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中欧社会论坛 > 正文

展江:《环球时报》中文版非常不客观(图)

2010年07月29日13:51腾讯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展江:《环球时报》中文版非常不客观(图)

展江教授与埃伦(Franchon Alain)接受腾讯新闻专访­

2010年7月14日中午1点30分,出席第三届中欧社会论坛的法国世界报前主编、专栏作家埃伦(Franchon Alain)与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传播学院教授展江先生,在香港接受了腾讯新闻的专访。在对话中,双方强调了中欧记者所处的新闻环境虽然各不相同,但中欧记者必须遵守共同的职业底线:客观、公正追求真相。埃伦先生对中国记者的职业精神和勇气感到震惊。在谈及国际问题报道时,埃伦提出,冲突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要正常看待。展江老师则直言不讳地批评了《环球时报》中文版在国际摩擦报道中或断章取义、或歪曲原意、表现出过于强大的民族主义等恶劣做法。并希望中国媒体在国际事务的报道中同样要严格遵守客观、公正追求真相的职业底线。­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中欧记者共同的职业底线:独立、客观、追求真相­

­

记者:很高兴请到埃伦先生来到我们的演播室,我想问埃伦第一个问题,在你来中国之前,您对中国的媒体有什么印象,通过在成都两天的小组会议,有了哪些改变?­

­

埃伦:来中国以前,我对中国的媒体一点都不了解,因为我以前都没有来过中国,虽然说30年前来过香港。香港会议之前,我们去了四川成都,在那里,有几天的闭门会议,我们遇到了二、三十个来自中国的不同媒体的记者,在那里,我很受鼓舞和震惊,原来中国的记者是那么专业、那么投入的工作,他们都很愿意付出他们的时间、他们的热忱,甚至生命,尽量地争取在国内有不同的言论自由空间,而且他们非常愿意冒险去做一些调查,去发掘社会各方面的问题,这些对我来说都是非常深刻的印象。还有他们都很勤劳,这些记者,覆盖全国各地的新闻,到处去跑。而且他们覆盖的媒体也很多元,包括网络媒体、报纸、电视各方面,这些都令我非常震惊。­

­

记者:第二个问题问展老师,通过这种对话和交流,您发现中国的媒体和欧洲的、尤其是法国的媒体有什么相同和不同?­

­

展江:这次交流应该说大家的讨论还是很热烈,我们确实存在着很多共同的地方,共同的地方我们大家都认为作为记者应该很敬业,我们作为新闻从业者必须坚持一些底线,这些底线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欧洲都是相同的,比如说我们要坚持独立,坚持新闻的客观性,坚持记者以报道真相为自己的基本使命,这个大家都讨论得非常热烈,也都达成了共识。­

如果说有不同的话,主要是欧洲和中国面临的问题不太一样,比如说中国目前面临的主要是宣传和政府管制的问题,在欧洲媒体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但是程度不一样。就是说对他们而言,政府管制媒体的方式不是直接的新闻审查,而是其它的形式,埃伦称之为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新闻审查,一些政府官员通过和记者建立私人的关系,接受访问,给你独家新闻,在非常私人的场所中和你交谈。但是埃伦也给了大家一个很好的榜样,他从来不接来自政府特别是高官的任何电话,因为世界报应该说是法国最受欢迎的日报,如果他要和政府建立这种密切的关系是非常方便的,但是他拒绝接受来自于官员的任何信息,这一点我们很钦佩。­

­

法国有非常好的法律保障记者的权益­

­

记者:埃伦,您这次会议所见到的记者,可以说是目前中国最优秀的一批记者,他们在中国所遇到的情况在您曾经遇到过吗? ­

埃伦:我是一个法国记者,在我的记者生涯中,可能还没有碰到过你们讲的很多限制。我去过很很多国家,有的国家对媒体审查很严格,有时候也碰到很困难的状态,比如伊朗和伊拉克的战争期间。我是一个专业的新闻工作者,但我并不是研究新闻的专家。据我的印象,我觉得世界各地有很多的地方新闻记者面对的状况可能比中国记者面对的困难和风险更大,我并不是研究这一方面的专家,对此只是一个印象而已。­

在法国,记者没有受到新闻审查上的什么限制,因为法国有非常好的法律保障记者的权益,尽管有时候有些人觉得他们的报道失误,要去控告他们,但是记者们大部分时间会胜诉,不会被告倒。当然我们也有犯错的时候,媒体里面也有一些不良的记者,这个时候如果诉讼方胜诉的话,一般来说记者不仅要被罚款,而且还要在自己的报道中刊登出诉讼方的意见,告诉大家自己的报道犯了什么错,同时也发表自己的看法,所以我觉得这个制度非常良好,非常公平。­

­

构建中欧普遍适用的媒体伦理准则 ­

­

记者:展老师,刚才我们讲到中国记者的职业底线,讲到独立、客观和追求真相,但这一个底线的要求,对所有的中国记者来说,似乎不太容易做到,你们这个“新闻记者与社会责任”小组,在未来的制度安排和构想上,有什么样的行动建议?­

­

展江:我们这次会议上讨论到,我们要学习欧洲在制定有关新闻和媒体法律方面先进的经验,特别是法国这样的国家,因为法国是通过立法保护新闻自由,1881年就有了一部《新闻自由法》,实践到现在,正如刚才埃伦所说是非常良好的。我们要推进新闻法治的建设,推进法治重要的一方面是要在中国建立类似于法国这样的媒体法治制度。这么多年来,中国的法治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在媒体这个领域里进步很小,所以我们也充分讨论了,我们要重点学习像法国这样国家的好多经验。­

