十多年了,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可爆炸后,他在这里,看到了完全陌生的景象。

玻璃震碎如飞镖狂射

政府消息称,本次灾害受损最严重的是燕子矶和迈皋桥一带,目前受灾户有4300多家

李杰在栖霞路上做生意,他的店铺距离塑料四厂约700米。至今,他还记得爆炸时的场景。

7月28日9点55分,李杰如往常一样在路边招呼长途卡车司机,来自己家配货。

随后有一声闷响,接着传来噼里啪啦的破碎声。紧接着,李杰脚下的地如海浪一样晃荡,当时他以为是地震。一个小工,从屋子里跑出来拽着他就跑。

“我们都被冲击波掀倒了。”李杰觉得自己很幸运。

他指着那已不见踪影的店面门窗说,当他爬起后发现,冲击波震碎门窗玻璃,无数玻璃碎片犹如飞镖一样钉在自家的木质隔断上。“我要在屋子里,那些玻璃就会钉我身上。”

距李杰店铺约100米处,一辆受爆炸影响焚毁的公交车静静地停在马路中央。在爆炸发生的那一刻,伤者刘女士正坐在这辆公交车上准备回家。

她记得爆炸的瞬间,汽车玻璃先是如肥皂泡一样向车厢里鼓,紧接着碎片就像雨点一样嵌入车厢内乘客的身体。

她说,碎玻璃“狂射”之后,司机停车打开车门,接下来车上的乘客们呼喊着跳下了车,大家四下狂奔,那时自己发现几乎所有乘客的脸上都是鲜血。

“就像演电影,爆炸时公交车里的一个小孩,身上的衣服一下就没了。”位于公交车右侧一家汽修厂的小工说。

发生爆炸时,出租车司机吴东生刚好抬起表盘上的计价器。透过汽车的风挡玻璃,他看见,一条火龙蹿上了天空,随之而来的便是闷雷一般的响声。“火苗就像打了鸡血的蛇,翻滚着、冒着黑烟蹿向天空。”他说。

据南京市政府发布的消息称,本次灾害受损最严重的是燕子矶和迈皋桥一带,目前走访的受灾户已有4300多家。

[责任编辑:weizhi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