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南京发生爆炸事故 > 正文

化工围城:化工企业如何与城市和谐相处?

2010年01月14日11:27南方周末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化工围城:化工企业如何与城市和谐相处?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李伯根/制表

南方周末1月14日报道 中国城市化进程的迅猛发展,令当年规划较为合理的化工企业日渐成为城市发展的显性障碍和隐形威胁。如今,国家标准委员会正在重新修订石油化工行业安全防护标准。

“共和国长子”大考

频发的安全事故和污染事件,迫使中国的重化工企业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和身边城市如何和谐相处。

过去30年里,中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让那些曾经与城市保留一定距离的化工项目逐渐和城市融合。在安全生产监管者的眼中,这种扩张导致发生危险化学品事故的风险正在不断增加。

据中石化一位资深人士透露,目前国家标准委正着手对1987版的石油化工行业安全防护标准进行修订,试图为化工围城的新现实确定安全新标准。而半个世纪前,这还是一片空白。

至今,在中国内地的沿江、沿河地带,重化工业项目星罗棋布,它们几乎全部建设于上世纪50、60年代。在那个避免战争风险的时代下,大量重化工业开展转向中西部,史称“三线建设”。

长期研究重化工业布局的东南大学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周勤称,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中国的化工布局总是优先考虑资源水源优势,此间建设的十三大化肥基地等项目逐渐奠定以后的化工分布格局。

经济学家们相信,正是中国“一五”以及此后各个五年计划中的“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才奠定中国工业的基础。然而,不可忽视的是,这些项目规划隐忧在日后陆续显现,“一般这些项目都是建设在城市边儿上,离城市有一定距离,但又离不开城市。”周勤说。

石化企业安全距离之国际经验

在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肖金成的记忆中,彼时由于交通条件不便,这些化工项目周边布置了一些住宅区,庞大国企的社会功能,让这些住宅区进而发展为包含各种功能的小镇,甚至城市。

经常参与区域规划的肖金成坚持认为,当时的工业项目布局选址一定程度上“比现在还科学”,主要在于当时项目选址时,给城市留下了足够的环境容量,比如“规划包头之时,还预留了18块绿地”。

而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教授、中科院院士费维扬担忧的则是,最近几年化工行业战线太长、扩张速度太快。去年国家出台《石油石化行业振兴规划》后,出现了比较着急的倾向,“虽然说是‘又好又快’,实际上是‘快’字当头。”

“快”的另一面是选址的仓促,城市迅速开始向工业区靠近。规模越来越大的化工项目,越来越稠密的城镇人口密度,对应的却是城市规划不完善以及安全标准的滞后,化工企业与周边城市社区的安全防护距离开始变得近在咫尺。

这意味着,一个个被居民们喻为“定时炸弹”的工厂开始出现在身边。

国标修订隐忧

这些化工厂究竟应该离居民区多远?这几乎是每次化工爆炸事故和污染事件之后,各方追问的问题。

以石化行业为例,除了安全事故可能引发的爆炸之外,其主要污染物有硫化氢、挥发酚、胺类、烃类、苯类、丙烯腈、环己烷、氨等,在国家公开的规定中说明,这些污染物会给工厂周围居民的人体健康带来影响,因此“为保护人体健康,必须在石油化工企业与居住区之间设置一定的卫生防护距离”。

卫生防护距离几乎成为日益扩展的化工厂与城市之间的最后屏障。

一位化工界资深人士表示,从石油化工行业过去几十年的实践来看,在没有规划环评之前,对卫生防护距离的规定就已经相当严格,比如必须包括一个5到10公里的隔离带。但随着一项国家标准的修订,未来人群与工厂间的距离将可能不是更远而是更近了。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石化企业卫生防护距离却同时适用两个标准。一是于1999年发布实施的《石油化工企业卫生防护距离》,另一个是1987年的国家标准《炼油厂卫生防护距离标准》(GB8195-87)。

前者由当时的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局发布,属于行业标准,石油化工装置(设施)与居住区之间的卫生防护距离,主要依据当地5年平均风速来确定,风速与距离成反比。如果都以最快风速来计算,依据不同的排毒系数,炼油厂的安全卫生防护距离最小是400米,化工厂是200米,合成纤维厂是500米。

不过一位资深石化专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老国标《炼油厂卫生防护距离标准》与行业标准《石油化工企业卫生防护距离》存在不一致。1987年国标事实上比1999年的行标距离要远1/3,也即更严格。

对于这一差异,上述专家认为,如果防护距离过远,相应的土地成本和拆迁安置成本都会使得石化企业的投资增大,自是企业所不乐见的。

老国标和行标的矛盾之处,无形中给石化企业增加了障碍——由于项目环评是以国标为准,企业依照更符合自身利益的行标设定的卫生防护距离,就可能会因为不合规而无法通过环评。这个局面也是地方政府不愿看到的,卫生防护距离缩小,工业企业对土地的集约利用,看似符合双方共同利益。

另外一个现实问题在于,1987国标多针对炼油厂,而1999行标的范围则扩大为石油化工企业,这意味着在炼油厂之外的诸多化工项目上,缺乏直接对应的国家标准制约,企业若一味以行标为指针无形中会加大公共安全风险。

随着87版老国标进入修订程序,国标和行标不一致给石化企业造成的“麻烦”,赢得了一个解决机遇。一位中石化内部人士透露,随着石化工业的技术进步,以及节能节水节地的大势所趋,新国标对卫生防护距离的规定,有可能呈现拉近趋势。若真如此,日益亲密的城市与化工厂,将石化产业对公众安全带来的风险更多地依赖于企业自身的安全和技术控制。

和垃圾焚烧的问题一样,城市逼得化工厂走投无路,而化工厂也借机用先进技术和地方政府集约用地的诉求做借口,最终增加的极有可能是公共安全和环境风险。

对于未来,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但如果充当隔离带和缓冲区的卫生防护距离可以轻易缩小,那么与重要水源地、生态涵养区布局重化工,又有何根本的不同?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