另外,我们几位都提议建立一个多语种的网站,通过这个网站交流彼此的经验,分享彼此的心得、成果。也有欧洲的朋友提出能不能建立一个普遍适用的媒体报道伦理准则,大家还提到了能否建立一个人员互换制度,中国大陆的媒体记者和欧洲的媒体记者,每年可以短期地互相交流,我们这个小组形成了一些具体的成果和行动方案。­

­

冲突是生活的一部分­

­

记者:埃伦先生,我想请谈谈对中国的媒体报道中民族主义倾向的评价。我注意到,在2008年中法摩擦比较多的时候,中国某些媒体的报道有民族主义倾向,法国《世界报》注意到了这种倾向,并对中国媒体的报道有所批评,不知道您关注到这样的报道内容没有,您对中法摩擦之际的媒体报道有一些什么样的评价?­

­

埃伦:我要再一次强调我并不是专家,我只是根据自己的印象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您讲的是中国人抵抗家乐福的事情吧?我一直都有留意,这个事情我们媒体上也有报道,在那段时间,觉得中国的一些抗议有一些是和平的,也有一些有冲突,但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正如一些语言说,如果你不能够承受热的话,那你就不要站在厨房里,生活里面就是有很多的冲突。作为一个人,在社会当中容纳很多不同的冲突。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法国人,我觉得法国政府应该跟中国政府有更多的讨论,我们也会和中国政府讨论这一点,当时法国政府提出中国要关注一些少数民族的地区的人权状况,我觉得法国政府的提议非常对,没什么错。­

展江:“过于强大的民族主义、过于强大的宣传意图,一定阻碍沟通”­

­

记者:展老师,今天这个话题是讲新闻记者的社会责任,您觉得在一些重大的事件,尤其是外交摩擦的时候,我们的记者报道是否尽到了新闻责任?我发现,目前国内一群优秀的调查报道的记者,他们更多地是关注内部问题。在发生国际摩擦的时候,对于国际事务的客观、公正报道,我们是否集体失职了?对于国际事务的报道,我们的状况是怎样的?­

­

展江:我刚才还看了一篇文章,《环球时报》又有一篇关于中国和印度媒体的文章,他对双方都有批评,但是我看了原文,他又曲解了别人的意思,一个是断章取义,一个是把别人的词汇改变。在中国对外开放的过程中,在和其他国家建立关系的过程中,有矛盾、有冲突是正常的,发生矛盾这个大家都能理解。但是目前很遗憾,一个是官方过大的支配媒体,一个是民族主义占据主要阵地。因此,中国媒体的国际事务报道有客观的一面,也有非常不客观的一面。我在这里尤其要指出《环球时报》的中文版做得很不好,但是对于其它的媒体像网络媒体,包括其他国内的媒体,他们报道外交事务方面有很多的限制。我希望中国的官方把这方面的限制减少一点,让我们更加客观、理性地、公正地看待中国和欧洲、看到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问题。如果有过于强大的民族主义、过于强大的宣传意图,这种沟通一定会遇到障碍的。­

­

记者:一批优秀的记者都在关注中国内部问题,展老师您在外交问题、国际事务报道上有什么样的希望吗?­

­

展江:其实国际报道虽然有人说和国内报道有一些不同,但我相信有一些原则是一样的,比如说你要根据基本的事实来报道,不能违反基本的事实;你要平衡一些信息,特别是现在国内翻译和编译的文章很多,会做一些技术处理,这种处理有时候出于政治原因,有时候出于商业原因,这种政治和商业对媒体的不好影响在国内也存在,但是在国际报道中尤其要消除,比如刚才我讲的关于印度这篇文章,讲到了民主问题,但是他把民主这样的字眼都去掉了。我觉得国际事务报道要消除人为的障碍,包括消除一些故意的曲解,因为我发现有一些媒体是故意歪曲别人的信息,这一点非常恶劣。­

­

埃伦:希望中国担负更多的国际责任­

­

记者:埃伦,您现在是专栏作家,请问您会经常关注中国问题吗?如果有的话,您现在最关注中国的什么问题?­

­

埃伦:对于我们欧洲来说,中国距离我们很远,甚至亚洲距离我们都很远,我们更加关注中东的问题,因为中东是我们的后花园,比如伊朗和伊拉克的事情。特别是伊朗核武器的发展事情,我们非常关注。另外非洲移民到我们国家的生活,还有撒哈拉地区的移民都是我们讨论得非常热的话题。对于中国来说,我们更加关注的是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和他扮演的角色,比如中国经济对于我们欧洲人来说,我们非常欢迎、非常重要,而且我们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感到高兴,因为我们也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付出了贡献。我们当然关注人民币和欧元兑换率是否公平,还有,我们经常说的是,希望中国不要老说自己是不发达或者中等发达的国家,因为在世界各地,他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了,特别是他对伊朗的政策,或者哥本哈根会议上所站的立场,对全球影响都非常大。我们经常跟中国说他它的权力非常大,希望他能够参与更多的国际事务,先别说伊朗核武问题那么远了,朝鲜的核武发展我们都非常希望中国能够担当责任。­

最近中国已经做出了第四次对伊朗的一些限制,这些限制尽管很小,但是对于国际整体的政策来说影响非常大,我们相信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中国都会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可能越来越重要,所以我们一再跟中国说,你还是要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

我补充一点,现在世界上的很多问题在欧洲、俄罗斯甚至美国都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很期望中国能够提出新的策略、新的想法,说不定中国的新的方向能够为国际带来新的秩序,谁知道呢?­

­

记者:希望中国能够担当起一些国际社会责任,这一点我不能有什么样的保证,但是作为新闻记者,希望我们很多媒体记者能够在国际事务报道和国内事务报道中担当起新闻记者的社会责任,谢谢埃伦,谢谢展老师。­

­

相关专题:

中欧社会论坛
[责任编辑:kitten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