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南京发生爆炸事故 > 正文

南京爆炸工厂周围除人声外仅余清扫玻璃声音

2010年07月29日10:29都市快报蔺桃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京爆炸工厂周围除人声外仅余清扫玻璃声音

现场很多树木树叶都被冲击波摧毁,看起来像冬天到了。

南京爆炸工厂周围除人声外仅余清扫玻璃声音

距离爆炸地点近1公里的阳光雅居小区玻璃被冲击波摧毁。

南京爆炸工厂周围除人声外仅余清扫玻璃声音

爆炸现场,一辆被烧毁的客车,据现场的工人讲,车上没有人受伤。

南京爆炸工厂周围除人声外仅余清扫玻璃声音

18:40,救援人员在废墟里又救出一名伤员,送到救护车上,生死未卜

南京栖霞塑料厂爆炸特别报道

特派记者蔺桃 摄影 韩丹 发自南京

下午5点多,我们的车在事发现场附近的经五路停下来,成群的蜻蜓压低了在周围的草丛上飞舞。墨香路和栖霞大道沿路都已经被围起来不让人进出,出事的塑料四厂就在里面。周围挤满了观看的人。

路口的红太阳家居和华润苏果超市,已经关门停业,从外观上看去并无损伤。附近的阳光雅居小区却没有这么幸运,里面19栋楼房都有不同程度损伤。

爆炸过后,小区里所有关着的窗户都碎掉了,只有开着的窗户完好。走进去,路边的绿化带、小道边上和垃圾桶里都是不同颜色的碎玻璃,清扫玻璃的声音是除人声外的唯一声响。

王建设是中北公司的的士司机,事故发生时他刚好在中央门附近跑车,一点都没感觉到有事发生。

给他开晚班的弟弟住在江北却听到了爆炸的巨响。赶紧给哥哥打电话,那时王建设听到广播里的呼唤正赶往事发地点增援。“当时路上跑的,双向起码就有10辆120急救车,一辆接着一辆。”他说,警察的车辆也不断增援过去,“好像南京所有的警车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车子经过迈皋桥医院门口时,门口挤满车,不断有伤员送进来或者运出去。他说等他开到现场,已经被封锁起来,只看到有人不断涌出来,他拉了一个没有受伤的客人就离开了现场。

我女儿在里面,我要进去找她!

妈妈疯了一样冲进医院找女儿

“轰的一声巨响,就像地震了一样,房子使劲地在晃,然后就听到哗啦哗啦玻璃掉到地上的声音。”

昨天下午5点40分,在离事发地最近的南京迈皋桥医院注射室门口,双脚包扎着的成飞和她妈妈成广琴,在等着注射破伤风针。除她们之外,还有10多位脚部、腿部包扎着的居民,其中有好几位老人。

成广琴独自带着女儿成飞,从扬州到南京做生意,租住在南京原塑料四厂对面的一处院子里,两人就挤在其中的一间。

16岁的成飞今年刚初中毕业。上午10点左右,她正在家中写作业,爆炸发生了。“窗户上的玻璃碎掉了,头顶上的电灯泡和柜子里的碗都掉在了地上”。她吓得大喊大叫,房东太太在呼叫她的名字,她趿着拖鞋就奔出去,还没走出房,左脚踝被地上的玻璃割破了,血一下流了出来,出来才发现,右脚跟腱上也扎了一块玻璃,血在往外冒。

走出院子才发现,外面全是浓浓的黑烟,还有火光,呛得很。院子里住着的五十几户人家都跑了出来,她听到小孩的哭声,年轻的妈妈抱着孩子往外跑。房东太太赶紧把成飞送到迈皋桥医院包扎,然后带到自己相对离现场远一点的家中。

成飞担心在附近农贸市场卖牛肉的妈妈,赶紧打开电视机来看,没想到真的在江苏生活频道的电视屏幕上,看到满脸是泪的妈妈,她站在江苏省东西结合医院门口喊着,我女儿在里面,我要进去找她!

成广琴告诉我,她的肉店离爆炸地相对远些,当时她也听到了响声,人家说是加油站爆炸了,她家离加油站不算近,应该没什么事,一会又有消息说是塑料四厂爆炸,她连店都没关就冲回家,看见门也没关,凌乱的地上淌着一摊血。

她又冲了出去,先跑到迈皋桥医院,救护车、警车挤满了门口,不时有满脸满身是血的人被送进来。

她在急诊室没找到女儿,又疯了一样冲到江苏省东西结合医院,没想到那里已经戒严了,不让进。“好多记者在,正好遇到电视台直播,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上电视了。”成广琴说。

当时,整个地区的通信已经中断,她没法接到任何信息,只好赶回店里。不一会,房东太太就带着女儿来到店里,看到女儿的白色短裤上、身上满是血迹,她抱着女儿大哭起来,懂事的成飞却一滴眼泪也没掉。

从来都没有去过那个地方

没想到第一次去就发生这种事

在鼓楼医院门诊楼地下室11号床,50岁上下的毛女士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额头缠着层白纱布,手背上扎着针在输液,略有点黑的手指上、指甲缝里,都是干了的褐红色血迹。她的女儿毛小姐,坐在旁边的躺椅上收拾衣物,白色T恤上也沾着血迹。

“我妈的头被砸出个洞,严重失血,一直头晕想吐,医生说要观察观察。”她们也不知道要在医院住多久。

“从来都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怎么也没想到突然就发生这种事。”她们是安徽滁州人,在家里做挖掘机的生意。这次她和妈妈带着一对一岁大点的孩子来南京采购配件。

事发时,她们就在塑料四厂斜对面的店里挑选配件,“轰的一声,震得我们站不稳。周围都是尖叫声。比地震还要恐怖。”毛小姐说,幸好当时孩子都抱在手里,她们随着人流往外跑,跑出来看到对面全是浓浓的黑烟,火势很大。还没走出几步,妈妈就被砸了。两个孩子的小腿也被刮伤了,只有她没事。

她赶紧把妈妈送到鼓楼医院,12点多,她表哥一家也从滁州赶了过来。她带孩子包扎好后,就交给了家人。晚上7点多,亲戚们都去吃饭了,她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只伏在母亲床前问她怎么样。

“我不想去回忆那些了,我想安静一会。”她向我描述当时的场景时,眼神里充满不安定感,好像无法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